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可以拉布,不代表建制派也可以

2016/10/20 — 12:24

10月19日早上在立法會,建制派集體離場製造流會,令幾位非建制派議員無法完成宣誓儀式,也使立法會不能開展新一屆的工作。

過往泛民議員不時在開會期間要求點人數,偶爾因不足法定人數而導致流會,或利用冗長的發言去拖延一些在社會上有重大爭議的議案獲通過,以爭取更多時間讓議會作更深入討論和公衆諮詢,令社會得到更大共識。由於泛民在立法會内的議席少於一半,建制派可任意通過政府提出的議案,拉布就成爲議會内少數派唯一合法有效的抗爭手段,令立法會不致過分向權貴傾斜。拉布並不是每次都奏效,只要建制派有35人出席,就根本不可能流會。就算泛民議員集體離場以示抗議,建制派一樣可以開會表決議案。

相反,建制派基於人數上的優勢,在議案表決中戰無不勝,絕無需要用到拉布,也不存在使用拉布的合理性。今次建制派製造流會,意圖阻止兩位議員宣誓,理由是他們説過一些辱華的字句而不作道歉。姑勿論兩位議員的言論是否應該受到譴責,建制派故意製造流會去阻止立法會主席依法執行任務,公然蔑視法庭裁決,事態極其嚴重,並開了惡劣先例。以後當有政治需要時,只要40位建制派議員中有超過35人缺席,立法會立即停止運作,主席也無可奈何。

廣告

作爲立法會大多數的建制派,到底有沒有集體缺席的權利?法例上或許有,但政治上這肯定是不道德的。建制派在不公平的功能組別制度下,取得過半數的議席,盡攬各立法會小組的正副主席,早已大權在握。如今他們爲了政治表態,不惜褻瀆立法會議員的職務、濫用多數派的權力、架空立法會主席,這和少數派以拉布作爲抗衡當權者手段根本不能相提並論。建制派本身就是當權者,他們沒有需要也沒有資格用這種抗爭手段。非建制派能做的,不代表建制派也能做,這不是公平與否的問題,而是政治倫理的問題。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