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主派與本土派 根本是競爭對立

2016/2/29 — 3:47

一直我都表態支持楊岳橋,同時一直以來我都拒絕以『棄保論』、『大局論』去打擊梁天琦。若果說我認識的楊岳橋,是一個禮數周周、不居功搶位、前後有度的君子;那麼我印象中的梁天琦,也是為其政治信念認真的人物,雖然我不敢全然認同他們的理念;我也曾經向一位傾向本土的朋友留言,遺憾『道不同未能與謀』。更多的是我平輩的同學朋友們,或許說是6.5吧,他們不是絕對支持梁天琦,也不是對公民黨或楊岳橋反感,但對一種傳統的大局論說,感到非常厭惡,而在6-7之間猶疑。

或許我很明目張膽地點出,泛民主派與本土派之間根本就是競爭對立,而和過往溫和中間激進的分野,截然不同,講大局反而是強化一種讓路的信息,惹起更大反感。但我自己說到底還是有些少想法 - 不站在同一陣綫,彼此競爭也好,或許大家都避免對方去找自己這邊麻煩。我承認是很困難的,太多前塵往事和立場根本相異,很難有條件去維持一種較穩定的『武裝中立』狀態。

我理解很多朋友對局面的焦躁,但不認為『和理非』和『勇武』兩者格外之處,能有撼動現有格局的可能,兩者間是道德問題的討論,也或許是操作問題,如何累積更大力量的爭議,但不是政略問題 - 我們沒有能力去主動改變導致威脅的勢力格局,但我們有能力團結本地社會,去等待專制政權國度內部崩潰。也是這個原因,我取向是『先和理非』(以和理非作起點再因應時局)和『改革一國兩制』(而不是獨立和爭取維持現狀),也信任一個承諾革新議會的泛民候選人。

廣告

或許很多人都先入為主去論斷我作為傳統政治板塊下的身份,曾有嶺南師弟妹,聽聞我回嶺南學生會諮詢,便說『左膠來了』;但與其先入為主,我倒覺得自己的身位和觀點,才是最重要的依據。如果我們覺得每個人都各有不同觀點,也就不應以一個龐大的分類或路線,去笠住每個人;執着路線的人,會看見板塊,而不是百樣米養百樣人這個本屬自然的現象。

威尼斯共和國總督Andrea Gritti,在面對哈布斯堡帝國與法國交戰時,曾說過『謹容我為勝利的國王賀喜,為不幸的國王掬淚』。幸好,在民主政治底下,不再是中世紀的王國爭鬥,我們不用為此掬淚,但至少,我期望我支持的楊岳橋勝出,我絕對會為此賀喜;而我的胸襟,絕不會為周浩鼎留下半分位置。

廣告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