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同學參與,中大人的言論自由何去何從?

2017/9/26 — 11:09

資料圖片:中大民主牆

資料圖片:中大民主牆

【文:立及】

在九月四日中大開學日,中大校園各處出現香港獨立的宣傳橫額,校方處理得很快,這些東西不消一會便消失了,唯獨在文化廣場和隔離的民主牆還有生存的空間。文化廣場和民主牆是甚麼地方,為何相對中大其他空間具有如此大的包容度?

這裡其實屬中大學生會管理的地方,是學生自治的範圍,所有申請使用及違規事項理應由學生會處理,這是這個地方與中大校園別處相較的獨特之處。

廣告

然而,校方代表及後以師生管理中心委員會為下款,發表公開信要求學生會拆除文化廣場和民主牆的港獨宣傳物。該公開信並未經委員會內的學生代表同意,經一眾同學爭取後,該信已遭副校長吳基培承諾收回,並會另開會議與學生會討論及後如何處理學生自治空間之宣傳品。

這些都是被忽略的脈絡,沒有人重提副校長的承諾不翼而飛,沒有人重視一眾同學所爭取的些微成果被校長的一席反港獨言論所壓過。媒體沒有篇幅容納同學爭取的過程,相對於十院校校長擲地有聲的聯合聲明,這些對言論自由堅守的情景已不是重點。在社會關注散亂之下,那可以賴以堅守言論自由的同伴,不是甚麼外人,而是同一校園裡的同學。

廣告

「佢地做緊咩?」 一句讓人無奈的話

大家所不知的,是學生會為防校方強行拆除文化廣場的橫額,日日夜夜留守文化廣場已約兩星期。(因橫額已掛兩星期,學生會已拆下橫額。另外,學生會掛上了反對廿三條立法的橫額,並繼續留守。)行動要堅守的非常簡單,是同學說話的權利,是言論自由 — 與我們息息相關的東西。

上星期與同系的同學經過此地,想去吃午飯。其中一位同學不知為何有一個booth,為何隔離有一支中大學生會旗,原來付出是不被看見的。我嘗試向同學述說事情的經過,當中發現她不是不知整件事件,只是她的了解都是一些斷斷續續的片段:有人撕民主牆試的宣傳品、有大媽來中大、校長反對港獨。她並不是不支持爭取言論自由,但她知道的只是這些。

這不是很可惜嗎?說到言論自由,同學不會反對,但在現實操作上,片面的了解卻成為了阻力,令集氣未成,連結不緊密,堅守乏力。在林鄭把涼薄與港獨炒埋一碟、校長發言反港獨、大媽來中大高叫的連串新聞資源的衝擊之下,中大校內的爭取過程都被比下去。或者可以說校內的爭取本來就是不需由媒體傳播,而是由校園內的宣傳和同學的自覺參與,奈何相信不少同學對事件的理解均來自媒體的報導。

要堅守成功,必需靠校園集氣

所以,校內的宣傳是重要的。最近,有同學發起組織「中大言論自由關注組」,嘗試聯絡不同校內學生組織聯署,亦在校園內擺站派傳單,讓更多同學了解事件的來龍去脈,並呼籲同學聯署守護中大校園內的言論自由。

這是樂見的,唯有靠宣傳,才可令爭取的東西看來更重要,行動者更感行動的意義,堅守才更長久,行動亦更有成功的可能。在此望關注組能夠讓更多同學了解事件,並收集更多的聯署。

現在的情況是校園外而內的對言論自由的壓迫,所以要宣傳的是對言論自由的堅守,關注組的名稱亦明顯不過,希望打破對事件的片面了解——支不支持港獨。試問校方連港獨都不允許談,那現在要廣大中大同學表態是否太快的一步?現在先要處理的是令更多同學了解事件及保障言論自由,不宜把事件再推向支持港獨與反對港獨的對立位置,畢竟言論自由是保障所有同學討論的基石。

望中大同學團結。

(作者簡介:中大三年級生,GPA也剛剛過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