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大帝國

2018/1/3 — 11:47

資料圖片:泛民主派議員

資料圖片:泛民主派議員

自雨傘雷動以後,泛民這個大帝國漸趨完成。

我們開始對「急危」和「恆常」兩種狀態出現認知誤差,次次都是「關鍵一刻」,但當你為議事規則修改感到焦憂,聽到「必死的決心」,但同時見到某議員開開心心搭帳篷,感覺十分微妙,會在想:這事是否真的如此必死重要?議員和選民感受差異極大,現實兩者的利益是否一致?感覺上議員只想打好工,返工放工。如果重要,議員應該要點做?當你覺得重要,你一定會做得好盡,至少你不會企係到講句我無輸就算數,起碼諗諗點樣「必死」。「我無輸」令人感到不安,一來是對結果感受差異極大,二來阿Q精神無限擴張的極緻,阿Q不面對現實,打腫臉充胖子將會失去改變的機會,停滯不前,最後不尋常的感知波動會造成選民的死心。

要命的是泛民打算將一時之策長期利用,雷動計劃是泛民運動的興奮劑,用了一次會有下一次,但是雷動的本質是反民主,正常選舉程序是:第一步政黨的自我定位和選民對政黨認識的互動,第二步選民思考那個政黨是利益共同體,最後選民投下神聖一票,今次選錯了,痛定思痛下次轉個好的,雷動計劃否定了第一步和第二步,因此造就選民和政黨利益不一致,選舉的真義是利益協調,資產階級的自由黨、無產階級的社民連、中產階級的公民黨都是如此,否定利益和階級就要死亡,本土派某程度滅亡的原因是看不到利益又要付出過多的代價,造就無數的「義士」,「義」只是一時的爆發,但「利」卻是永恆,在利益掛鈎的選舉,用自己的「義」換他人的「利」是不公平且不能長久。

廣告

長期來說是民主運動的自我屠殺。現在「關鍵一席」又在補選初選出現,大量無限的「大局觀」又再出現(議事規則修改之後),「大局人」你知道你在自殺嗎?因為數席的輸唔起而葬送民主運動的新血啊,失去了新兵的練功場,亦斷送了利益協調的機會啊,最重要的是你什麼都得不到;泛民為了保留自己萎縮的疆域而放棄自己的本質(階級,利益和理念),成為「泛民大帝國」,效率和立場凌駕於本質之上,變相初選選人只以強弱作標準,馬基維利式效率但無利益的選舉,最終會葬送民主運動。

建制派的「蛇齋餅粽」的成功是將利益和選舉合二為一,雖然手段為人不齒但實現由下而上的利益鏈,正所謂「選舉近了,有粽食」;胡主席(胡志偉)據聞是修電器起家的,反觀雨傘後政黨都是以一時之勢(共同的大局觀立場)登天,直搗立法會,梁頌恒和羅冠聰正是此例,號召力強但組織力和基礎薄弱,所以雨傘後政黨更要重視地區工作,重視人民和政黨利益的共生,讓人民需要你,這會比人大和立法會議席更為重要。

廣告

為政者雖辛苦但要努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