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律界吳三桂

2016/9/10 — 14:46

何君堯

何君堯

在今天《明報》的一篇專訪內,何君堯說自己不是「西環契仔」,而就此他聲稱「自己從事服務型行業,要建立人際關係,光譜愈寬,對自己愈有幫助」。他還反問「就算我是西環契仔,又有什麼問題?」

何君堯這些話(我認識的《明報》並不是一份會斷章取義「屈」人的報章)簡直令人譁然。原來,對他來說,與西環關係好是為了他的生意建立人際關係。那麼,這很容易使人質疑,他從政有是否為了與光譜寬的人士建立人際關係,有助自己生意、而不是為市民服務?如果我是西環,就更會懷疑,何君堯是否只是為了賺錢才拉攏國家?而如果他是「西環契仔」(他問如果「是」又如何),他就是身為作為資深法律界人士,但都竟然無視《基本法》禁止中央/內地政府機構干涉香港事務的人。就此,他就成為了「西環」干涉香港選舉、議政的工具。

為了仕途去靠邊。理應作為制度守衛者但竟然為中聯辦干預香港「帶路」入議會(而就這一點,何君堯自己認或不認是「西環契仔」其實不重要,重點是他當選後的確就選舉有鳴謝中聯辦,間接承認中聯辦在選舉的角色)。這與當年吳三桂為了榮華富貴靠攏滿州人,然後作為邊疆守關者還竟然為清兵開關、為清兵入關開路與帶路有何分別?我相信,要說何君堯是法律界吳三桂,他實在「受之無愧」。

廣告

* 註:以上只代表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廣告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