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庭照單全收人大釋法的不歸路(下)

2016/12/5 — 10:56

回歸前,我曾任香港大律師公會副主席,跟隨當年主席李志喜御用大律師訪京,在北京會晤「四大護法」。護法向我們派定心丸,說毋須擔心人大釋法,《基本法》第158條寫明,全國人大常委會只會在香港終審法院提請時才會行使釋法權。

從《基本法》第158條四段文字的結構和邏輯,常人亦會像四大護法般理解第158條。

第158條第一段說,釋法權屬於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段說,人大授權香港法院自行解釋屬於本港自治範圍事務的《基本法》條文,第三段具體說明什麼情況香港終審法院應提請人大釋法,第四段說,人大釋法前會諮詢基本法委員會。

廣告

打個比喻,阿爺訂明有權打罰孫兒,並跟孫兒約法三章,如果考試不合格,要被打罰,之前會諮詢孫兒的母親。孫兒自然理解為他考試不合格及媽咪同意,他才會被阿爺打罰,但到頭來,阿爺說既然有權,有需要打就打,並告訴孫兒,都是為他好。可以想像,孫兒只求早日快高長大,離開這個家。

廣告

回歸以來,已有5次人大釋法,當中只有2011年剛果案是香港終審法院認為涉及中央事務而提請人大釋法,只有這一次,沒有激發香港法律界人士黑衣遊行抗議。其餘4次人大釋法都沒有遵守《基本法》第158條訂下的遊戲規則,黑衣遊行參加人數一次比一次多,最近一次是今年11月8日。梁游宣誓案衍生人大釋法,儘管不少法律界人士支持《基本法》,不認同梁頌恆及游蕙禎的行為,但更不認同是次釋法,法律界黑衣遊行出席人數超過二千,是歷史新高。

梁游案情較明顯,兩人亦沒提出解說其行為如何符合法定要求,故此公眾普遍接受兩人被取消議員資格這結果。但法院是否要每次介入這類政治爭拗?可否將這結果帶來的影響減至最低?

一般來說,法庭會恪守三權分立下的不干預原則,尊重立法會主席的決定,當然也有例外,譬如主席的決定越權,或屬於正常人不會做的極度不合理行為(Wednesbury unreasonable)。法庭一般不會代立法機構作出決定,而是會發還立法會重新考慮。

法庭處理梁游案,選擇了前者,指主席無權讓梁游重新宣誓,而且不是發還,而是代立法會主席作出決定。正如本文上篇所提到,法院自命一定要介入,選擇了一條不歸路,將來處理同類的司法覆核案時要有所謂「全面實質審查」(full merit review)以判斷議員的宣誓是否有效,以及議員在任多個月後可能被法庭禠奪議員資格然後追討在任期間的薪津。

其實法庭亦可以選擇第二條路,根據不干預原則,一方面尊重立法會主席(律師稱為「審查的寬容度」margin of appreciation),同時指出這次呈堂的事實明顯而反常,連梁游兩人都不能提出辯解,立法會主席依然容許再次宣誓,就該次決定極度不合理,故發還請主席重新考慮,梁君彥主席自然會懂得如何處理,這做法可將結果局限於這次事件,法院不用每次介入這類政治混賬,更加不用每次要所謂全面實質審查。

若上訴法院選擇第二條路,便不會鼓勵特首及律政司司長再次入禀,又再要求法院介入另外4位議員的宣誓是否有效。法院偏離了以往的不干預原則,容許這689票小圈子產品,利用公帑,與數萬票當選的議員興訟,質疑其資格,實在諷刺。法院的角色是維護公義,當選議員被無故剝奪資格,當然要介入,維護選舉結果,但議員清楚當選,連監誓的立法會主席也接受了其宣誓,議員亦在履行其職務,請法院不要助紂為虐。

許多人已在問:為何較早前的梁天琦選舉呈請還未有聆訊,為何已有聆訊的司法覆核一年都未有判詞,為何律政司司長已可提呈的司法覆核要額外加上超然的特首,還要特快處理,是否法庭要像2008年習近平來港及2014年白皮書所講香港要三權合作,叫愛護香港法治的朋友如何回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