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必要再悼念六四」背後的功利思維

2016/5/30 — 8:00

2015 年維園六四晚會(資料圖片)

2015 年維園六四晚會(資料圖片)

近年香港興起本土主義,任何政治議題都強調本土,連六四也不例外。自 2013 年起,部分本土派便揚言杯葛維園六四晚會,另起爐灶,在尖沙嘴舉辦悼念活動,理由是六四要本土化、在地化,要脫離大中華思想,以香港為本位。

今年以本土派為首的學界似乎更加激進,認為悼念六四已沒必要。日前港大學生會長孫曉嵐在商台節目中表示,預計學界將在未來一兩年內把悼念六四剔出議程。

數年前開始倡議六四本土化,今年就有人開始想完全放棄悼念六四。這不禁令人思疑,六四之於本土派,到底有著什麼意義?悼念六四是否只是一種可有可無的形式?

廣告

悼念六四的三個主要理由

或許,我們不妨先問為何悼念六四。這主要有三種理由:

第一是人道主義。六四屠城,是政權暴行,我們應該予以譴責,此乃義憤之舉。我們哀傷,因為這是人間悲劇、人類不能忘記的大事件。無論什麼身份,只要是人,都應該勿忘人類重大的歷史,為這件事而哀悼。

廣告

第二是悼念是最有效令人勿忘六四、薪火相傳,以及宣傳政治理念的活動。這亦是支持參與維園六四晚會的人經常主張的觀點:維園六四晚會是全球最大型悼念六四的活動,舉世觸目。國際傳媒會報道,也有大陸遊客特意來港參與晚會,宣導層面廣泛,最能喚醒人們對六四的關注。在晚會前夕,其間,甚至之後,都有各種活動,說明當中的歷史,與相關的政治理念。

第三,是社群牽絆,集體道德。這點在理論上最難說清楚,但在現實中卻是二十多年來,不少香港人參與六四悼念活動的主因。當年六四屠城,受傷害的學生平民,並非與我們香港人無關。這些受難者都是內地的「同胞」,是我們這社群的一份子。只要是同屬社群,就應該承擔這個沉重的歷史,就像日本人勿忘二戰的歷史與負責、德國人要為納粹惡行內疚與反省。當中的原因,都是因為這是社群成員之間的牽絆,需要共同承擔的歷史與倫理責任。

六四活動仍對本土主義有利

過去二十多年,悼念六四的人都離不開這三個原因而參與晚會。但近年,本土派反對第三個觀點,要將香港人與中國人的身份切割開來,否認兩者是同一命運共同體,也主張中國政治或民主,與香港沒有關係。那麼,過往的本土派是怎樣為自己仍然悼念六四辯護呢?當時,不少本土派仍認為第一種論點足以支持悼念六四:「中國政治與香港無關,我們是以人道理由悼念六四」。

先不深究這個理由是否真的合理,至少它表面看起來能夠自圓其說。但當以本土派為首的學界決定要放棄悼念六四,就不免有點自打嘴巴了。難道本土派不再「人道」了,不再認為需要悼念這個年前還在悼念人道災難了?

其實,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回答了這道問題。她說「這一兩年,對香港前途問題是好重要的時刻」,而悼念六四並無進展,不應該再投放時間心力。既然如此,為何學界今年仍然辦六四活動呢?最佳的解釋便是出於第二個論點,即六四活動仍然對本土主義有利。本土派透過今年(很可能是)最後一次的悼念活動,宣傳自己的本土理念,用六四吸引民眾關注本土議程。

這並非單純的誅心論,是有跡可尋的。事實上,本土派自己也說過反對參與維園六四晚會的理由,是因為當晚的理念是大中華思想,無利於本土化進程,甚至是有害的。所以,本土派爭取與關心的是某個政治活動能不能夠本土化:無論切割身份認同與社群牽絆再用人道理由自辯,還是脫離維園六四晚會,終極目標都是為了本土化。因此,六四悼念反而變成是次要,甚至是包袱,只是一種本土化的工具。若然無利,六四甚至可以不理會,「畢竟它只是人類眾多悲劇歷史中的一件慘事而已」。

切割牽絆,是否可能?

