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如何應對公投?

2015/3/16 — 14:47

鍾庭耀提議用全民投票來處理政改的紛爭,政府的一貫回覆是:“公投”在香港既無憲制基礎,亦無法律地位,特區政府一定不會支持。

特區政府當然沒有 “憲制基礎” 將公投加入政改五步曲,但如果那只是一個「非約束性公投」(non-binding referendum) 或「参考性公投」(indicative referendum) ,特區政府是否就沒法律地位去做呢?要知道政府亦會以民調搜集民意,又何需基本法或人大授權?

以紐西蘭作為例子,無論政府或公民都可啟動非約束性公投。譬如就議會是否應削減議席、政府應否變賣國家資產等重大議題,公民都可在公投中表達意見,政府可用作參考卻無需必然跟隨投票結果。

廣告

如果特區能就政改爭議做一次非約束性公投,相信會得到市民支持。如果政府不做,亦不見得有甚麽法律根據反對港大民研計劃推動民間公投。

泛民對鍾庭耀的建議持開放態度,但前題是政府或建制派須同樣接受公投結果的約束。原因是泛民在公投輸了,便要接受831決定,但假如赢了,建制派卻無需跟公投結果否決831決定,政府便可輸打贏要。誰會玩這樣不公平的遊戲?從目前情況看,政府和建制派都不會參與公投對決,不單是政府沒把握一定勝出,更忌諱的是怕確立了公投的地位。沒有建制派的參與,泛民是否應該參與公投?

廣告

如果沒法透過公投去否決831政改方案,泛民參與的意義便是為了尋求市民授權否決政改。但不少泛民議員認為去年622民間公投,七十多萬人已授權他們否決不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幾十萬的群眾亦是因為反對831決定而參與佔領的,根本無需再重覆授權。亦有議員認為,否決一個不合理的制度是原則問題,不會因民意支持多寡而改變。

我曾經用過這樣的比喻: 如果三個人玩「包、剪、錘」遊戲,有兩個人提議一個遊戲規則,規定第三個人只准出包。在這種情況下,即使第三個人是少數(三分一),他亦可以反對到底。同理,現時831的決定是要限制泛民和其他不同政見者的參選權,和被規定「必須出包」的小孩沒有分別。一個不公平的制度,就算只剩下一個人,都可反對。

但作為支持民主的議員,怎能逆民意而行? 如果你是議員,將如何抉擇?鍾庭耀建議,只要有三分二的投票者支持政府的方案,議員便應通過。我當然尊重隨民投票的議員,因為三分二的確是大多數。但如果議員不想做「只淮出包的小孩」,我認為他們可按良知先否決政改方案,然後為逆民意行事而辭職,那也是一個負責任的決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