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帝國主義 — 「子選舉」引爆的道統問題

2018/1/26 — 21:46

袁海文、姚松炎、馮檢基

袁海文、姚松炎、馮檢基

在講這個問題之前,先為馮檢基的選舉權默哀十秒,繼雷動、政府DQ之後第三波政治鬥爭的炮灰。

和建制派不同,泛民是天生的抗爭者,雖然兩者都有民選成分,但是前者天生是政府的打手,位於政府核心的外圍,後者以民意和民主理念為認受性。既然稱為建制派,先天必然要維持體制秩序,就算派米、掌心雷都只能暗中做,更枉論抗命,他們的本質局限了他們的手段和不能認同體制外抗爭。泛民和政府是對手,但建制派只是政府手下,三者關係中,泛民比建制更有優勢。

面對政府的DQ,泛民舉行初選,初選得到民意認同成為立法會選舉的「子選舉」,手段上是馬基維利式的,好處是鞏固實力,民心集中,壞處就上文講左,有人擔心是建制派會滲透,但是根本沒可能,因為本質上建制派若然參與初選,就違反體制,想偷偷做都沒可能,因為裡面通通是泛民的人,要起底易得很,問題是初選的遞補機制含糊,plan A、plan B、plan C、現在還有個plan D,出事無人認頭,事實上,一群加埋幾百歲的政治老手有心搞選舉點會搞唔清楚,要明白大家都很成熟,機制含糊是為了更大靈活性!

廣告

問題來啦!大家不滿政府的不義而搞「子選舉」,初選的公平性和認受性必然要比立法會選舉更加好,比起政府的含糊,不義和搬龍門,泛民的優勢是透明度高、直接、清晰和公平覺悟,但現在初選制度的含糊、勸退基仔(我睇上網留意原來馮檢基的罪名是「老」)難免會令人覺得輸打贏要和搬龍門,九西就像是為姚松炎參選舖路,這種做法必定為姚帶來壓力,同時又侮辱民意。

另一方面,「子選舉」比起立法會選舉的矛盾危機在於由利益既得者(泛民)交流並制定選舉,同時他們又心有所屬。那麼你怎樣說服人你們比政府更有能力作為一個選舉的中立者?朱凱迪既有參與「子選舉」的交流但又是姚松炎的支持者,即使朱是大公無私之人,但不能消除懷疑,政黨利益的劃分取代了民意,最壞結果是「子選舉」引致民心盡失,唯一補救方法是-清楚公開所有初選的交流和製定流程和資料。

廣告

殊不知,泛民內的「建制派」比率比立法會的還要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