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沉默的代價是DQ自己的一票

2017/7/20 — 20:47

四名被DQ議員:姚松炎、羅冠聰、梁國雄及劉小麗

四名被DQ議員:姚松炎、羅冠聰、梁國雄及劉小麗

【文:陸羿】

筆者參與由支聯會舉辦悼念劉曉波先生的燭光遊行,沿途遇上不少中堅社運人士,在悼今一代巨人倒下的同時,免不了說起釋法後DQ議員對香港的嚴重遺害,大家都認同憤怒中夾雜無力感是普遍港人情緒,即使社運中人也覺得疲憊。也有泛民人士嘆息:「如果市民覺得DQ議員並不是怎麼一回事,又或者覺得做什麼也無法改變現狀,香港就死得架啦!」佔中後民主發展沒有寸進,而且節節敗退。 689 不惜輸掉香港法治獨立的基石,狀告民選立法會議員,企圖以此推翻十多萬選票。人大常委在案件審理前解釋基本法第104 條,變相進行本地立法,議員今天宣的誓,犯了明天立的法,新任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把立法會獨立運作拱手相讓,「豪」俾 689 任意踐踏,投過泛民陣營一票的你除了「等死」仲可以點?

美國耶魯大學史學家兼作者Timothy David Snyder (下文簡稱: Snyder) 本年初所著的 On Tyranny: Twenty Lessons from the Century of the Twentieth Century  (筆者譯:《論暴政》) 正正適合心灰意冷的大眾一看。Snyder 這書是非常針對特朗普成為美國總統後,如何令美國民主發展開倒車、顛覆法治和憲法程序公義而寫。書中大幅引用納粹德國、意大利法西斯政權如何藉民主之名而行暴政,字裡行間古今交錯地對比事例,藉以令美國人和世界公民更清晰看到暴政是如何鍊成。

廣告

更重要的一點也是筆者認為本書的主旨是: 公民的沈默將成為暴政鍊成的共犯。若我們今天身處的 「險境」遠遠比不上納綷屠殺時的兇狠和人性潣滅,那趁暴政未「得道成仙」前,我們就要把它擊退。書中列舉了二十個課題兼附古今事例分析,讓讀者可一一深思之餘,亦可思索自己能力所及的應盡之義。對筆者來說,這一書亦頗有美國另一著名學者 Gene Sharp: From Dictatorship to Democracy, A Conceptual Framework for Liberation (註1) 的影子,雷同之處是兩位學者均主張非暴力抗爭。 筆者以下就以 Snyder 書中目錄點題,對照香港事例,讓讀者有一點想像空間 —「仲有嘢可以做。」

《論暴政》目錄:

廣告

1. Do not obey in advance.
2. Defend institutions.
3. Beware the one-party state.
4.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face of   the world.
5. Remember professional ethics.
6. Be wary of paramilitaries.
7. Be reflective if you must be armed.
8. Stand out.
9. Be kind to our language.
10. Believe in truth.
11. Investigate.
12. Make eye contact and small talk.
13. Practice corporeal politics.
14. Establish a private life.
15. Contribute to good causes.
16. Learn from peers in other countries.
17. Listen for dangerous words.
18. Be calm when the unthinkable arrives.
19. Be a patriot.
20. Be as courageous as you can.

Do not obey in advance:  “Anticipatory obedience is a political tragedy.” 盲目服從政權是政治的悲劇。

Snyder 所說的不是為反對而反對、為抗爭而抗爭,而是作為獨立個體的公民,不應盲從政府所說的一切,這與作者所提的第二點 Defend institutions 為政權辨護是相對應的。若要把政治簡化一點來說明大概是: “Who  Gets  What.” ─ 透過公共社會政策進行社會資源分配。「民生議題」、「民生政策」這幾個字政府和建制議員經常掛在口邊,更是泛民議員拉布時必提的用詞: 「唔好阻住市民攞到應得的福利......」是否一冠以「民生」兩個字就一定係筍嘢?喺鬧泛民議員拉布之前,有無問過自己攞到或者攞唔到啲乜呢?政府 2002 年宣布停止賣地、停建公屋和停售居屋,這均是「民生政策」,遺禍至今,人人不是捱貴租就是賣唔起樓住劏房,還未計政府多年來容許發展商屯地操控樓市、內地客來港炒賣、辣招變相懲罰用家,白居二令居屋衝上天價,六百萬買市區五百呎居屋......特首林鄭話劏房只是一個形容詞,作為納稅人在上述種種的「民生政策」中得到什麼呢?難道說一句: 「政府都係想穩定樓市啫」就可以抵銷最少二十萬劏房戶的慘況?又或者對沖到青年人完全無法向上流的倔頭路?被DQ 的姚松炎和面臨DQ的朱凱迪,以專業知識和高質素的議政能力,將橫洲興建公屋大縮水的事情曝光,DQ 他們以後邊個發聲?

