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怎樣光復一區 3】沙田票王麥潤培:我就是低層次!

2015/12/23 — 18:27

麥潤培

麥潤培

麥潤培為人其實幾串。

譬如說,提起民主黨,今年九月退了黨的他,完全不怕開罪,句句有骨:「離開是好黯然的,但能夠退到黨,啲票數又高過哂你所有民主黨的,我死而無憾呀真係。」有曾經跟麥潤培在地區合作的民主黨員批評他「口沒遮爛」、「自我中心」、「講嘢好無禮貌」,做事自把自為。

「我不怕得罪人的。」訪問中,他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口邊。

廣告

又例如,談到泛民在沙田大勝,他強調絕不因為「某啲政黨」做得好,甚至批評有民主黨成員根本「無乜做過地區工作」,只是碰巧建制對手做得差,不得民心,才得以取勝。

問他「做地區」的竅門,麥潤培自言研發了一套獨一無二的「機器」,是「出面個 market 無的」。再問詳情,他卻像擁有商業機密般,不願多講,「總之就是創新的地區工作」。

廣告

提到地區創新,黃英琦當年於灣仔區議會的經驗,被許多人視為楷模,麥潤培卻嗤之以鼻:「你講地區創新,要市民受先得架!」他話中有刺地自嘲,「我無佢哋咁高層次,我只能夠做啲低層次嘅嘢。」

偏偏,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自認「低層次」的麥潤培,卻在沙田利安獲得 3,938 票,不單成功連任,更成為沙田票王。沒有政黨支持、面對建制狂攻,仍然高票當選……無可否認,麥潤培在地區確實有自己一套。

某程度上,他串得起 — 不管外人喜歡與否。

*  *  *

今屆區選點票麥潤培宣布當選一刻(圖片來源:麥潤培 facebook)

今屆區選點票麥潤培宣布當選一刻(圖片來源:麥潤培 facebook)

退黨保高票

今次是麥潤培第二次當選。上屆區選,年僅廿四歲的他初次上陣,獲得 2,680 票,以 300 票之差,撃敗民建聯對手羅棣萱。當時,他仍是民主黨一員。

四年過去,他的對手仍是同一個,但這次卻贏得相當輕鬆 — 這次他票數接近四千,跟羅棣萱的差距由上屆的 300 票,一舉變成今屆的 2,200 票。

這四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最顯著的分別,是他的宣傳海報上,再沒有白鴿的蹤影。

由於我們參與黨內工作的時間漸減,地區及網上工作更吞沒了我們不少時間,根本無暇兼顧黨務,加上近日傳媒對我們團隊中麥潤培議員因不獲新東支部推薦出選之事宜過度渲染,為免影響黨務發展,我們唯有退出民主黨。

— 《退黨信》,麥潤培(及其餘六名民主黨員),2015-09-20

今年八月底,民主黨新界東支部舉行特別會員大會,決定區選推薦名單,會上兩次大比數通過不信任動議,不允麥潤培以民主黨名義參選區議會。到九月中,麥潤培在網上發表退黨信,以「無暇兼顧黨務」及「為免影響黨務發展」為由,公開宣布與另外六名年輕黨員一同退出民主黨,並以獨立名義參與 11 月下旬的區議會選舉。[1]

向來有不少人認為,政黨招牌於地區層面相當重要。畢竟,政黨資源較多,動員力較高,黨員們的互相交流、宣傳亦容易帶來協同效應,鞏固地區勢力。正因如此,麥潤培退黨後,不少政界前輩都警告他,沒了民主黨的支持,接下來的區選,他「輸硬」。

「周圍傳的消息是,你抵死啦,黨唔要你,輸梗喇你今次!你唔理個黨,你輸梗架喇!」

結果卻出人意表。

「我都估唔到,退咗黨仲升咁多票。你吹我唔脹吖!係咪先?」麥笑得招積。「同埋,唔獨立我都唔知道,原來我們利安的街坊有咁多唔鍾意民主黨的。」臨近選舉,他才驚覺,原來政黨的招牌可以是資產,但同樣可以是「負資產」。

例子多不勝數。「有人直接同我講,因為劉慧卿逼你走,所以我全家投你票。」他又想起選舉當日在自己選區的一幕幕情景。「個個都走來搭膊頭,話『你退咗黨,得架喇,投你啦!』」結果公布,麥潤培退黨後首次參選,竟比上屆多取近 1,300 票。

