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游終極上訴許可被拒 終審庭法官點樣講?

2017/8/25 — 13:46

2017年8月25日,梁頌恆、游蕙禎於終審法院外。

2017年8月25日,梁頌恆、游蕙禎於終審法院外。

法夢按:世紀案梁游宣誓案終審庭上訴許可被拒,3位法官認為梁游律師所提出的理據並非合理爭辯。梁游大律師完成陳詞後,法官宣佈休庭半小時,續開庭宣佈拒絕接納上訴許可申請,稍後將刊出裁決理由,梁游案正式走完整個法律程序。

終審庭上訴委員會法官講乜野?法夢以三組真實對話呈現給大家了解!

文:K、腸
編:A、Aberdeen

彭力克勳爵:在此案我們並不爭議事實,只圍繞法律上的爭辯。我方多次強調人權考慮的重要性。由於有關宣誓的法律規定會剝奪一人之政治權利,一個即使有拒絕、忽略宣誓但在最短延遲下重新宣誓,是否可以留有跟人權法案相符的詮釋法律的空間,從而確認他的宣誓為有效?

廣告

首席法官馬道立:你的意思是《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即拒絕或忽略宣誓後的法律後果)是違憲?你意思是宣誓者必需要違反了法律規範之外,並無意宣誓?

彭力克勳爵:是的,但我們促請法庭考慮的不是梁游當天所作的宣誓而已,而是整體、整個過程中梁游二人做了什麼事。而在這個過程中,考慮到一旦嚴謹裁決宣誓而剝削其政治權利,人權及相符性原則便要被考慮在內。

廣告

首席法官馬道立:按你所說,什麼為合理時間、最低延遲?又,如果有Grace period (寬限期),宣誓者又是不是表現出對依法宣誓的誠意?

彭力克勳爵:我方指出立法會秘書長已經準備讓二人再次宣誓。即使立法會秘書長對甚麼是合理時限的理解並不等於法庭必然如此判定,法庭仍應該尊重立法會秘書長的裁決。

****

彭力克勳爵:我方提出,按《宣誓及聲明條例》的解釋,梁游在法律上並沒有*拒絕*宣誓。他們是被選上的,此牽涉到他們的政治權利。

李義法官:即使他們選上後,自己導致自己被DQ亦如此?更何況,《吳嘉玲一號案》說明你必須遵守憲法上的規定。

彭力克勳爵:我方接受三權分立原則也需符合憲法上的規定,但是在宣誓上的法例並不是憲法要求,而是《宣誓及聲明條例》本地立法上的要求。憲法上寫的是「依法宣誓」,《宣誓及聲明條例》內的內容非憲法。

首席法官馬道立:人大釋法在《基本法》第104條被接受為「真確而恰當的解釋」,法庭必須考慮?

彭力克勳爵:如果第104條如此被解釋,當一人拒絕宣誓,他的議員資格必須失效。但如果看三權分立原則,只有憲法規定才可以壓倒三權分立原則,所以我方認為,由於憲法規定上只有要「依法宣誓」,而沒有詳細法律條文,因而並不壓倒三權分立。如果是這樣,我方認為,唯一的問題是宣誓者沒有拒絕或忽略的話,法律上他可否有重新宣誓的可能?

****

首席法官馬道立:如果不真誠、莊重,如何處理?

彭力克勳爵:這跟我第三點有關。法庭是否有空間在詮釋人大釋法之時,加入或者刪去字句等等,以確保人大釋法符合憲法人權的相稱原則。這可以令宣誓者有重新宣誓的機會?

首席法官馬道立:這是把人大釋法以狹義解釋(read down),至少是拒絕其字面上的意思,法庭難以接受。這是要忽略人大釋法上明顯字義嗎?

彭力克勳爵:但這是法庭一直以來的做法,同樣在其他情況,我們必須讓法律與憲法要求(這裡指的是人權要求)相符。畢竟人大釋法只是釋法,不是修法。

霍兆剛法官:你看《基本法》第26條(註: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依法」是否包括《宣誓及聲明條例》的法例?

李義法官:《基本法》第158條同樣約束法庭,是否真的有空間可以以狹義解釋人大釋法的內容(即法律概念上的「read down」)?

彭力克勳爵:這當然是最關鍵的憲法問題。《莊豐源》案確立了法庭必須接受人大釋法的權力,我方亦無意挑戰此權力。問題是我們應如何理解人大的解釋?是否按字義解釋即可,還是應考慮相關的人權準則如比例性要求?

李義法官:你的建議是修改解釋,而非僅狹義解釋。這個問題在人大釋法本身已有答案,在字面上他並沒有任何有關人權法上比例的要求。這個也跟過往《基本法》第158條下的人大釋法一樣。

首席法官馬道立:人大釋法的權力是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在《劉港榕》案終審庭已指明該權力是廣泛而不受限制。

彭力克勳爵:接受人大釋法有充份的權力,但可見法律上的爭點就是:如何在人大釋法並無明文排斥人權觀點的情況下,法庭應如何一併與其他憲法原則,解釋其釋法內容。我們希望有終審庭接受我們上訴申請作更多的陳詞。

****

DQ4案仲有無得打?

由於梁游案主要打「立法及司法不干預」的論點,即立法會宣誓與法庭審定宣誓是否合法兩個部門如何分權的法律論點,以及宣誓方面法律及人大釋法的詮釋問題,而沒有進行事實爭辯。換言之,這次梁游案跟DQ4案的其中一個重點申述並不一樣。

反之,DQ4案的焦點多在事實上的裁定是否符合法律定義,當中有大量有關於該政治人物的言論判定,以及宣誓方面法律及人大釋法的極詳細詮釋問題。表面上看兩者並完全一樣,上訴依然有空間。

但是今次法庭不受理宣誓方面法律及人大釋法的部份,的確是令人頗為失望。

 

法夢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