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治社會下 停課令絕不兒戲

2016/3/23 — 18:15

澳門廣播網站截圖

澳門廣播網站截圖

【文:霍梓楠@教育工作關注組】

3月21日清晨的澳門鬧出因「停課演習」出現的誤報停課事件,令澳門廣大家長學子狼狽不堪。有關詳情可參看費特的短文〈玩殘學生家長的「停課演習」〉。

廣告

法治社會下 停課令必須有法律根據

事實上,停課令絕對是嚴肅的決定,不僅對學生與教職員的安危及社會運作有極大影響,而且從「法治」而言,執行此令的人員必須有相關法律授權。澳門有關發放惡劣天氣停課令的根據,見於第246/2013號社會文化司司長批示(註一)。批示清楚列出不同學校在何種熱帶氣旋及暴雨的情況須繼續教育活動或停課,以及要求學校預先制訂應變計劃。

廣告

大家應該還有印象,大概兩個月前,香港亦有一次緊急停課事件。當時天文台已預告異常嚴寒天氣持續,但教育局發言人早前卻只表示「家長可因應學童健康情況以決定是否上學」。在教協及教聯會的緊急呼籲下,局方終於在1月24日下午宣佈所有幼稚園、肢體傷殘兒童學校、智障兒童學校及小學於1月25日停課。

每當局方宣佈停課,市民瀏覽局方網頁時,會發現一則特別通告,其中後半部份引用法律條文,說明法律賦予常秘權力,准許教職員在停課令下緊守崗位照顧已返校的學童。現節錄如下:

……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所授權人士已根據《教育條例》(第279章)第83(6)(a)(ii)條的規定,向基於運作需要或安全理由須在停課期間 進入或逗留在校舍的教職員及學生發出書面准許。

事實上,常秘透過傳媒(而不是發送書面命令及刊憲)宣佈學校停課,也有法例規定。《教育條例》(第279章)第83(1A)列明:

(1A) ……如常任秘書長覺得任何校舍內的人因惡劣天氣而即時處於或即時可能處於任何危險的境況,他可透過電台、電視、報章或他認為適當的其他方式作出公開宣告,暫停有關學校在該校舍內的營辦。

筆者留意到2001年前並沒有此條例。此條例的出處可在立法會文件 Education (Amendment) Bill 2000找到(註二)。修例前教育統籌局(教育局前身)一向透過傳媒宣佈學校因天氣惡劣而停課,但其實沒有法例可依。文件說明(1A)的作用在於「正式化」(formalize)教育統籌局運用此權力。筆者認為此修訂彰顯「以法限權」的法治原則,並避免當局輕易以其他原因透過傳媒公佈停課決定。即使是下達關顧民生的行政指令,政府也盡可能只運用法例賦予的權力。

今次局方的停課令雖然合法(「嚴寒」可歸類為惡劣天氣),但因其反應遲鈍而被部分市民詬病。局方可通過諮詢學校,考慮制訂嚴寒天氣停課及活動指引。

社會期望中學生不停課的合理解釋

然而,「法治」並非僅僅局限於服膺相關條文。社會普遍贊成教局決定,認為在異常天氣下應以停課保障年幼及智障學生的安全。至於中學生應否停課,則網上討論氣氛熱烈,特別不少中學生感到「不公平」,而局方始終沒有作出解釋。Tom Bingham(2013)闡述政府「權力的行使」提到(註三):

各部大臣和各級公職人員在行使所享權力時必須真誠、公正,並依照法律授予其權力之目的,不越權,亦不違理性。

上文已闡釋了「不越權」的涵意,而政府解釋行政決定可體現「理性」。筆者明白政府的決定總會有所爭議,可是政府如可作出合理解釋(尤其在沒有保密需要的情况下),公眾會較易接受。筆者估計中學不停課的合理原因,是教局認為中學生的自理能力較高,會自覺穿著足夠衣物及採取適當保暖措施。然而,有些支持中學停課的理由其實值得參考,例如課室通常沒有供暖設備,以及這次嚴寒天氣實在太反常。學校可以通過觀察當天中學生的身體狀况,向教局提出意見。

所以,從「法例賦權」及「合乎理性」角度,香港教育局的做法雖然或有改善空間,但落實決定過程中大體尊重「法治」。

澳門須將事件提升至法治層面

說回今次澳門教育暨青年局及官方電視台澳廣視合演的大龍鳳,筆者不妄加判斷這種「演習」安排及手法是否恰當及有必要;可是消息一旦被誤傳,甚至已由傳媒公佈,是極度嚴重的失誤。筆者相信,法治社會下的公民有責任監察政府行使權力是否正當,可惜現時市民一般不會質疑行政指令的正當性,通常只會根據自身利害關係作出批評或支持。故此,筆者建議澳門市民促請政府承認這是法治層面的失誤,並作出嚴肅追究及檢討,而不是把事件定性為一般疏忽,僅對市民致歉就草草了事。

 

註一:第246/2013號社會文化司司長批示。取自

註二:Education (Amendment) Bill 2000.

註三:Tom Bingham(2013)、陳雅晴(譯)。《法治——英國首席大法官如是說》。香港:商務印書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