縱然如此,回想退黨一事,麥潤培形容自己感覺黯然。時至今日,他依然感到「好唔開心」,心裡仍有諸多不滿、無數怨念。但另一方面,今屆選舉結果出爐,他又自覺吐氣揚眉。「能夠退到黨,啲票數又高過哂你所有民主黨的,我死而無憾呀真係。」翻查資料,今屆區選,民主黨得票最多的成員是黃大仙區的胡志偉,得票恰好比麥潤培少 31 票。

不難聽出,對於民主黨,麥潤培充滿怨氣。他不諱言,這份怒氣有部分來自人事關係上的私怨,也有部分是由於以往在民主黨,做事充滿限制,有志難伸。

「會有好多『資深黨友』叫你唔好做呢樣、做嗰樣。點解佢咁叫呀?因為佢無做過囉!甚至如果我做得成功咗,佢咪話,係我教你咁做囉!」他連珠炮發。「(我)係好有怨氣架。」

怨氣沖天,正因為麥潤培向來喜歡新嘗試 — 而民主黨並不鼓勵。

「有黨,(做事)就當然無咁彈性啦!個黨要你做乜就做乜啦!」

記者就此事詢問民主黨新界東支部主席周錦紹,周炮轟麥潤培所言全為「謊話」,「你做任何嘢,(只要)係合法的,邊個阻到你?無可能的……絕對無可能。」他又指支部已經向麥潤培提供很多資源,有時甚至要協調他與其他黨員之間的意見分歧,但麥卻從不理會。「佢無多謝過我架,佢講嘢係好無禮貌嘅……對我。我會用『好無禮貌』去形容他。」

「有啲人以為做咗區議會就好勁。佢自己鍾意咁做就咁做。」周錦紹繼續抨撃。「熟悉他(麥潤培)的人都知架,佢講嘢有時係口沒遮爛,好自我中心。」

*  *  *

去年底,民建聯羅棣萱派月曆,麥潤培在網上呼籲街坊前往領取。

去年底,民建聯羅棣萱派月曆,麥潤培在網上呼籲街坊前往領取。

他的借箭技巧

臨近年尾,又是各議員辦事處大派年曆的時候。

去年這個時候,麥潤培在網上貼了一張相片。相裡有一個傳統大月曆,上面印有「民建聯羅棣萱」幾個大字。在相片旁邊,他如是寫道:

各位街坊,由於本人資金有限,今年只印了5000個2015年大月曆!得悉今日民建聯的幹事派發月曆,因此建議大家可以現在到利安邨七十一對出,排隊拿取月曆一個!

拿取時,請稱:麥仔叫我黎攞既!

他說,過去四年,民建聯的對手是建制派重點栽培的對象,大時大節總有大量「蛇齋餅糭」贈予街坊,「定時定候有梨派,派鮮奶添,仲要。」作為泛民議員,他資源當然難以匹敵,要抗衡就要動動腦筋。

「派鮮奶,好,我咪叫街坊,隔離有奶派,快些過去拎,拎完擺在我的辦事處,我再派比人。」就如上面月曆的例子。

派梨呢?他的方法更絕。「佢派雪梨,我就派環保袋,比街坊裝住個雪梨。」環保袋上大剌剌地印著「涂謹申議員辦事處」幾個字。「啲人行出來,咪好似變咗雪梨係我們派咁囉!」他的笑容,帶幾分狡黠。「這些叫借箭技巧。」

是有點取巧,但這卻是麥潤培地區工作的精粹所在 — 要因應對手的策略,動動腦筋,用新的方式應對。

「你有鐵票,我咪造啲鋼票出來囉!你要鎅票,我咪黐啲膠水囉,睇你點鎅。」這就是麥潤培的邏輯。「我的競爭心是比較大一點的,我係好好打的。」

如何造鋼票?怎樣黐膠水?過去幾年,麥潤培靠的是一部手機。

*  *  *

「一諗起手機,就諗起麥潤培」

「他們一諗起手機,就會諗起麥潤培。」

這四年任期,麥潤培想出了辦「手機班」,印好精美筆記,教授街坊買哪部手機,上哪個台,怎樣找 WIFI,怎樣用 Facebook、用 WhatsApp。「我每一個職員都識教手機,我係會有專業的筆記,好似補習天王咁的筆記,我亦都有課後的配套……咁又做到個 market 出來。」

