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9/4 - 11:39

沒有大台的戰略思考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身為政治學學生的我,看見了現在運動之中沒有大台的趨勢,總覺有不妥。

政治中我讀過的是權力、制度、組織,如何去整合和鞏固人民的意願從雜亂無章的聲音變成實在的政策法律和措施。現在沒有大台的狀態和主張,超出了我自己所認知的政治學,我經常對此思考並懷疑這樣的一個狀態到底能持續多久,是不是一個穩定的均衡狀態。例如之後區選,或者立法會選舉真的可以沒有大台嗎?

你刷師兄說,政治學研究的是人的行為,所以理論如果追不上現實,就要思考理論要增減的地方。理論解釋現實,而不是現實屈就理論。我們有幾個看法:

廣告

1) 有沒有大台很看客觀條件,而不是你嘴裡說不要就不要。的確,現在其實並不需要大台,因為大台的主要作用在於解決爭議,但是現在五大訴求非常清晰,Telegram 和 Facebook 完全可以讓人們有足夠討論。只要沒有需要談判和協調,就可以一直維持沒有大台。

2) 大台也不可能在光譜這麼闊的情況之下出現:焦土、勇武、和你飛、和理非,一個大台不可能滿足所有人的願望。自由派只有在有共同敵人下才能團結,而政府和警察正好給了他們足夠的彈藥。只要一像過去幾年一樣靜了下來,自由派就會內亂。

3) 現實上,政府也不可能讓步。就像 AV 女優的流出片一樣,其實所謂的流出片段很大程度都是 AV 女優自己流出。現在已經很明顯中國政府真的是話事人,也很明顯這事早已超出香港自己的問題,成為國際問題。在不影響社會民生下,其實示威者的行為像雞肋,最多在幾條街跑來跑去或者圍警局。中國政府多派點警察下來穩定軍心,也能玩上一段時間而代價也低,中國政府沒有理由不玩下去。

4) 但是,中國政府最聰明合理的玩法是軟化,在五大訴求中只選兩條做,便可以有效減低和理非數目,迫和理非與勇武焦土割。事實上就算是我的一位資深記者媽媽前輩,和朋友發起在水深火熱時探討五大訴求的具體範圍,例如調查委員會的權力和範圍,也被指責是在戰爭時就準備和約,出賣示威者。被同路人指責,感覺自然不好受。

所以某個程度上大台出不出現在我和師兄看來,並不是一種有意識的選擇,而是雙方都似乎默許的最佳做法,一種對兩方都有利的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