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治」不是「法紀」,更不是「王法」

2017/8/21 — 14:25

佔領運動期間,有人反佔中,說「法治」受到破壞,要維護「法治」云云;黃之鋒等16名少年人被判重囚,又有人說犯法者受制裁,以儆效尤,維護了「法治」云云。

他們所說的,其實不是「法治」(rule of law),而只是「法紀」(law and order),或中國人所說的王法。

中國人喜歡講王法:「光天化日下這樣強搶良家婦女,還有王法嗎?」,或像周星馳《功夫》裡鱷魚幫大佬馮小剛說:「這麼漂亮的一個女人,就因為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就被你們給抓到這兒?還有王法嗎?還有法律嗎?」王法者,統治者訂立出來維護社會秩序和法紀的工具而已!

廣告

如果有人犯法就等於法治被破壞,那麼社會上天天有人犯法,難道法治天天被破壞?

如果懲罰犯罪的人,以儆效尤,就是法治,那麼有一群人抓到強姦犯,用私刑毒打一頓,然後遊街示眾,也可以達到同樣效果,又何須交給法律處理?

廣告

法治的意義,不是懲罰犯罪,以儆效尤,而是背後的一套法律理性,當中最少有三個特點:

(一) 可預測性 (predictability),法律必須公告天下,讓人民清楚知道什麼行為會有什麼法律後果。一旦公告,就不能輕易修改,如要修改,一定要有充份的公開討論和共識;

(二) 普遍性(universality)和一致性(consistency),如普通法的先例,同類案件的判決不能偏離;

(三) 以上兩點,最終是為了達到法律的公平性(fairness);

而法治最核心的部份,就是要防止任意性(arbitrariness ,或德文的Willkür),執行法律的人、有權力的人,不能因為個人喜好或自私的目的,任意行使其權力,而必須按照上述法律的理性,達到公權力行使的可預測性,從而達至公平和公義。所以法治和人治是對立的。了解這點,則可了解法治的要義,不理解,講其他什麼「依法懲處」、「以儆效尤」等等,都是廢話!

有人犯法,受到懲罰,不等於法治,重點是相關的懲罰是否合乎上述的理性。一句「求仁得仁」,不等於任何裁決和懲罰都是合理。有人犯法,不會立刻破壞法治,有人犯法,公權力不按照法律理性執法,才會破壞法治。

所以,法治最高、最能夠體現的地方,就是憲法。因為一般人民沒有任意行使權力的能力,他們只有守法的義務,只有政府才有能力行使公權力。政府若能遵守自己訂立的憲法,則整個社會都能隨之建立穩固的法治基礎,相反,政府連自己訂立的憲法都不遵守,卻要求人民守法,那只是以法統治(rule by law),即中國人的王法,不是法治(rule of law)。

可是,香港今日還有很多人搞不清楚這些。人大胡亂釋法,甚至假釋法,真改法,不斷設下重重額外的關卡,無限期拖延自己在基本法許下的普選承諾﹔法律毫無可預測性可言,昨天的宣誓還是合法,宣誓人明明已經行使議員職務,但明天一釋法,昨天的宣誓又變成不合法﹔中聯辦和內地官員天天公然違反基本法22條,干預特區內部事務,說三道四,指手劃腳﹔特首犯法,不但沒被檢控,還向調查和揭發他的人報復,「天子犯法,庶民獲罪」。看著這一切,這些高喊「法治」的人都沉默,但一看到無線新聞有人示威、衝擊、佔領,就像鸚鵡一樣叫:「法治」、「法治」、「犯法就是不對」,不是葉公好龍是什麼?

西方文明優良的法治傳統,來到中國人的地方變成「王法」,充份體現晚清以來中國現代化的口號:「中學為體,西學為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