Beware the one-party state: 一黨專政的國家是怎樣看待人民,看劉曉波先生和劉霞以及內地維權律師的慘況便一目了然,不贅。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face of the world: 關心世界說起來老土,反過來看,若三年前的佔領中環,國際社會和外國傳媒視若無睹,我們又會否只吃七十多顆催淚彈那麼便宜?不要忘記,當天警察和防暴隊確實有舉旗示意會開槍,他們不少是手持長槍戒備。民主氣候是全球牽引互動,發達國家如英、美和歐洲民主倒退,又或者人人只想同大陸做生意,懶理人權問題,香港芝麻咁細,亦不如台灣是政治實體,我們可以撐多久?作者在第十六點提到 Learn from peers in other countries交個外國朋友,了解世界另一端,piece of cake right ?

Remember professional ethics: 銘記專業措守和道德。「浩鼎門」可說是最佳事例,利用律師的專業知識和議員身份,私通行政長官干預立法會獨立運作,你接受到這種議會嗎?香港的司法獨立,有賴專業人士維持高水平的道德措守,法制崩壞,每一個香港人也受害。你無法票給法律界功能組別,但你有權不投票予道德敗壞而想循地區直選入議會的候選人,尤其那些以專業人士自居但公然在法庭 selfie 話自己無蔑視法庭之流。

Be wary of paramilitaries: 體制外、從屬(直接或間接)政權的僱傭兵,對社會治安和人權法治的形響遠比想像的恐佈,看看大陸的國保便知一二。佔中其間在旺角佔領區的「愛國人士」非禮參與佔領的女學生,及後傳媒紛紛踢爆這些人部份有黑社會背景,另一些南亞裔「愛國人士」明顯是「收錢做野」,警察最後拉完又放生仲截埋的士護送上車,警隊聲譽由此跌到谷底。廉潔社會絕不容官商鄉黑勾結,香港人是有能力把反官商鄉黑的候選人送進議會作代議士,以保香港廉潔和法治得以彰顯。去年九月,出選新界西的朱凱迪,就是選民以八萬多票把他帶入議會,如今他極有可能被DQ,支持者最起碼可聯署反對政府的所作所為。另一點要特別一提,在未成為議員之前,朱凱迪因篤破鄉紳和政府摸底後,橫洲的公屋建屋計劃由萬七變四千,之後收到死亡恐嚇。 另一宗也是跟朱凱迪有關的案件,這發生在去年九月立法會選舉,四名男子跟蹤朱凱迪,朱其後報警。案件最近在法院審理完畢,四名男子罪成,其中一名被告在庭上表示,自己是受托於人企圖阻止朱凱迪當選。這股歪風能否遏止,要看支持者。

Be reflective if you must be armed: 七十九粒催淚彈、暗角打鑊、伸延的手臂......執法者雖自省手中武器是除暴安良還是當政權傀儡。

Stand out: 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像劉曉波先生一樣的無私為公義站出來發聲,但最起碼區議會和立法會的選票,你我各有兩張票,用選票發聲最直接不過。 Snyder 在   《論暴政》中說到,身處納粹時代的猶太人,以性命去發聲也在所不惜,那我們為何要沉默呢?珍惜每次投票的機會,珍惜每一次的六四燭光悼念,為天安門母親加油,讓政權看到我們未有忘記。盡力出席每一年七 . 一遊行,讓政府看到市民對監察其一言一行不怠惰。

Be as courageous as you can: 不以小善而不為,集腋成裘、眾志成城。

Practice corporeal politics: Snyder 指出極權政府最愛人民放軟手腳、怕事、與公民社會疏離,我們可以做的就正正是與其所想相反。DQ議員判詞一出,泛民當晚即時組織集會,大約只有五百人出席,但投票給那四位被DQ 的議員的最少有十幾萬。

