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公義,就沒有和平

2019/6/20 — 10:00

反送中6.12佔領

反送中6.12佔領

(文章寫於 19/06/2019)

六大宗教領袖發出牧函,呼籲市民接受特首的道歉,「停止社會的對立,盡快恢復社會秩序」。雖然我也盼望和諧能重現香江,但我郤不能接受特首這樣子的道歉。

我不是要求特首躹躬道歉,甚至沒要求她說一聲「對不起」。我可以接受她推動和急於修訂「逃犯條例」的初心,為要解決台灣殺人案。我不能接受她的道歉,主要是她沒有回應市民的訴求。我沒堅持特首要完全答允市民訴求,但她基本上連一項訴求也沒答應。

廣告

一,撤回條例修訂:

特首表示已決定暫緩甚至是已停止修訂條例。記者不斷反問:「為甚麼不直接撤回?」但她只是重複指修訂條例已很困難在立法會再討論,在未解決社會紛爭前,不會再要求立法會二讀。

廣告

用與不用「撤回」一詞,個人也不想執着,但面對200萬市民的要求,為甚麼連一句肯定的說話也不能說出來呢?為甚麼不可以直接說:「在今屆立法會中,我不會重新立法。」「在我今屆任期中,我不會重新立法。」

她不願意肯定的說,是否因為如有可能,仍會立法?怎樣才算是解決紛爭?她豈不曾見到100萬人遊行後仍堅持二讀嗎?但一句肯定的說話,令市民安心,也不願意。據聞她不用「撤回」一詞,是因為不想令建制派不高興。是真是假,我不想評論。是高傲?你說要「撤回」,我便不說?

二,收回「暴動」的定性,釋放被捕人士:

在6月12日,不論是特首或警務處長,兩人均堅持當日所發生的警民衝突是「有組織的暴動」。這幾天,兩人均改口後,只指有使用暴力者才算是暴動,其餘和平示威者不算暴徒。

但按2016年旺角暴動案,法庭的判決,發生暴動,在場人士均可被控暴動罪。特首和警務處長的解釋能令人滿意嗎?

我不否定有少量人士衝擊警方,我也不同意示威人士使用暴力。但對付所謂5名「暴徒」,竟用上150枚催淚彈,橡膠子彈和布袋彈?這是合理的武力嗎?暴民使用暴力,全港市民都會反對。200萬遊行人士所反對的,將不是特首,而是這幾位暴民。但究竟是誰煽惑出暴民?

我們常常譴責暴力,但往往忽略權力和武裝警員所使用的暴力。引起6月12日的警民衝突,是由於特首在100萬人遊行反對後1小時內即宣佈修訂條例二讀,引起民憤。這種權力暴力比起磚頭所帶來的傷害更大,因這暴力起碼傷害了200萬人。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在6月19日立法會會議中,仍堅持警方所使用的武力已是最低的。這是政府向市民的道歉嗎?

特首沒有回應收回「暴動」立場,也不肯釋放被捕者。她使用權力的暴力,說一聲道歉便可,為甚麼我們不可能接受被捕者道歉,便撤銷他們的控罪?這怎能建造一個公平和諧的社會?假若警方要堅持檢控,請也檢控警方過份使用暴力,是「暴徒」的行為。

三,獨立調查事件:

市民要求獨立調查是次警民衝突事件,了解警方有否過份使用武力。特首只推說可交由警監會處理。但警監會成員由特首委任,過去多次對警方的投訴都是不了了之。特區政府一向高舉法官有獨立性,那麼為甚麼不可成立獨立委員會去調查呢?

我還記得在2015年旺角騷亂後,一班學者要求政府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不要將騷亂那麼快便定性為「暴動」。我也有份作出這要求。當時的要求,不單是調查是騷動,還盼望能研究引起騷亂背後的社會怨氣,考慮長遠計劃,疏導民怨,建立和諧社會。可惜的是,當時的特首斷言拒絕。

就是政府那種自以為是,數夠票便足夠的心態,是社會撕裂的主因。政府就是不願放下身段,多聽民意,特首經歷200萬人遊行抗議,仍然如此,這是否道歉?甚麼connect,與青年人同行,這都是謊言。

要建立公義和平的社會

我再次重申,我盼望社會和諧,也盼望社會能有公義公平。和諧而沒有公義,這只是「河蟹」,也會繼續打壓小市民的聲音,將他們困在不公義的暴力之中。

聖經說:「慈愛和誠實彼此相親,公義與和平彼此相親。」(詩篇八十六篇10節)

沒有公義,就沒有和平。當然沒有和平,也不能建立公義。盼望有權力者和市民都能一同建造一個公義和和平的社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