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院何不政治歸政治?

2016/11/17 — 11:50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 攝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 攝

梁游宣誓案,高院法官區慶祥裁定政府勝訴,取消梁頌恆及游蕙禎的議員資格,禁止立法會主席為二人監誓。雖然區官判詞強調裁決無受人大釋法影響,但觀感上很難令公眾釋疑,水洗不清。搶閘在法院判決前的人大釋法,明顯是中央要指導香港法院,又如何叫公眾信任法院?

官司除了看結果,判詞完整陳述以理服人同樣重要。閱畢區官的56頁判詞,有兩個重要問題值得討論。

其一,是法庭什麼情況介入推翻立法會主席的裁決。上屆立法會,梁國雄議員提出司法覆核,挑戰主席曾鈺成「剪布」的合法性,上訴至終審法院,梁國雄節節敗訴。法庭貫徹的原則,是不干預立法會主席議會內部事務的決定。

廣告

不干預,不等於無權,而是考慮到,立法會主席的決定除了建基於法例和議事規則,還有政治因素。法庭不適宜判斷立法會主席包含政治因素的決定是否恰當。

梁游宣誓案中,代表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的資深大律師翟紹唐向法庭指出,立法會主席決定給議員第二次機會宣誓,因為主席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有責任為議員監誓,議員首次宣誓不成,不等於「拒絕或忽略誓言」,立法會主席無理由被阻止行使憲法責任,民選議員的權利亦應捍衛。

廣告

區官判詞模糊之處,是沒有清楚界定,法庭什麼情況應該干預或介入立法會事務,推翻立法會主席的決定?什麼情況不應該?「不干預原則」的界線是什麼?公眾難免要問:為何一時一樣,干預與不干預的準則在哪?

如果「國家領土完整」大過天,硬將《基本法》第104條關於議員宣誓事宜界定為不屬於香港內部事務,要依賴人大常委會釋法,那無話可說。但法院的角色,不是三權合作,配合主子,而是保障市民權利。官告民的官司中,法院有否考慮到市民的權利?這正是第二個問題。

其二,關乎民主選舉的精神,縱使不喜歡選舉結果,但必須尊重選民的選擇。美國剛過去的總統選舉是最佳例子。無論希拉里如何討厭對手特朗普,又嘲笑其支持者為一籃子的可憐蟲(a basket of deplorables) ,最後她也得尊重選舉制度及結果。同樣道理,梁、游二人行為不當,但不容否定的事實,是梁、游分別獲得37,997票和20,643票授權,是正式選舉制度產生的民選議員。法院有責任保障香港人選舉權和被選權的《基本法》第26條,及立法會主席當初給予議員第二次宣誓機會背後的考量,又是否得到法官充分考慮並在裁決時得到平衡?抑或區官「秤」過以上因素但最後認為梁、游二人行為不當程度嚴重到須禠奪二人議席?可惜,56頁的判詞多次提到「一國」的重要性,但完全沒有着墨選舉結果(即使如何不同意)應否得到尊重。

梁、游不當行為極端,法官較容易裁決並得到公眾認同,但假如下一宗類似案件的案情沒那麼極端,法庭又如何拿捏?社會嚴重撕裂的當下,法庭應更加慎重,不輕易偏離「不干預原則」。

順帶一提,《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提及兩種截然不同的情況﹕一是該人已就任,必須離任(“vacate office”),二是該人未就任,必須被取消資格(“disqualified”)。區官頒令時兩種不同情況的關鍵詞disqualified及vacate都包括,有效日期為10月12日宣誓當天。「就任」12天後「被離任」或「被取消資格」,問題還小,若不幸將來有其他人「就任」一年後才因宣誓爭議而「被離任」或「被取消資格」,問題更大。

立法會是政治場所,立法會主席的決定是政治決定,法庭應儘可能避免淌渾水、攬上身。政治歸政治,終審法院樓頂的正義女神雕像矇着眼,毋須政治正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