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鎂光燈 仍陪你走下去 — 專訪王宗堯

2016/2/3 — 19:48

一般認為,藝人一旦就政治表態,發展空間就會大大收窄;被舉報,被封殺,絕跡大陸市場。輿論習慣稱讚願意談論政治的藝人很勇敢。但王宗堯的情況有點不一樣;作為演員的他真正為人所識,正是由政治表態開始。

一個從爆紅之日起,已經與大陸市場無緣的藝人/演員,他對未來的想像是怎樣的?


台灣

廣告

香港娛樂圈有政治潔癖。談到政治議題,最常見的答案是「唔了解」、「唔識講」;即使是願意發聲的藝人,也往往思前想後、斟酌言詞,如非必要也不會多講。但觀乎王宗堯的公開與網上政治發言之頻繁,完全沒有這份顧慮。

一直好奇,這份在香港藝人身上難得一見的坦率,是從何而來的呢?

廣告

王宗堯出道已經十二年有多。2003年,在英國完成學業不久的王宗堯,赴台灣發展,正式展開演藝生涯。翻查資料,有關王宗堯在台灣發展那段日子的報道,大部份關於客串楊丞琳的偶像劇、爛蒲喪飲、交過幾多女朋友等等….非常符合傳媒對藝人的想像。

在台灣發展的日子對王宗堯影響極大,但並不是因為上述這些原因。台灣是王宗堯演藝之路的起點,雖然未有為他帶來一舉成名的好機會,但卻令他接觸到一群對社會充滿使命感的演藝工作者。

「佢哋好有抱負,相當關心社會….當年(2007)台灣紅衫軍去示威,好多演員、導演、文化人一齊去行,即係我身邊嘅朋友。」

說到在台灣參與過的拍攝工作,令王宗堯印象深刻的並非那些偶像劇,而是一部實驗性強的電影《一年之初》。

2006年台灣電影《一年之初》海報

2006年台灣電影《一年之初》海報

《一年之初》的導演鄭有傑,經常聲援社運抗爭,曾支持反媒體壟斷運動、大埔事件,也為反核議題製作過專題影片;在剛過去的台灣立法院大選,鄭有傑就曾為第三勢力的「綠黨社會民主黨聯盟」站台。除了導演,該片亦令王宗堯認識了不少關心社會的台灣演員(如黃健瑋)。

「作為一個演員,除了本身外表條件優秀少少,其實都有天職、有責任去做同社會有關嘅事、去為人發聲,拍到反映社會現象、問題嘅作品。因為藝術唔淨係要嚟鑑賞,藝術亦係紀錄嘅工具。」

王宗堯如此總結他自台灣朋友身上學來的,對演員使命的理解。

因此,每當(又)被問到怕不怕因敢言而被封殺,王宗堯總是答得爽快:「朋友問我係咪真係唔返大陸,係咪真係唔驚,我就話,er,唔知啊。」

對王宗堯而言,關心政治,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在他還沒成名的時候,他就曾參與反國教、劉進圖事件等集會,成名後,也繼續。他會對「抽水」直認不諱,但也真心相信自己所為,有助擴散消息、讓更多人知道社會正在發生的事。

正如他在《我係乜乜乜》中如此回應主持:「夾硬收歛,就唔係我。」


瞬間變男神

2014年11月30日晚,龍和道,警察停止推進,氣氛一度緩和。王宗堯與朋友在龍和道隧道走出來,趁空在添馬公園吸一口煙。示威者來回奔走,沒有人認得他,只有一個女生在搬運物資時突然停步,睜大眼睛定定的看著,隔了幾秒才不可置信地問:「我….有冇認錯人?」王宗堯有些尷尬地搖頭。「點解你會喺度㗎????」女生語帶質疑,彷彿在說,你不應該來。

幾分鐘後,學民思潮的facebook刊出「張癸龍帶齊裝備,現身特首辦外龍和道」的照片,並引述王宗堯表示:「點解唔嚟得?我都係香港人嚟。」

張癸龍(王宗堯)帶齊裝備,現身特首辦外龍和道。『點解唔嚟得?我都係香港人嚟。』

Posted by 學民思潮 Scholarism on Sunday, November 30, 2014

直到在龍和道上戴頭盔眼罩的照片刊出後,不少佔領者才記起,係喎,其實之前在佔領區也經常見到這個男演員,不過醒唔起佢叫咩名。

當時《選戰》已經播了三集,他已經因為型到爆的角色張癸龍受到一定關注;當時TVB兩線劇的男主角分別是王祖藍與黎耀祥,女觀眾看到張癸龍的震撼自不待言。但到了這一晚,大家才終於記住王宗堯的名字。

《蘋果日報》的新聞標題最能反映事實:「瞬間變男神」。有媒體觀察到,王宗堯facebook專頁 的like數,幾乎是直線上升。

王宗堯的外型優勢,在他早幾年的作品《喜愛夜蒲》、《一路向西》等已顯露無遺,但當時大眾 只記得與他做對手戲的女角;但自從那張頭盔相曝光,留言區開始出現「港版竹野內豐」、「金城武再現」之類的讚美之詞。

衝過龍和道,原來連外貌都會立即加分。這就是當時香港網絡的生態。


幸運

當然,並非所有表態的藝人都會應勢大紅。歌手方皓玟與黃馨也有份合唱《撐起雨傘》,還有沒有人記得?

