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有「愛國民主」內涵的六四悼念活動 還有甚麼意義可言呢?

2016/5/25 — 21:21

維園六四晚會(資料圖片)

維園六四晚會(資料圖片)

中國共產黨無論把八九民運在早期定性為「動亂」也好,抑或其後說成為「風波」和「事件」也好,都只是在政治正確考慮的前提下,試圖激化或淡化這一場衝擊專政威權,造成亡黨危機的政治運動。 無論如何,從性質和行動內容而言,八九民運無疑是發生在中國大陸共產政權內的一場「愛國民主運動」,具備歷史背景和條件因素,以及所產生的環境意義 (contextual meaning)。  討論香港自主以至獨立問題的論壇,其實在任何一個週末或者假期也可以舉辦,可是,如果有人刻意在六四這個特殊的悼念日子趁機會抹煞八九民運的重要訊息,或者自行詮釋和隨意推演,配合預設的命題論述,筆者以為就算不是騎劫抽水,也是借題發揮,甚或有混淆視聽之嫌。

對於不少大專界年青人在六四當晚「另起爐灶」的做法,筆者當然理解,但是不能苟同。  事實上這兩年來,支聯會舉辦的六四活動已被不同背景的人連番踩場拆局。  筆者以為主要是不少年青人經已對當下執政的中國共產黨深痛惡絕,以至鄙夷藐視,徹底割裂關係,任何與「中國」相關的論題都不屑一談,專注在香港本土命題的探索,尋找政治出路,因此雖然他們沒有直接了當的摒棄六四悼念活動,也有意變相把八九民運的主題模糊化起來。 此外,也有一些年青人不滿支聯會一直由老鬼把持,批評只搞形式主義的祭祀活動,相信是一心想當家作主的主導有關處理方式。

支聯會的組成有其歷史過程和其後的變化,但是二十七年以來肯定這場運動的「愛國民主」本質從未動搖。 支聯會堅持的五個綱領:「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建設民主中國‧結束一黨專政」,雖然實質上只是流於口號式的企盼和訴求,而其中「建設民主中國」一條最為本土主義年輕人所質疑。 他們認為當前香港的政局正處於自主自救的危急時刻,必須從香港本位的立場據理力爭政治權力,根本無必要參與發展中國民主事宜云云。  事實上支聯會這兩年來已有意無意間在綱領上補充為:「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將「建設民主中國」的具體所指概括為一般政治理念的堅持,其中「停止濫捕」更適時的說明了現實上的意義和需要。

廣告

畢竟「愛國」與「民主」正是一九八九年大學生掀起這場運動的關鍵所在。 學生們立足神州大地,親歷在共產黨管治下的腐敗貪污和欺凌人民的現象,本著愛國愛民的心,以及對民主自由人權的普世價值追求,進行對強權獨裁政府的抗爭,付出沉重的犧牲代價。 當然沒有人可以擁有對於六四的「話語權」,同樣也無人可以任意「定義」六四的意義,因為只有從客觀事實檢視這宗歷史事件才是應有的態度。  當年大學生對「愛國」的體現正是對「愛黨」的唾棄,為「民主」而奮鬥就是用行動反擊「專制」。 但是,如果有人只講八九民運抗爭者對「民主」的嚮往而避談對「愛國」的執著,又或者只倡言普世價值的可貴而迴避對人民對國家的熱愛和承擔,甚至把香港安身立命的本土論述完全掩蓋中國民主運動發展與香港前途命運的相關性,恐怕只是為了回應當前政治需要而扭曲事實的手法,有所偏差,並沒有全面呈露當年萬千大學生、工人和知識分子所堅持的愛國精神,以及爭取民主的抗爭歷史真相。

此外,對於一些大學生質疑有關悼念六四死難者活動的意義,筆者實在感到可惜和不安,因為悼念活動就是一次紀念逝者的哀怨儀式和莊嚴場合,其重要意義正正在於對六四死難者的致敬和緬懷,以及對中國執政共產黨當年罪行的控訴和譴責,既是象徵性的,更是觸動人心良知的歷史見證,十年百年以至世世代代的延續………。

廣告

筆者完全同意香港人必須捍衛「一國兩制」這個危如疊卵的承諾,也認為必須在香港自處的問題上深入探討,不過,在愛護「一國」方面同樣必須加深認識,才能在政治現實上讓「兩制」彼此配合而各自發展。  而且,筆者以為更重要的是:哪管本土意識的衝擊和分化,支聯會在六四的問題上必須毋忘初衷的堅持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