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暴亂 更沒有暴動 只是一場警民街頭打鬥

2016/2/15 — 2:09

背景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背景圖片來源:joey kwok photography

【文 : 袁天佑師母】

大家常提及年青人的暴力,打鬥是雙方,請補上被遺漏的一方:警隊。

一》辦案焦點:警員目標不是小販,而是針對年青人在朗豪坊聚集,最後本土派人士的去留竟成為警民街頭打鬥的起點。

廣告

二》警員言語無禮、粗暴、富挑釁性:查證的開場白「你好唔順眼我呀!攞身份證出嚟!」警員與市民當街對罵,發難喊「屌你老母,你過嚟!你夠膽就過嚟!」警員在朗豪坊一帶以查身份證煩擾青少年。

三》出糊椒把市民由砵蘭街強行趕至亞皆老街及彌敦道,惹動市民不滿情緒。逛街被定集結,市民怎不鼓噪!朋友見警隊有動作,離開轉為逗留。

廣告

四》「葉問」式單人直闖:交警忽然發難衝入人群亂打人,像隻失控的猛獸。掀起市民還手向他拋擲物件。倒地警員是受傷「葉問」!隨即兩響槍聲。全晚出現無數「葉問」!

五》向天開鎗,槍口指向人群:極度危險,違反指引,隨時殺死市民或同僚,嚴重失常與失當。「警察開咗槍喇!」秒傳旺角,市民情緒更激昂。

六》亂扑亂打:市民在合作退後,警員也揮棍亂打。市民只好跑到遠處還以拋擲物件。由個別被打變為小組打鬥,再演變為街頭雙方遠擲磚頭。

七》前線警員已失控:警員已不問情由用警棍圍毆市民。明報記者只是輕度個案。六七枝警棍猛烈亂扑同一個人,過程殘酷,習以為序,隨處可見,恐怖!警員完全違犯使用警棍的指引,隨時釀成市民永久傷殘或誤殺。市民看在眼內,自衛心更強,不甘被虐,堅定警民街頭打鬥!

八》執法已妄顧生命安危,甚至主動作出致命行動:彌敦道一輛衝鋒車沒有響安,沒有廣播,竟朝著人群背後衝入。有人大叫,年青人急忙走避。衝鋒車迅速駛至人群中遇障礙物而掉頭,群眾的憤怒已到沸點,打爛車窗,阻止離開,但沒有人拉警員下車施襲,當時只得三名警員。警員與市民都危險!

九》沒有策略調息衝突,只有不停升級,繼續打鬥:警員當眾開槍,警隊應立時轉策,反變本加厲,不解民憤,小事化大,強撐警隊無誤。青年人亦不斷增強憤怒和恐懼,就地拋擲垃圾和空樽宣洩憤怒並保護自己。警隊整夜疲於趕、守、衝、扑,天亮換上新人手,趁人數減退對年青人施以更嚴峻的暴打、暴拉。

十》事實上警員只須友善守著,不再呼喝,不再進襲市民,市民是會慢慢散去,那天是大年初一晚啊!不曉得以退為進是良策?疏散人群的技術呢?怎不能以柔制剛?是否打死市民,全街剩下警員就是成功管治。前線警員,特別是常到旺角執勤的,是時候換人了,他們已經對年青人不友善,而旺角就是年青人的地方。
打鬥是雙互的,請勿只說年青人,而不說警隊。希望更多人憑良心和誠實提供更多資料。

「警員與青少年為甚麼互怨互怒?」其實大家心知肚明。

「過年前後各區大舉拉小販,為甚麼不讓貧者多賺兩個飯錢大家高高興興過年?」

「我們的警隊何時變為如斯兇殘無律的合法傷人者?」…「香港人為甚麼打香港人?」

若要譴責暴力,雙方都暴力,這是打鬥。警隊確實作出了諸多失當的策略和行動,違規違例,殘酷非常,亦是警員先動之以暴,年青人以暴易暴。站在法律上年青人當然是不著。事實是雙方都因受襲而自衛,而自衛與暴力的型態非常接近。年青人到某個程度便收手兼放警,前線警員甚至連上司出口叫停,也停不了手。前線警員下次極可能更失控更兇殘,因為沒有人想自己傷亡。

雙方的暴力都不會達成真正社會的和平和公義,受壓者不憤地會再次戰勝內心的恐懼,而施暴者則更推崇大殺傷力的武器及戰略。香港人應珍貴前線警員和前線年青人的生命及健康。沒有take two!

為甚麼政府官員總是發出警隊無誤論?

暴政、暴官、暴會,欺凌貧窮,沒有了愛和公義,市民當然反抗。所以暴政必需由暴警護航。有暴警必定有暴民。有日若青年人襲警叫也不停手時,暴亂就正式出現。

一場街頭警民打鬥,即打即停,社會如常運作,並沒有動也沒有亂。打鬥中警民雙方當然都是混亂!接受警民雙方的錯誤,總比單面譴責年青人來得有用。

事情不是袁國強所說幾十年沒有發生過,一四年十一月卅日午夜在金鐘天馬公園內已發生過,市民同樣被虐打、狂扑,血流滿面,場面更混亂,只是市民當日沒有擲磚。暴動的界定不是磚頭。當警員虐打市民時,市民是否只可以繼續被虐打?

我們的警隊應該作出誠實謙和的調查、檢討和改善,唯有回復政治中立,與民為友才可以不作暴警、黑警,不作暴官的打手,重奪市民的尊重和合作,開心工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