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沒錯,我們都是朱凱迪

2016/9/15 — 20:13

朱凱迪(圖片來源:八鄉朱凱廸Facebook)

朱凱迪(圖片來源:八鄉朱凱廸Facebook)

正當立法會選舉的票王朱凱迪一而再收到死亡威脅,香港的高度自主何嘗不是面臨致命衝擊,同樣面對官商鄉黑的從中作梗呢?

管治上,北京領導特區政府已不是空話。由欽點特首、委任官員、政制改革到基礎建設、中港經濟融合、國民教育等等,北京都不避嫌疑,起主導作用。北京2014年發表的香港政策白皮書,不外反映它正不斷侵蝕香港高度自治。

到立法會選舉,不論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都看到中聯辦的身影。由運籌帷幄判斷大局策略、到依從形勢拍板決定取捨,北京可謂眼到口到心到手到。非建制所面對的競選對手再不是個別親北京候選人或政團,而是北京本身。若說這還不算是干預本港內部政治,相信再沒有任何事會抵觸《基本法》第22條,即任何內地政府部門均不得干預特別行政區的事務。

廣告

面對干預頻繁,我們的特區政府理應依法迎抗歪風,不控訴大陸部門違反《基本法》,也該公開譴責。不過,特區政府其實不是我們的,它是北京的附庸而已。它不但對上述的干預無動於衷,甚至由銅鑼灣書店的離奇遭遇到周永勤被要脅退選,也只擺出不明所以的態度。

再看特首梁振英上台至今,不但無心緩和中港矛盾,政治上更撕裂社會,把不同政見派別視為仇敵。同期間,民粹組織紛紛冒起,把大陸文革式批鬥政治延伸到香港,打着「愛國愛港」的旗幟,衝擊反政府的政治和社會群體,而傳媒和政壇中人所受黑社會威脅,近數年來亦有增無減。

廣告

特別是北京操控香港,不單單是掌握了政治話事權,也是要主宰香港的經濟發展。不論是新界東北還是大嶼山發展計劃,以至大規模的鄉郊發展規劃,當中涉及利益以百億元計,自然成為官方號召資本家支持的最大本錢,不少利益集團亦趨之若鶩。因此,不論他們是為權貴所用,還是為求討好權貴而報效武力,政治暴力已成為本港從政者必須面對的一大挑戰。

當官商鄉黑越行越近,誰可保證,黑惡勢力只會限於經濟,不會槍頭轉向,直指其他領域,為當局提供維穩力量?果如是,香港的高度自治面對的挑戰,與今日新界鄉郊所受的威脅,會有很大分別嗎?

不錯,面對存亡的挑戰,我們都是朱凱迪。要正本清源,重整未來,我們就要有朱凱迪的識見,而且無畏無懼,向權勢者指出問題的根源,正在於官商鄉黑朋比為奸,先讓大家看清楚,也讓大家明白到,看清楚並不足夠,支持他替大家出頭也未足以改變現狀,而只有大家參與其中,以集體行動,持續抗爭、努力不懈,才可能看見希望。

在朱凱迪心目中,民主不單是一套政治制度,或者一套政治理念而已,而是一種生活方式和處事手法。大家通過參與社區的生活,共同思索、探討和決定社區發展的事務,並且坐言起行,分工合作,群策群力,發揮集體力量克服阻力才能帶來改變。

他標榜的社會改革,源自民眾力量的結集和運動,重視實踐,開導新生活,甚至不惜以抗爭手法,採取直接行動介入現實,尋求改變現狀。因此,組織的規模固然重要,但也需要廣佈於不同的生活領域,由學校、教會、社區到工作場所無處不在,讓大家從參與中認定目標,從抗爭中堅持理想,從堅持中改變自己、改變現實,而自己的命運亦由此改寫。

朱凱迪的理想主義實踐,究竟如何星火燎原,推廣至全港不同領域,加強民間社會的力量,推動香港前途的民主自決,仍然有待探討。但他的想法可貴之處,在於注重參與者的身體力行、民主參與、在地實踐、凝聚力量、持續抗爭,由此走出來的希望政治,不是建基於虛無縹緲的烏托邦,而是主張全力拼搏,勇者無欋,以群體的智慧和勇氣,行動和力量,築起大家的理想,並且一步一步實現出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