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已被重新定性為建制一部份了

2017/7/5 — 16:09

民主派見記者(蘋果直播片段截圖)

民主派見記者(蘋果直播片段截圖)

奶媽上台還不到一個星期,政壇氣氛好像突然緩和了許多。雖然,Java 這位自告奮勇的新政府與非建制派的中間人,早已被廢武功;奶媽與各黨派常設溝通機制,又沒有接觸長毛。但我們看奶媽那50新資源撥款建議,在葉老師的一唱一和之下,極大機會在立法會通過。當中的玩味實在令人難以看透,難道阿爺趕走了方丈,希望香港社會出現沉澱的苦心得到實現?

美德自知智慧有限,還是跑去找游老師請益。游老師聽到我的提問後,馬上更正我的說法,表示:「Java 只是新政府與泛民之間的自稱中間人,並非新政府與非建制派之間的中間人,因為泛民已經被重新定性,成為建制的一部份了。」

這就奇怪了!泛民甚麼時候成為了建制呢?美德一定要向游老師問個究竟。游老師繼續解釋說:阿爺是一位90多歲的老人家,那麼多年來的統戰手段,都是先把敵人分為主要敵人及次要敵人,而次要敵人就是要重點統戰的對像。回歸之前,阿爺的主要敵人就只有民主黨與支聯會,豈料在作法自斃的比例代表制之下,立法會變得非常碎片化,根本就不存在主要敵人這個對像了!這個情況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之後至佔領事件之中反映得非常清楚,阿爺要找個對手來談判,也「找沒有!」

廣告

泛民只是次要敵人   成重點統戰對像

當時,北南兩線的開明派驚覺水太清則無魚,沒有談判對手的香港,變相令阿爺對港的管治經常「打空拳」,找不到著力點。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之後,本土勢力崛起,從前的泛民一度只能靠邊站,甚至被牽著鼻子走。阿爺在這時候看得更清楚,他的主要敵人是人數較為少的本土派,而不是爛船還有三根釘的泛民。因此,北京之後,便開始為統戰工作進行鋪墊,例如,安排泛民可以單獨與張德江會面,便是一例。

廣告

直至,今年3月26日奶媽登極;阿爺放下了一萬個心,便出了天字第一號通令,各個香港單位要與泛民:「重建互動機制、等同建制待遇」。美德向來小心,聽到「重建」二字實在令人傻眼,難道泛民一直有私通阿爺?游老師續說:「非也非也,只是阿爺感到一直有愧於民主黨,2009年『西廠會』,民主黨其中一個合理要求,就是『常設溝通機制』。阿爺也認為那麼簡單的溝通聯絡工作,一所聯絡辦公事應該綽綽有餘,豈料西廠習慣了『有所聯,有所失聯』,在西廠失信的前提下,民主黨在其後的立法會選舉中,遭受到史上最嚴重的慘敗。造成阿爺也失去了一位主要談判對手。因此,阿爺覺得要先還民主黨一個合理交代;在這個基楚上,再擴展至體制內所有的泛民政黨。奶媽向各黨派示好的背後邏輯,便沿於此」。

穩住泛民   集中打擊本土

至於,「等同建制待遇」便容易理解多了!泛民至今仍是人多勢眾,加上反對港獨清晰,在議會碎片化的情況下,打慣遊擊戰的阿爺很明白,必須先穩住泛民這一大塊,集中力量擊殺本土派那兩、三位毛孩,才是上策。所以,便以禮相待泛民,什麼民生議題,權力分配,只要不涉及港獨與管治權都可以談,這不但有助奶媽施政,亦可麻痹對手,以免阿爺陷於多邊戰爭,處處火頭。50億教育新資源只是小菜一碟,往後的互動應該是好戲連場。因此Java根本是沒有角色的了!

阿爺對泛民的態度轉變,泛民知道的嗎?游老師低聲地說:「阿爺說泛民會感受到他們的善意!」在這個不明不白的情況下,泛民這群次級敵人,不是早晚也會被消滅?游老師猛然一醒,高聲道:「不用擔心,因為本土以外,阿爺最想處理掉的,是代表著『大亨經濟』的香港財閥;泛民實在安全得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