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怎樣光復一區 1】前言:遲來半年的沙田故事

2015/12/18 — 15:05

半年前,我們去了沙田乙明邨一趟,造訪新民主同盟丘文俊的區議員辦事處。

當時,《立場》剛展開一系列區議會專題報道,當中我們構思了兩個正好相反的角度:一是「泛民怎樣守住一區」,一是「泛民怎樣失去一區」。透過這兩個極端的切入點,我們期望梳理出泛民以至建制派長久以來在地區的一些部署。

廣告

題目決定了,就要決定「一區」。於是,我們先按照各區區議會近幾屆的議席變化,篩選了幾個可行的選區,後再相約當區的議員作初步訪談,了解構思可行與否。

「泛民怎樣守住一區」,我們很自然地選了葵青,一個多年來被視為泛民票倉的地區,並寫成了專題。(專題文章見此

廣告

至於「泛民怎樣失去一區」,我們最初打算說一個沙田的故事,因此在六月中,特地約了乙明區議員丘文俊傾談。

丘文俊

丘文俊

但訪問最終沒寫成……不是因為訪問內容不重要,而是對於區選專題,我們另有構思。「泛民如何失去一區」的題目,就此被放進抽屜 — 直至區選結束。

如是幾個月便過去。區選結果公布的那個清晨,坊間一地都是眼鏡碎。令我們驚訝的其中一個結果,是葵青區泛民損失慘重。原本坐擁八個議席的民主黨一夜間失去四席。顯然,在建制派以至西環經年累月的悉心部署下,葵青票倉不保了。

更令人驚訝的是,在長年被建制派主導的沙田區,泛民竟然大獲全勝。38 個民選議席中泛民合共贏得 19 席,與建制派分庭抗禮。我們當日訪問過的丘文俊,最終獲得逾 3200 票,高票連任。就連他的兩名助理,亦在鄰近兩區撃倒現任議員,成功突圍。

對於沙田區的區選結果,外間不少人都相當好奇。有說,泛民之所以大勝,全因建制派和西環掉以輕心,沒投放太多資源。甚至有人充當事後孔明,說沙田區選民向來明智,總是帶來意想不到的結果。

這些答案,顯然不是事實的全部。以資源論為例,西環沒悉心部署的地區也不止沙田一個,那何以唯獨這區脫穎而出?沙田街坊投票取向特別明智?那上屆沙田區議會僅得 8 名泛民代表,又如何解釋?過去幾年,沙田的社區環境並無大變(與北區相比),一個相對穩定的外來因素,為何會換來始料不及的選舉結果?

因此,在好奇心驅使下,我們在區選結束後重臨沙田,走訪來自泛民以至建制的議員,重新挖掘沙田的故事。

泛民為何能光復沙田?接下來,我們回到城門河東的乙明邨 — 這裡是今天丘文俊的議員辦事處,也是三十年前劉江華從政路的起點。

1985 年,劉江華開始從政,獲選沙田區議員,並出任沙田節青少年活動小組主席

1985 年,劉江華開始從政,獲選沙田區議員,並出任沙田節青少年活動小組主席

1985 年沙田區議會開會情景

1985 年沙田區議會開會情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