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泄密的罪名

2015/10/3 — 14:54

【文:余以羅】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否決了副校長遴選委員會的遴選結果,其中校務委員會的委員 — 學生會會長馮敬恩 — 在會後召開記者會披露會議內容,隨後有指校務委員會會考慮懲處馮敬恩,同時也有不少人對馮同學口誅筆伐,其中包括專欄作家屈穎妍、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委員盧寵茂。

說起違反保密原則,有些案例可以分享。蔡子強(2014)指在1985年英國發生過一宗十分轟動的案件,時任國防部的Clive Ponting知道當時國防大臣 John
Nott準備向國會撤謊,所以泄露一份英軍在福克蘭戰爭期間,無理擊沉阿根廷戰艦Belgarno號的機密文件予一名在野黨國會議員,後來,保守黨政府引用《官方保密法》檢控Ponting,但陪審團裁定他無罪,理由是公眾利益應該凌駕於狹隘的法規之上。

廣告

其實福克蘭戰爭發生在1982年4月至6月,而泄密則發生在1985年,戰爭早已結束,所以即使泄密也不會對戰事構成任何影響,因此已經與軍事機密無關,反而公眾對事件有絕對的知情權。

蔡子強又指,為了保障公職人員在履行職責時目睹不公義可以挺身而出,本著良心向公眾及傳媒揭發真相,美國通過了《泄風者保障法令1989》,後來美國國會響應美國最高法院的裁決,提出《泄風者保障法令2007》;在英國,1998年也通過了類似的保障,是為《公眾利益披露法令》。蔡子強認為,泄密者承認泄密的做法不當,已向公眾道歉,但由於事件涉及高官是否濫權,所以應該要保障泄密者不被秋後算賬。

廣告

類似的情況香港有沒有發生過呢?答案是:有。在2012年3月16日,唐英年在2012年行政長官選舉辯論上表示,梁振英曾於行政會議內就商業電台續牌問題上,以行政手段去打擊言論自由,又指梁振英在2003年一個「政府高層會議」內提及香港終有一天需要出動防暴隊及催淚彈對付示威者,及後,工聯會會長鄭耀棠則表示唐英年「違反行政會議的保密原則」。

唐英年泄密事件至今也未聞有任何檢控,相信也是因為商業電台續牌和鎮壓論都已經過去,不會影響到當時的任何決策,而且,控告他「違反行政會議的保密原則」是變相承認事件。

保密原則是保障了消息不會因外流而影響決策,但如果事情已經結束,或者事件涉及到有人濫權,則已經超出了保密原則的範圍了。當然,有人指違反保密原則會令參與決策的人噤若寒蟬,但「誠信是人格的基石」(盧寵茂2015),試想只要他們在決策過程中是本著良心辦事,做事合情合理,以大眾利益為重,不濫權,不徇私,即使有人泄密,自己亦可以理直氣壯,不受任何質疑。


參考資料:

[1]蔡子強:〈鳴笛示警,揭發劣行〉,蔡子強、安裕合著,《Finest Hour — 最壞的年代,最好的記者》,香港:明報出版社,2014。
[2]盧寵茂:〈盧寵茂聲明全文 —「誠信是人格基石」〉,《蘋果日報》網上版,2015年10月2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