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不願深入思考分析的勇武抗爭

2016/2/23 — 21:51

以勇武為綱領,以本土為依歸的「本土民主前線」的 Facebook Cover Banner。(圖片來源:本土民主前線)

以勇武為綱領,以本土為依歸的「本土民主前線」的 Facebook Cover Banner。(圖片來源:本土民主前線)

【文:Cheng】

上世紀美國黑人民權運動,世人以非暴力馬丁路德金為英雄,然其英雄路到底是誰鋪就?馬丁路德金遇刺後幾日,美國國會即通過新民權法案,非暴力居然能壯大至此,使得各界感動從而導致民情洶湧難以收拾。

廣告

究其因由,卻是另一邊廂的勇武抗爭者早就令美國政府焦頭爛額,不得以而死保住相對較溫和的馬丁路德金,不敢過分打壓,這才讓其有空間慢慢發展至該等地步。

以史為鑒,倘問勇武抗爭之目的與定位為何,我會答:勇武並不是為了成為英雄,而是為了成就他者的英雄路。

廣告

按此概念,則本土派所該走之下一步其實頗為明顯。

有一點要先搞清楚:本土派支持者從何而來。

香港和世界其他地方不同,普遍政治水平較為幼稚,而香港人的政治光譜亦比較接近一條直線:從建制,到中立「港豬」離地中產,到泛民「左膠」「大中華」,再到本土。

一個明明是政治冷感的「港豬」,直接跳到勇武本土這一方,你信嗎?

如果連至右的高登也曾經是「大中華膠」天下,大家就應該知道,本土派要爭取的目標其實並不是在中間的眾多政治冷感者。

一個人要支持勇武抗爭,他首先要對香港政治情況有基本認識,方能眼看泛民無能建制無恥而蘊讓義憤,從而一朝頓悟非勇武無足以帶來變化。

「左膠」泛民要割席,要批評本土,是因為他們的爭取目標正是那些號稱中立者。

反過來說,本土派呢?本土要壯大,需要的卻是令原屬泛民的走過來。 簡單一點來說,就是泛民拉「港豬」,本土再拉泛民的人。

而人盡皆知的是,以梁振英作風,至少兩年內(梁振英任期剩兩年)本土派還真不愁缺乏從泛民轉過來的新支持者。在此環境下,再過於花時間打擊泛民其實真的很浪費力量。

本土派真正應集中精力者,是實際影響力之提升。 想想如何真正令建制一方(包括「中立」港人,尤其是警察家屬)首尾難顧,從而迫使其退讓以求止蝕。

需知香港人出名健忘,習慣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再大的新聞轉眼即忘,且習慣後即視為尋常。

這是因為人非機器,是會精神疲勞的,不可能對一件無關性命之事(即便此事會損其利益)長久保持高度集中。此係演化之產物,只可順之,不可逆之。

不同於ISIS,對普通人而言,並無「身邊人被砍頭」的切膚之痛。因此ISIS手法縱然千篇一律,國際社會都不敢掉以輕心;而抗爭則不然,一些預料之內的小打小鬧,他們是「睬你都有味」。

(有一點很重要的是:斷不可低估對手。建制與「港豬」一方有的是資源,勇武抗爭所能傷者不過九牛一毛,絕不應自視過高將目標定為令對方損失慘重無法承受。較為可取的是令對方無法預測, 難以提前作出計劃而導致顧此失彼。)

是故要提升本土派之實際影響力,必須建立一源源不絕之抗爭模式,手段/程度必須多變(本欲云「無限提升」,但未免強人所難)。 年前反水貨,「鳩嗚」團執行得可謂成功,反水貨/阻自由行之目的亦確實達到,但從整體抗爭策略上看則尚有進步之空間。 君不見保持不變抗爭方式持續數月的後果,就是被一般人習慣與無視?

本土派必須把握眼前兩年,做好以下五點:

1.從動員力下手,轉化支持者為實際參與抗爭者;(而非繼續對泛民窮追猛打以招攬新支持者)

2.確切思考戰略,當清楚每一次行動之實際目的為何;(所有行動都是有代價的,同類型行動的marginal benefit會diminish,導致下一次行動迴響不如以往)

3.強化戰術訓練,降低抗爭者行動時被捕或受傷之風險;(出post提醒平時出街應常備甚麼裝備即是一連「鍵戰」也可對抗爭有所貢獻的例子)

4.完善後援補給,支援被捕或受傷抗爭者,當中最重要的,其實是錢。

(香港人有一個迷思,認為一個人必須毫不利己完全不碰錢不可「cap水」才值得支持。 其實在抗爭路上,這個「怕蝕底」香港人核心價值真的很應該要想辦法除去:一個領袖有無私心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沒有為私心而在關鍵時刻放棄抗爭目標,如此即可。

本土派最缺乏的,是一各方信服有號召力的領袖,如果單憑金錢動機即可使有能者願擔此任,那其實是再值得不過。)

上面四點於兩年內有迫切性要做到,而另外可稍緩上一緩的,卻是至關重要的最後一點。

本土派在行武力抗爭時只要明白個人危險以及法律後果,並不需要害怕拖累抗爭。 這是因為動武目的本就是以非常手段要迫建制(短期目標應是警察)向溫和派叩頭,而溫和派則只要定期確實割席即可免受(或降低)勇武的副作用(輿論)所影響。

說到此處,諸君應可明白本土派應該要做的第五點是甚麼了:當從本土一脈中切割出一「本土溫和派」,理念儘可張狂但雙手絕不可沾血,用以收割勇武一系所栽種之果實,免為現今的泛民「左膠」所偷。

勇武抗爭與六七暴動最大的分別是前者由不同個體自發,後者由共產黨指揮。 因此遭遇輿情不佳,共產黨叫停即停,而勇武抗爭者則不受影響只會生生不息。

今日本土派受全城同聲一罵,其實正代表本土派的路沒有走錯,對方確實遭受了預料之外的損傷。只要繼續下去,當建制與警察終於發現強硬對待本土派行不通時,他們自會重拾(他們常說但從不瞭解的)理性,開始思考如何才能真正保障他們自身的利益。

The night is darkest just before the dawn. 大家加油。

 

作者簡介:九十後香港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