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主派應該立即公開為湯家驊辯冤白謗

2019/5/31 — 14:50

湯家驊(TVB截圖)

湯家驊(TVB截圖)

逃犯條例修訂,政府祭出新建議,剔除七項罪行免於移交,當中包括多項與色情活動有關的罪行,尤其是一項「與年齡在 16 歲以下的女童性交」。

網上忽爾群情洶湧,都說新建議並非是為了劉鑾雄,而是為了湯家驊度身訂做。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呢?湯家驊接受訪問時,明明表達對於政府的新建議「覺得遺憾但理解」,身為夜場董事和中港兩地的法律專家,相信他一定為香港繼續成為性罪行的逃犯天堂而十分心痛。

我覺得湯家驊某程度上都值得人欽敬的。他身在民主派時,至少在兩次政改投票時都沒有叛變,公開的言論是一回事,行動上又的確記不起他做過什麼嚴重損害到泛民基本立場的事情。後來轉換跑道,更加忠於角色事事盡忠。尤記得去年山竹襲港,連建制派議員都對林鄭口誅筆伐,湯家驊是第一個撲出來撐林鄭不停工不停課的決定(而根據報導他的後庭也被受山竹蹂躪)。若說特區政府還有什麼原則可言,那就是不論能力不問誠信,忠誠度越高回報越多。見到湯家驊在夜場以外盡力跳忠字舞卻得不到分數,實在是聞者傷心聽者流淚。

廣告

說到流淚,是否正正是那個「淚灑雪廠街、閃卡藏西環」的都市傳說,成為他日月精忠出仕報國的包袱?如果各位上網谷歌「湯家驊」,尾隨的搜尋建議往往是「十一」, 這應該理所當然毫無疑問是指湯家驊在香港資深大律師的排名是第十一位(聽聞近期因為有人退休,湯大狀的排名會上升一格,不再是湯十一了)。但可能因為孟加拉效應,「十一」卻在假新聞充斥的網絡上,被說成是「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這十一個字的暗示。然後一個繪影繪聲的傳說就此形成,我個人認為很大可能是周融之流在未有「幫港出聲」或「香港 G 報」等網上媒體時,針對仍是 23 條關注組的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湯家驊的自家製作新聞:2004 年立法會選舉前一個風雨如晦的晚上,泛民主派收到消息,即將出版的某周刊將會爆出泛民某候選人的大新聞,泛民於是齊集於雪廠街舊政總內給立法會議員使用的會議室急謀對策。當事人聲淚俱下,其他泛民成員紛紛給予諒解和支持,最終不知透過哪種力量,當事人沒有成為封面主角,只是有關報導的視像素材,一直像國寶級文物一樣被國家所珍重。

先旨聲明,這種有如政壇聊齋的傳說,對其細節我是不大相信的;如果是事實,這麼多年來怎會沒有人爆出來?連當年嫉惡如仇的黃毓民,指罵泛民一直不假辭色,但在議會 8 年卻也不仗着有特權法的庇護下大玩毓民踢爆,除非他們是殊途同歸的同路人,否則實在難有合理的解釋。但如果是建制內部有人利用這種少女漫畫式的幻想情節來壓抑湯家驊愛國愛港的持久性願望,我覺得泛民中人尤其是新一輩的泛民,應該完全捨棄上一代的顧忌,為湯家驊解除這包袱,並向市民一次性的交代清楚關於湯家驊的事實。當年諸葛亮在北伐途中,聽說昔日舊友徐庶,在魏國政權當官只能做到御史中丞,當即大嘆「有冇搞 L 錯」,說這麼有才能的人,賊匪偽政權為何不重用。人同此心,泛民應該有人立即召開記招向市民釐清事實,我尤其對公民黨和楊岳橋寄望甚殷。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