如果當日沒有在龍和道被認出,王宗堯的命運會否不一樣呢?如果港視的開台劇不是《選戰》而是《導火新聞線》,首先進入大眾視線的不是亦正亦邪、入型入格的張癸龍,而是頹廢邋遢、有鬚渣又有肚腩的樂嘉輝,「男神」的名號還會不會出現?

沒有人知道。

有關龍和道當晚,王宗堯還與我們分享了一個小插曲。

話說當晚港視主席王維基看到報道稱王宗堯在現場,便發短訊給經紀公司;經紀公司大為緊張,即回:「王生,點呀驚唔驚影響到你?使唔使叫佢即刻走?」沒料到,王維基的回應卻是:唔使,我睇吓佢有冇事啫。

從很多方面來說,王宗堯都是幸運的。

女觀眾心諗,你唔係睇王祖藍呀……

女觀眾心諗,你唔係睇王祖藍呀……

《選戰》切中當時香港人的政治訴求,加上現身陪香港人一齊行落龍和隧道的真實身影,巧合或必然之下,兩者相互加乘,令入行十多年的王宗堯終於迎來屬於他的時刻。

今年中有報道指,王宗堯半年內接拍10個廣告,收入較去年勁升10倍。王宗堯的老闆蕭定一,在一次訪問中被問到為何如此好眼力,相中日後成為「男神」的王宗堯,他是這樣回答的:「拍《一路向西》時,即使他沒戲份,仍坐在一旁看別人演戲,又會研究打燈,是個很用心的藝人。」

除了幕前表演,王宗堯亦對幕後工作很感興趣。事業有起色後,他自覺可以做更多,去年4月成立了自己的製作公司,希望能匯聚有心又有才能的香港製作人,拍一些不太過商業性的作品,亦想拍攝一些與香港有關的題材。

不過,製作公司甫成立就捲入爭議;集中在王宗堯身上的,都離不開政治。去年7月,傳出王宗堯原定為樂隊MR. 拍攝MV,但MR. 所屬的環球唱片因為王宗堯的政治背景,中止與其製作公司的合作,還有報道指事件導致MR. 與環球鬧翻。王宗堯其時回應傳媒,指自己不清楚合作中止是否與政治立場有關,但「如果係呢個原因都冇法,大家有自己堅持,冇理由咁易屈服。」


堅持

王宗堯的堅持,確屬罕見。

一開始,王宗堯出席示威場合是勁爆新聞、呃like保證,但當每一次集會都見到王宗堯,傳媒慢慢也就懶得報道了。

但即使鎂光燈自身上移開,他仍然在那裏。譬如1月26日港大學生圍堵校委會,雖然沒有人影到、他也沒有自拍呃like,但其實王宗堯當晚也在港大,默默撐到完場。(記者自當晚參與者口中得知「好似見到王宗堯」,再向他本人求證。)

講到自己作為意見領袖的形象,較「演員」更突出,王宗堯只是淡淡的說:「大家在絕望的環境,真係好需要搵到戰友去鼓勵自己。」

他形容,願意站出來的藝人,都是小眾,或「奇怪啲」的人。令他感到高興的是,「我哋呢啲『奇怪啲』嘅人,而家慢慢都有好多。」

「大家會否在未到最差時已開始醒覺,我覺得,好睇我哋呢一班『小眾』究竟可以堅持到幾耐。如果我哋可以堅持到、捱落去,慢慢影響到人,佢哋再去影響其他人,我哋呢啲相對嘅小眾,慢慢成為社會主導,香港會唔會好返呢?」

《導火新聞線》電影版劇照

《導火新聞線》電影版劇照

近日,電影版《導火新聞線》的拍攝剛剛完成。王宗堯看了預告初剪,已經眼濕濕。

「故事講傳統媒體同網上媒體嘅關係、法例、言論同新聞自由,同埋大家出嚟聲援………概括咗好多而家香港發生緊嘅事。我哋嘗試喺戲劇世界呈現畀大家睇,一啲平行空間嘅現實,喺而家發生緊……好心痛。」

王宗堯曾經非常羨慕台灣,演藝界可以製作很多緊扣時事的作品,透過影像表達對反核、教育、審查等等切身議題的關注。慶幸在香港,這樣的作品漸漸多起來,也漸漸取得商業成功;光是王宗堯自己,從《選戰》到《導火》,從港台的《獅子山下》到邱禮濤的《選老坐》,都直接挑動港人最敏感的神經。

王宗堯覺得,導演與製作方在拍攝這類題材是會想起他,一來是形象關係,但亦因為他們「覺得我明白故事當中表達嘅含意係咩,覺得我處理到。」

參與社會運動,對演員自身亦是修行。

「乜都冇嘅時候,要靠資料搜集去準備角色,但當你有親身經歷,件事就實在好多。如果你是一個離地的演員,表演咪被限制,拍的題材、畀的反應拍來拍去都一樣。」

「演員影響觀眾,但我哋身邊嘅香港人亦影響緊我哋。香港人拍嘅作品,希望香港人會支持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