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國恐襲破壞法治?

2015/1/15 — 14:19

恐怖份子襲擊法國《查理週刊》自引來各方指責,有說暴力不該、有說打壓言論,但有多讀外國媒體的朋友疑惑曰何以不見法國人大罵恐怖份子破壞法治,本老頭報以更疑惑的眼神反問:「關法治啥事」?

何謂法治?

廣告

若說有否違反法治,先應探討何謂法治。現代最廣受引用的法治定義應首推英格蘭學者Albert Venn Dicey (AV Dicey)1898年大作中所言任何未經公平審判不得處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及司法應保障憲法權利。

近年更常被引用、尤其陳兆愷法官大力推崇的英格蘭首席大法官Thomas Bingham在2006年演說時具體列出八點細則:

廣告

- 法律應清晰易明;
- 判決應遵從法律原則而非個人意見;
- 法律待人人平等(除對兒童、精神有問題者或可調整);
- 法律須保障基本人權;
- 法律開支應人人能負擔;
- 當權者行使權力須合理而善意;
- 判決程序須公平合理;
- 法律須符合國際標準及責任;

以上文句為本老頭撮寫,Thomas Bingham對每一點均有詳盡說明,有興趣的朋友可參考原文,若想更深入探究的更可讀讀他2011年出版的大作《The Rule of Law》、商務印書館有提供中文版(《法治:英國首席大法官如是說》)- 當然,能讀原文更好。

法治說的是誰?

當明白這兩個相隔多年、對法治的描述,應會發覺兩者所描述的法治都是維護公平、尤其個人權利,但更有趣的是:兩者所指究竟是誰負責維護公平及個人權力?所見他倆所指的對象小部份是立法、但更重要的是司法。

這點倒不難理解:常說法律條文大家差不多,例如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曰國會不能立法限制宗教、言論、出版等自由;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憲法第67 – 69條更勝一籌:不但不立法限制這麼消極,更主動強調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示威和結社、宗教信仰…的自由,所以本老頭常說法律條文這回事也是天下文章一大抄!

條文雖相似,但似乎美國與民主朝鮮在人權保障落實上卻有點差別,難怪兩位專家定義法治時,在司法上著墨更多了!

但立法還是司法兩者本質還是一樣:都是國家、政府機關而不是個人,即使如Thomas Bingham長篇大論,所有細則執行者無一是個人!由此得出一結論:法治指的是政府營造的法律環境,個人可沒什麼本事破壞法治,因法治根本與個人無關!

法國恐怖份子破壞的是?

這概念實不難理解,試舉一日常例子:若有人過馬路衝紅燈,只會被指不遵守法律、犯法,可沒聽過人罵衝紅燈者為了一己目的而破壞法治。

說回法國恐襲事件,《查理週刊》內容對回教冒犯,可有違反法國法律?對法國法律實不大熟悉,相信有反歧視宗教等條文,若然感到受冒犯者自可以此索償甚至申請禁制,涉及個人衝突處理是守法問題。

萬一法國法律並沒保障宗教免於被攻擊的條文,即如Thomas Bingham所言未有保障基本人權;又或有關法律條文存在,但法國法院偏袒《查理週刊》而無故不予處理、判決不公,或至少實力能與立法司法並駕齊驅的行政機關強行干預這才是法治問題:只有法國政府破壞法律環境公平才可能破壞法治。

而今恐怖份子卻沒有選擇以合法途徑解決不滿而改用槍彈,所犯下的是襲擊、破壞、殺人,這些都是犯法,自應受法律制裁,但卻與法治沒半點關係。

眾多外語傳媒大罵恐怖份子以武犯法自是罵得對,亦有聲音說《查理週刊》漫畫有冒犯性也沒罵錯 : 當然言論過火罪不致死,所以恐怖份子所為絕對是大錯特錯,被言論冒犯絕不是動武殺人的藉口,而對兩者的指責都只是犯法、暴力,沒扯上破壞法治只因撰稿人明白法治是什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