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完沒了

2017/6/7 — 10:57

有論指維園舉辦燭光晚會流於形式主義,行禮如儀。(資料圖片:六四維園晚會)

有論指維園舉辦燭光晚會流於形式主義,行禮如儀。(資料圖片:六四維園晚會)

執筆正值湖南鐵漢李旺陽逝世5周年忌日,其妹拜祭仍要遭受嚴密監控,其他人等更被軟禁,欲祭無從。如此嚴陣,皆因李旺陽支持八九民運遭囚禁累積計達22年!最後更「被自殺」,這些事從未因大國崛起而有所改變,卻只變本加厲。試問我們又怎可輕言放下僅有致哀悼、表敬意的行禮之儀,也該是義。

所以中文大學學生會在今年六四前夕發表的那篇《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時了》聲明,表明不會舉辦或參加六四相關活動,莫不教人痛心疾首。聲明更加批評支聯會的綱領依舊,平反訴求遙不可及,斥其不思進取、行禮如儀,消費六四,換取政治本錢。行文除了嘩眾取寵,語不驚人死不休之外,其思路和邏輯且和助紂為虐,為虎作倀的愛國愛黨人士有何分別?

再者「將心力重新投放於切身之患,而非悼念二十多年前中國所發生之慘劇」的說法聽似冠冕堂皇,不過又是表達了另一政治目標,且沒綱領、論述和行動配合。過往廿多年縱然走過徒勞無功的寃枉路,卻也不見得在聲明發表之後,就可有一片新天,反卻惹來一片責難。

廣告

如果「支聯會」一廂情願「建設民主中國」是癡人說夢,「本土建國」又如何實事求是?不然再退多百步的「永續基本法」,甚至「回歸英殖」,又是怎樣的切實可行?本土意識作崇,甚或港獨興起有其必然,那位即將卸任的「港毒之父」自是功不可沒,但彼長並不等同(泛民)此消,正如無必要將「悼念六四」置於「本土認同」的對立面。

惜新一代本土派,每每擺出的就是一副敵我的姿態。事情若與其主張迥異,行事背後那份排他思維,過去幾年領教者眾,譬如說:泛民、港豬和其他的「非我族類」。又問這般唯我獨尊、捨我其誰的指導思想和獨裁政權的專橫霸道有何分別?

廣告

事實上廿八年前先知先覺上街和號召港人關注北京「學運」的並非香港的主流民主派,而是學界、學聯,因我當時也身在其中。直至一般市民介入,動機也只是單純的支持學生,及後局勢急轉,港人大規模聲援,並募集大量物資送京,港人再也迴避不了歷史呼喚,且成為這場已然演變成浩浩蕩蕩「民運」的參與者。及後更要悲痛受命,肩負屠城見證者的重任。

從當日旁觀、聲援、挺身、介入、見證直到今天只有悼念和承傳。不能抹去的始終是我們曾經扮演的角色,更不是隨便一句「切割」就可撇清關係。暴政蹂躪、死傷枕藉,確是令一代人難以忘懷,而聲援聲討,本就是人道、應有之義。當日小城寡民既仗義挺身,且感一脈相連亦是情理。新一代不悼念 ,或因沒那份切身之痛,然不能完全「獨善其身」,忘卻本份,這方能坦然面對歷史,也是站穩「本土」立場的所在。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