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律改革委員會檔案法小組委員是否有點精神錯亂?

2018/12/15 — 22:07

法改會公布檔案法諮詢文件(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法改會公布檔案法諮詢文件(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醜婦最終都要見家翁 , 法律改革委員會檔案法小組足足花了五年漫長歲月 , 最終炮制了一份雖不至慘不忍睹 , 但也頗為不堪的諮詢文件。細閲整份諮詢文件 ( 加上從法改小組主席廖長城在十二月六日發佈㑹上的發言 ) , 只覺得檔案法小組袞袞諸公仍未忘在替政府現行制度辯護,令人憂慮的是 , 法改小組在甚麼諮詢過後甚有可能會為香港人立一條極為保守的檔案法。

為方便討論,先介紹一條完善 ( 不一定是完美 ) 的檔案法應該最低限度具備些甚麼條款:

第一,檔案法應該適用於所有政府部門及受公帑資助的主要機構 ;

廣告

第二,政府要設立一個由專業領導的檔案局並賦與它法定的執行權力 ;

第三,公職人員要為所有的公事開立完整、準確、可靠的檔案,包括電子檔案 ;

廣告

第四,檔案存廢的處理必須透明,不容任意銷毀 ;

第五,檔案價值的鑑定、移交和最終的保存需在檔案局的指示下依法而行 ;

第六,公眾査閲歷史檔案的權利必須平等及享有被拒查閲時的上訴權 ;  

第七,查閲豁免的範圍必須清晰交待及不應容許有永久不公開的公共檔案 ;

第八,設立獨立及具廣泛代表性的委員會監察檔案局的運作 ;

第九,依法懲處違法的公職人員。

這些條文及法律要求,在絶大部分有實施檔案法的國家或地區,都是很普遍的。簡單來說,檔案法要求的是政府人員在履行公務時立檔、存檔 ; 公事完成後將相關的檔案移送到檔案管理當局給專家鑑定 ; 具歷史價值的,就再移至檔案館作永久保留 ; 進了館的歷史檔案,在封存期過後就要開放給市民查閲或使用,違反規定的公職人員,需要接受法律制裁。

但我們的法改小組,似乎對某些關鍵性的條文很有保留,甚至傾向於否定。它們似乎不認為檔案局有需要由專家領導 , 借口是本地沒有足夠的專業人材、對應否賦與檔案局法律權カ去執行其權責又含糊其詞 、 對違法者依法懲處及成立民間監察議會有保留、對法律延伸至受公帑資助的公營機構又認為時機未成熟。更甚者,對歷史檔案的最終開放及市民的知情、查閲及利用權更隻字不提,將相關的法律規範推卸給法律改革委員會另外的一個專責檢討政府資訊自由立法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的小組。亦即是說 , 如果政府最終只肯立一條檔案法 , 不肯或拖延替資訊自由立法的話 ( 這個可能性極大 ) , 香港人又要硬食一條殘缺的、無约制力的,立了等如無立及較現行單靠所謂強制性指引的管理模式更差勁的檔案法。

這個檔案法小組一方面花了五年 (不是五個月呀!) 的時間去研究,最終認為立法是有必要,但一方面又直接或間接地肯定現行運作的模式,精神似乎有㸃錯亂 !


朱福強
檔案行動組副主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