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主派堅守「和平理性」,毋懼暴力本土派「勢不可擋」!

2016/3/20 — 1:06

2.28新東補選,翌日凌晨,各候選人均在調景嶺點票中心等候結果。

2.28新東補選,翌日凌晨,各候選人均在調景嶺點票中心等候結果。

無論是由於形格勢禁,或者因為潮流所趨,早前公民黨在題為〈為香港而立---本土、自主、多元〉的創黨十週年宣言中高調凸顯「本土意識」,作為該黨未來拓展工作的重要理念和綱領,惹來媒體中人的議論。  筆者認同本土意識的論述和探討,其意義在於鞏固和發揚香港固有歷史和文化特色,以及捍衛本土核心價值,從而抗衡一國一制的干預,防範香港被大陸化,正是多年來香港民主運動發展至今的本土政治醒覺和信心重拾。  如此看來,這是泛民主派面對政治現實趨變的必然適時調整,本來無可厚非。 可是,筆者怕的只是泛民主派過度演繹暴力本土派的影響,失卻方寸而自亂陣腳。

回顧新界東補選結果,顯示公民黨的楊岳橋在各泛民主黨派力挺下最終險勝,得以保住立法會泛民陣營關鍵一票。 此役選戰中香港本土前線梁天琦得票六萬五千餘,佔總投票率逾15%,足以顯示其政治實力,其後更聲稱保守派、泛民主派和本土派的鼎足三立之勢而成。  梁天琦曾揚言暴力無底線,筆者視之為「暴力本土派」。  不少政論者表示「暴力本土派」深受年輕選民擁戴,且日漸增多,日後在選舉競爭中將會「勢不可擋」,更有人指稱泛民主派已落後於形勢,必須在抗爭策略上以至理念和原則上有所調適云云。 可是,筆者所擔心的,並非泛民主派的影響力被削弱以至在選戰中選票流失,卻是泛民主派面對嚴峻環境時進退失據,甚或背離「和平理性」大原則的危機。

記得補選結果公佈後,楊岳橋表現出的君子風度十分得體,接受傳媒訪問的言談間對梁天琦大表贊許,並有意無意間表示泛民主派和本土派仍有協作的「空間」。 不過,筆者以為這只是楊岳橋一廂情願的主觀願望而已,因為梁天琦已直率回應,言下之意泛民主派和暴力本土派之間根本沒有妥協和迴旋空間的奢望。 事實上,在理念原則和抗爭策略上兩派根本殊途而不同歸,各自偏行己路。 進一步來說,筆者認為是時候清楚說明,泛民主派不必再半掩琵琶,正式與暴力本土派割蓆分道。

廣告

首先,經歷多年的發展和整合,仍然維繫在泛民主派圈中的不同黨團,基本上仍是奉行「和平理性」,對無底線的暴力行動並不認同。  深信「和平理性」理念的抗爭者必須摒棄暴力,因為以暴易暴只會導致更大、更惡劣和更嚴重的暴力報復,形成無休止的惡性循環。 畢竟時至今天,香港政黨仍是以議會政治為主和街頭抗爭為輔的參政議政模式,並不是鼓吹城市巷戰的革命和搞奪權的顛覆方向。 「以武制暴」的激烈手段蓄意傷及無辜,以至所謂無底線暴力思維觸發的行動只會愈演愈烈,完全並不可取,最終還是會在掌權者的強勢鎮壓下被屈服,甚至玉石俱焚。 

筆者明白,現實上經歷過這些年來以「和平理性」原則推動的不同抗爭策略和多次公民運動,在爭取民主政制上結果還是沒有成效,難有寸進甚或迂迴倒退,確實令人深感沮喪、無助、無力和無奈。 不少人,尤其是年輕人,因而質疑以至否定「和平理性」的原則,訴諸暴力而走向激烈行動的路線。 筆者理解這樣的思路趨變,但是絕不贊同。 在抗爭歷史的長河而言,滾滾湍流過的二三十年只不過是滄海一粟,爭得朝夕固然可喜可賀,反之期以百年又如何呢?  不少抗爭人士窮盡一生之年都是堅持和平抗命以至捨身取義,讓後繼者秉承不變的心志,年復年代復代的奮鬥下去。 歷史變化的現實縱然冷酷無情,只有人心和信念永存,希望仍在。

廣告

有朋友從累積角度計算,表示同情和支持暴力本土派的年輕人不斷增加,因而聲勢壯大將會銳不可擋。 筆者的看法並不完全相同。  大多數年輕人的激情會隨著年歲的增長而減退,二十歲時曾經擲石拋磚,以至放火燒車,恐怕三四十歲時只會在街頭旁觀熊熊烈燄,五六十歲時該只會面對電視屏幕的映象感慨不已。 筆者以為世代年齡層的隔閡和彼此牽引的張力相對穩定,不會過度傾斜而形成所謂「勢不可擋」的局面。

當前政治形勢無疑嚴峻險惡,筆者仍然深信泛民主派必須堅守初衷,以「和平理性」作為政治抗爭的基本原則,繼續走該走的路,實在毋懼暴力本土派的崛起和衝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