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最荒謬 只有更荒謬:從市區更新基金DQ社工隊說起

2016/12/16 — 16:48

近日,鶴園街及春田街一帶有市區重建社工隊被撤換。(春田街,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近日,鶴園街及春田街一帶有市區重建社工隊被撤換。(春田街,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最近,市區更新基金撤換在土瓜灣鶴園街及春田街,由基督教家庭服務中心開設的市區重建社工隊。事件十分荒謬:

一、該社工隊受居民歡迎及讚賞,且成功協助居民和市建局溝通,彰顯居民權益。現時重建尚未完成,社工隊已和居民建立信任關係,但突被撤換,大家也摸不著頭腦。表現出色的反被DQ, 這是何等荒謬!

二、當居民詢問社工隊為何被撤換時,得到的答覆是透過競投的落標制是不用解釋成功批款的準則,也不用聆聽服務使用者的聲音。當社會強調問責透明時,市區更新基金逆其道而行,用競投制度作擋箭牌,黑箱作業,拒絕向公眾解釋,令人覺得市建局有偏袒和他同聲同氣的機構之嫌,也令人聯想這是另一個類似最近政府向青少年軍傾斜撥地撥款之舉,這是何等荒謬!

廣告

三、更荒謬的是,今次負責撥款的市區更新基金,其中三位核心人物均有社工背景,且曾從事倡議權益的社區工作。

● 基金會主席梁祖彬是港大社工系的榮譽教授,1971年港大畢業後曾在提倡社會行動的SoCo工作,是社區工作的開山祖師。但時移世易,他現時加入了染紅的機構,如香港社區網絡的會長,也是新家園協會顧問委員會主席。他也是社區投資共享基金評審及評估小組委員會主席,擔任多項公職。他曾在5年前接受明報訪問時,寄語社運青年要不忘易地而處,從政府角度思考,和政府多作溝通。社總在今年12月7日,曾寫過一篇名為“梁祖彬,請問被背叛的感覺是怎樣的?”文章 ,針對梁祖彬背棄原本社工的初衷,質疑他掉轉鎗頭,在春田街撤換社工隊一事,幫助政府打壓社工倡議的工作。

廣告

● 另一撥款關鍵人物黃錦文,是市區更新基金的行政總裁。他中大社工系畢業,八十年代入行時曾從事“鄰舍計劃”的社區工作,後長時間在社聯工作,對社區工作熟悉。

● 最後一位關鍵人物是羅淑君,貴為太平紳士,現時是小童群益會總幹事。港大社工系畢業後,曾擔任社聯社區發展部的部門主任,對社區工作也熟悉,也是政府重用的人,擔任多項公職,現為多個政府諮詢組織的成員。

要值得留意的,是市建局過去多年,用高薪厚職去利誘很多社區工作者加入他們的行列,制定策略對付和“河蟹”反對他的人。外人打壓社區倡議工作,尚算因為他們不認識及不認同社區工作導致。最痛的是這些人曾和你共事,又或者是你景仰的人,今天他們身在要位,屁股指揮腦袋,成為一個你感陌生及令你心寒的人。三位熟悉社區工作的社工,竟然對一隊被居民稱讚的工作隊視而不見,出手幫助DQ同行,世界的荒謬莫過於此?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