現在,弄清楚本土派的思路,我們就可以追問這種切割是否可能。答案可以從事實與倫理這兩個維度回答。

從現實層面來看,即使香港人與中國人真的再沒有社群牽絆,我們還是可以問,難道香港人本身與六四真的無關嗎?答案很可能是否定。因為六四不只是中國人的事,更是港人有份參與的歷史事件。當年有三十多萬香港人參與《民主歌聲獻中華》活動、 5 月 28 日百多萬香港人上街遊行聲援運動,甚至有香港人親到北京直接參與運動,民間組織亦提供物資支援這場運動。直至六四屠城發生,當天香港也有數十萬人在跑馬地「黑色大靜坐」,抗議北京血腥鎮壓運動,更有香港組織協助北京學生逃離。然後,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每年舉行的六四燭光晚會。香港人從事件發生前直至現在,二十多年投入大量情感與資源在六四事件上,難道真的可能完全切割開來嗎?

從倫理角度來看,我們要問社群牽絆與倫理,真的能說切割就切割嗎?試想像,現在有些日本人要推行「去日本化」過程,說自己是新某某國人,然後說二戰與我們這些新某某國人無關,你能接受嗎?再想像,假如有些德國人說我們不是什麼德國人,別要我牢記納粹的惡行歷史,你能接受嗎?當然,你可能會說,納粹與二戰都是罪行,不能拿來跟六四晚會類比。這沒錯,但這裏的重點是社群牽絆、歷史記憶,不是你說要切割,就能隨便切割。「命運共同體」就是一個很好的詞語,說明社群成員是承擔著同一命運,否則就稱不上共同體。

歸根究柢,社群主義的核心思想是,社群羈絆與倫理是超越個人同意的,意思是:「毋須經過同意,只要有社群歸屬,就有責任。」這種社群責任,不同於自然義務(例如不殺人的義務)與自願義務(例如我同意幫你工作,我就有義務做到),不是一個人想脫離就可以脫離。除非本土派從開始就不是社群主義,認為社群責任承擔與否只屬於個人同意,或最終歸屬於自然責任,則是支持道德個體主義 (moral individualism) 。

自利原則是本土派核心思想

問題是,本土派一路走來,都是倡議社群主義,主張要以香港為本位,重建「香港人」這命運共同體。但另一方面卻輕易拋下以前一直的社群牽絆,這就難免有點不一致。唯一解釋的是本土派其實不太關心社群牽絆與責任。整個本土化過程都是源自「自利原則」:因為本土化進程對我有利、對香港的民主、民生、自由有利,所以我們要推動。如果悼念六四對本土化進程仍然有利,就應該舉行。所以,未來一兩年,悼念六四再對本土化沒有益處,就應該踢開不理。

我不避諱地說,自利原則的確是本土派的核心思想,是最能解釋本土派的所有行為。回顧一些本土派的觀點,為什麼反對支聯會以「建設民主中國」為晚會理念?因為民主中國對香港不利 [1] ;因為中共忌憚香港民主運動,不理會中國政治,不要河水侵犯井水,將令中國大悅,有利區隔兩地發展。這些理由不正好說明了本土派骨子裏是自利主義者嗎?

須反思共同體的精神與真諦

事實上,我覺得自利並不真的必然罪大惡極,本土派不妨大方承認。誠實面對自己的政治信念,才能展開好的開始。我也無意說服本土派。那麼,非本土派或在這議題上仍然猶豫不決的人,便需要想一想命運共同體的精神與真諦是什麼。如果一個只顧著自己的社群,輕易拋下社群羈絆、歷史記憶的社群,真的能發展出良善與正義的社會嗎?

我不是說,香港人與中國人不能或不應該切割身份與牽絆。我並不保守到接受這點。事實上,我也不是社群主義者。然而,即使兩者能夠切割開來,切割的方式就該是現在這樣嗎?就應該像港大學生會長般,輕易說六四是包袱,必須「丢」之而後快嗎?這問題大家需要自己深思。

至於,即使香港真的能自決、能夠一國兩制、能夠獨立自治也好,中國始終是世界大國,鄰近於香港。不論人口流動、文化交流、經濟貿易,都無可避免地要與中國發生聯繫,就連台灣也避免不了這個政經事實,香港又怎可能完全實施中港區隔?這難道不是天方夜譚嗎?香港怎樣才能與中國進行政經博弈,自然是聯合各方勢力,爭取國際關注,甚至反過來影響中國內地……這不就是原本悼念六四活動可發揮的功能嗎?

當然,有些人不參加六四燭光晚會,可能不基於上述本土化的自利原則,而是不認同晚會的一些儀式。這些我們都可以批評,討論,甚至另起爐灶。這也該是支聯會要反省的地方。但絕非放棄悼念六四、忘記六四死難者的好理由。

註:
[1] 陳雲,《香港城邦論》

原刊於《端傳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