Believe in truth: Snyder 所謂的相信事實,不是人話係你又話係,要求證。"Likeism"在社交網站成為王道,Snyder 提到在去屆美國統總大選時,特朗普的競選團隊就是捉到支持者情緒和"Likeism"的心態,炮制出一系列似是而非的所謂"Alternative Facts"來爭取選票,例如:"Lock Her Up !"、"America First"、"Build the Wall"。簡單講全部都係大話 (註2)。所以Snyder 緊接提出,作為一個公民要求真 Investigate: 要多花時間閱讀,不要看愚昧人心的電視 (筆都無睇 CCTVB十年架啦),在社交網站唔好係唔係都 like 同係唔係都share。這一點筆者在佔中採訪時感受至深,在催淚彈來臨前一刻,whatsapp 瘋傳一張解放軍坦克過海底隊道的圖片,與此同時一則有關新聞行政人員協會,會見政府高層後的消息也在網絡廣泛相傳,大意是指留在佔領區即金鐘的記者要顧及人身安全,警方已有所部署。筆者立時share給各組同事,本出於好意但後來發現自己確實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成個解放軍營就在佔領區側邊,要開坦克過來駛乜過海?所謂叫記者顧及人身安全大概就是想嚇走記者,但當時身在其中,頭腦冷靜不下來就犯下乜都share的錯,假新聞都share 的蠢事。所以作者 Snyder 提醒群眾  Be calm when the unthinkable arrives : 冷靜謀定而後動。

Make eye contact and small talk: Snyder 指出在1920 年代的意大利法西斯政權、1930 年代的納粹德國和1937-38 年前蘇聯進行大清洗,人與人的關係都是疏離和充滿猜疑,這亦都是極權政府最樂意見到的,個體不再聚集成群眾,那所謂的群眾力量就不存在。經過文化大革命的應該感同身受。Snyder 說當年不少逃過納粹、法西斯、蘇聯大清洗鬼門關的幸存者,不少是平常會與人接觸、關懷身邊人和事的一眾,透過平常的溝通知道什麼人才可信。佔中時期不難發現,有些陌生面孔來來回回金鐘佔領區,當筆者嘗試攀談他們就立即彈開,鬼鬼崇崇的,但他們會倒轉頭用手機影低你,你叫佢 selfie 佢會急急腳走。

Establish a private life: 建立健康、與人有互動的生活,毒L 網上揮手在 Snyder 眼中唔算係真人交流。 有一點 Snyder 提到的也頗有趣,他勸導人們要處理好私務,特別是法律訴訟事宜,暴軍、專制獨裁政權最愛拿黑材料整人而令你屈從至永不超生。在香港最活生生的例證就是唐英年選特首的僭建風波造就 689 登基。 唐英年沒有永不超生,但689 背後的勢力集團得到最後勝利,香港人受了五年苦而遺禍未止。欲從政的這一點要慎思。

Be kind to our language: 為人父母應該明白學普通話和普教中的分別吧 ! 睇怕香港無人想打開電視只聽到普通話和睇簡體字。 廣州人都捍衛廣東話,香港人無理由唔做啩?!Snyder 提出滅絕一種語言就等於滅絕一種文化和精神。看西藏便知專制政權在滅聲這一環是不遺餘力的。Snyder 在全書中不曾稱呼過特朗普為美國總統或者總統先生,他只會說: “the president”。捉字蝨都算係一種抗議吧 !

Contribute to good causes: Snyder 簡單地點出一個阿媽係女人的道理但偏偏很多人都不明理: 「做得幾多得幾多、唔做就係等死」。 要支持被DQ議員,選擇有眾籌、聯署、參與遊行;結集政意相近的一起眾籌、聯署、參與遊行......

Listen for dangerous words:  Snyder  提到極權政府顛倒是非是慣常技倆,像中共說劉曉波先生顛覆政權的罪犯一樣,所以當人們聽到 「極端份子」、「一小撮人」、「干預我國事務」、「年初二發生嘅事係暴動」、「香港在基本法底下沒有剩餘權力」......請回到Snyder 所提到的兩點:主動求真、信事實憑證。 Alternative facts aren't facts, no means NO !

Be a patriot: 愛國不等如要愛黨,愛香港不等如愛要 689、777、中聯辨。 愛國更不是民族主義抬頭,隨街鬧人死鬼佬滾出香港如愛港力之流、只有中國人才資格討論中國事務、其他國家不容說三道四干預內政......

二十個課題、二十個想法、二十個行動力抗暴政。”The world is a dangerous place to live; not because of the people who are evil, but because of the people who don't do anything about it.”  Albert Einstein

 

註1: Gene Sharp: From Dictatorship to Democracy, A Conceptual Framework for Liberation:  此書著於 1993 年是因應缅甸的政局而生,作者提出 198 個非暴力抗爭方法,在獨裁統治下推動民主。在 2011 的阿拉伯之春示威者大量採用此書建議的非暴力抗爭方法。書本被翻譯成三十種不同語言,廣受世界公民社會推崇。

註2: 紐約時報羅列特朗普由就職至六月其間所說過的謊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