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律不容當事人披露UGL調查? 梁振英聰明反被聰明誤

2016/7/12 — 12:47

特首梁振英(資料圖片)

特首梁振英(資料圖片)

編按:本文為作者分享香港電台報道〈回應廉署UGL調查 梁振英:法律不容當事人披露情況〉的按語

這廝(或者背後的蠶蟲師爺)自以為好醒,諗住可以用《防止賄賂條例》第30條「禁止披露受調查人身分等資料」的規定,打開口牌叫公眾也好各路人馬也好,唔好再問喇,說不得呀,甚至是警告事件的「當事人」或者線人不要再說太多。

聰明反被聰明誤就係呢啲。佢用禁止披露受查人身份的法律去回應關於「(解聘)事件是否與 689 被廉署調查有關」,變相證實自己正是被調查人的身份,同時亦佐證 (corroborative) 了民主黨指控的上半部,即是在李寶蘭任內,針對梁振英的調查的確存在。於是 disputed issue 基本只剩低下半部︰不續任決定,是否同調查有關。

廣告

另一方面,係咪 689 不惜捅出自己「疑犯」的身份、繼而喊出第 30 條的「不披露」限制,就足以按住悠悠眾口呢?當然不是。

廣告

首先,第 30 條所禁止的,是符合以下條件的披露 (disclosure)︰

1. 披露者明知或懷疑正有一項調查在進行;
2. 這項調查是關於被指違反「第II部所訂罪行」的指稱或懷疑(第II部罪行即公務人員受賄、行賄、私營機構收受利益及財富與官職收入不相稱等罪行;
3. 披露者透露了這項調查對象的身份、這人正受調查這一事實,或這項調查的任何細節;及
4. 披露的對象,是被調查的人、公眾、部分公眾或任何特定人士。

而且,法例並不是禁止任何披露。第 30(2) 條規定,如果被調查人已被廉署採取任何行動,即發出手令、拘捕、限制資產、搜屋或扣留旅行證件,意即被調查人已經知悉自己被調查,上述的披露限制隨即撤銷;此外,法律亦容許披露者基於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作出披露。

值得留意的是,第 30(3) 條訂明,如果披露是為了揭發廉政專員、副專員(即執行處首長)或任何廉署人員的不法濫權不當行為,或者揭露對香港的公共秩序、公共安全或公眾健康安全的嚴重威脅,這種披露即視為「合理辯解」。

因此,梁振英講法律,但根本嚇不了誰。莫說是在法律下,揭發白蘊六的嚴重不當舉措(如有的話),根本就是法律下容許披露案情的理由;更何況,如果是應諸如 P & P (編按: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等要求而提供資料,更完全可視為合法權限下的披露。

所以,為了保障知情者,也為了撥開事態的迷霧,盡快引用 P & P 舉行聽證,事在必行。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