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沉默共犯

2019/9/28 — 16:31

昨晚看了香港人權電影紀錄片節的首映「沉默共犯」(The Silence of Others)。坐的是第一行,近距離仰視銀幕,看得有點辛苦。但第一次接觸西班牙的轉型正義,不禁想起當下的香港。

紀錄片談西班牙在獨裁者佛朗哥(Francisco Franco)近四十年的統治後,新政府在1975年提出「遺忘協定」,1977年通過「特赦法」,一方面特赦政治犯,另方面又特赦佛朗哥政權的加害者。新政府希望以「遺忘」來實現「和解」。於是,所有人被教導必須「遺忘」過去,藉以建立和諧的社會……

不過,多年後,不少倖存者與受害者家屬,最後決定打破沉默。一方面,在人權律師的堅持下,在2013年行使國際法的普遍管轄權(Universal jurisdiction),破天荒在阿根廷法庭提出國際訴訟。另方面,近年國內有民間組織開始聯繫受害者家屬,並發掘昔日屠殺的亂葬崗,希望尋回受害者的遺骨。

廣告

片中有受害者仍記得加害者的名字,等待他接受審判的一日……有一位80多歲老婦人,一直希望找回母親的遺骨,卻只能攜帶鮮花,到公路(原亂葬崗)上悼念亡母。另一位老婦則幸運地憑DNA找回自己父親的遺骨,激動落淚……

從「遺忘」到「記憶」與「公義」,西班牙的「轉型正義」之路,仍然漫長。但倖存者及受害者家屬,勇敢地向集體遺忘說不,爭取公義,仍是令人鼓舞的。

廣告

當下香港,加害者仍然掌權行惡,卻以「對話」之名作政治秀,惺惺作態。同時又有不少人不斷鼓吹「和解」、「復和」。這是何等的荒謬!

極權與暴政,無疑是惡,但沉默也未嘗不是共犯。不論是對真相的堅持,讓公義伸張,還是拒絕遺忘,重建歷史記憶,都是當下我們不能放棄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