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治亂世用重典?】亂世在於人民失去自由和尊嚴 重典在於懲治失控濫權的警察

2019/10/28 — 12:3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如果問香港警察點解由全球最優秀警隊之一,變成今日幾乎大部分香港人指罵的「黑警」違法部隊,其實真係好簡單,你去一次現場就得。

你去過一次現場,就肯定知道發生咩事。

你再理性,再冷靜,再客觀,當你親身被警察辱罵、恐嚇、趕狗咁趕、無故截查搜身、用警棍威嚇、噴胡椒噴霧、射催淚彈,我包你嬲到震。

廣告

你睇直播,睇新聞,睇報告書都好,永遠及唔上現場真實。

你睇印協前主席毛漢,曾經出席建制派的撐警集會;比警察水炮車係清真寺面前噴一噴,立即轉軚,變成對警察「無法原諒及必定追究投訴」。

廣告

毛漢代表的商會同政府關係千絲萬縷,理論上應該唔會硬碰,損害自己利益才對;但他仍然憤慨多次揚言要追究警察,好簡單,因為他終於在現場真切體驗到這幾個月來許多香港市民都受到的警察濫權濫暴。

********

「自由」係無形的,同時又係「具體」的。

「無形」既係,當無咩事發生時,你唔會感知或意識到「自由」既存在,但你的生活福祉其實一直靠「自由」保住。

「具體」既係,當限制、壓迫出現時,你會發現原來失去「自由」,真係會好明顯影響自己的生活。你會感受到恐懼、侮辱、尊嚴的喪失。

警察唔止一次向住現場講道理的市民吼叫,「你講咁多做咩,你夠膽就出黎講啊,做咩愈叫愈走啊?驚啊?」

沒錯,你明知自己有道理,但都係會驚,因為對方 Full Gear,而且再濫權濫暴亦唔會受到法律制裁,所以你只可以調頭走。

警察笑。警察恥笑因恐懼而走既市民。

失去尊嚴。

點解德國哲學將「保障自由」視為「人性尊嚴」的重要部分?依個絕對係活生生的例子。

當香港市民無法用和平理性的方式解決當前失去自由和尊嚴的景況,甚至連最基本的溝通和聆聽政府都不願意真誠展開時,還想要香港市民想出什麼辦法呢?

不是我們想「不理性」,而是理性已經在「非理性」的政府面前開始失效,才造成今天當下的亂局。

***********

「警察要止暴制亂,治亂世要用重典。」撐警人士如是說。

即使書生再抽離地站在藍絲角度思考警察的難處,仍然禁不住會問,警察是否要做到今天的境地?

幾乎全香港有識之士都認為警察超出它們的權力範圍,這點實在無可爭辯。

無法約束的公權力,才是亂世的開端。這點哲學家洛克早有說明。

大前日大律師公會罕有開會談論當今香港政局。

「如果警方有系統地違法,甚至被上級包庇,情況會令人擔憂,因為無其他情況,比不負責任的政府向公眾施暴更蠶食法治。 (There is nothing more corrosive to the Rule of Law than violence inflicted on members of the public by apparently unaccountable state agents.) 」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如是說。

這班原則上最懂得法治,同時是香港精英中的精英代表,向傳媒提出來的意見,也不過是重複這數個月來香港人的訴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只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暴力)示威才可能停止。

治亂世要用重典,也許是對的,但重典應該用在失控而濫權的警察和高官身上。

不用重典平亂世也好,那就請公權力問責,還自由與尊嚴給人民。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