麥潤培這位「手機補習天王」,已經教了七百個「學生」,當中大多是上了年紀的街坊 — 他們或許曾請教家中子女,卻被冷待,然後從這年紀跟自己子女差不多的議員身上,重新找到對使用新科技的信心。

「依家都仲有人問我手機點用的。」談起「手機班」麥潤培一臉自豪。

他的議員辦事處有時甚至會變為先達手機舖,有專人提供「黐芒貼」(手機保護膜)的服務。這個專人,毫無懸念,就是區議員本人。「黐芒貼純粹係公關策略,逼你同我傾分幾兩分鐘計。」別小看這兩分鐘,就這樣他跟不少街坊建立起關係。

很明顯,無論是手機班,還是黐芒貼,重點都在於「建立關係」。

「咁人人都有部手機嘛,如果我做得好啲嘅,咪更多人記得我,我咪同居民同在囉。」

*  *  *

麥潤培以自拍照宣布參選(圖片來源:麥潤培 facebook)

麥潤培以自拍照宣布參選(圖片來源:麥潤培 facebook)

網上社區工作

而其實,「手機班」只是建立關係的第一步。

「民主黨成日話唔好將重心擺在網上,我好保證,今次我在網上催咗一堆票出來。」麥潤培說,以前在民主黨一向很欣賞黨友羅健熙提倡的「網上地區工作」 — 雖然黨內又有聲音勸年輕人「唔好將重心擺在網上」。

過去幾年,麥潤培很努力地用 facebook 去「做地區」。他的個人戶口有 3,406 個朋友,「我好肯定,我個 facebook 最起碼有三分之一,都是當區選民,同埋馬鞍山居民。我的目標是一半。」平日他時常用 facebook 跟居民接觸,不單是風花雪月,甚至會接求助個案。

「我在 WhatsApp 同 facebook 接 case 的數字,同現場面對面接的數字,是五十五十的。」換言之,每十個個案裡面,有五個都是透過社交媒體接觸到。用網上途徑接觸他的多是喜歡上網的年輕人?才不!「婦女、家長、乜都有。」

師奶們、長者們會上 facebook 嗎?不要忘記,麥潤培的手機班,有七百個畢業生。由手機班、黐芒貼到網上社區工作……這根本就是一條龍服務。

在麥潤培的 facebook 個人戶口,「手機上載」相簿裡共有 5,266 張照片,當中有不少自拍照。「我唔係好鍾意自拍的,但我要做呀!因為我的街坊 facebook 無乜 friend 的,一開 facebook第一個就見到麥潤培的生活照,自拍扮可愛,街坊咪受囉!」

跟街坊建立關係,不少議員靠全日擺街站。麥潤培用的,卻是一部手機。

(圖片來源:麥潤培 facebook)

(圖片來源:麥潤培 facebook)

*  *  *

怎樣的社區創新?「我只能夠做些低層次嘅嘢」

麥潤培的奇招不止於此。過去幾年,人家搞嘉年華,他則在社區搞全場爆滿的棟篤笑;對手辦歌舞表演,他索性親身上陣獻唱,還自行印了唱片派街坊。

「你有嘅嘢我多你少少,已經叫創新啦!」他強調,今時今日,泛民要打贏選戰,地區工作再不能規限於純粹的蛇齋餅糭,又或舊有的組織群眾方法。反之,要用創新、別人想不到的方式,去突圍而出,搶奪街坊的芳心。

譬如說,許多人以為長者必定受建制派的小恩小惠吸引,他有應對方法。「我係無乜蛇齋餅糭的,但我成日同老人家去做早操,你吹呀?」他說最初也覺得早起做日操很辛苦,但日子久了,習慣了,就很享受。「唔好為了選舉做地區工作,你輸梗。」

麥潤培甚至形容,自己已經有一套獨特的「做地區」方法。「我自己研發咗一套機器,唔駛資源的,出面個 market 無的。」記者問他詳情為何,他卻像是擁有商業機密般,不願多講。「總之,地區工作係要推陳出新,用創新的手法去處理。」

辦手機班、黐芒貼,就是創新的地區工作?肯定有人不同意。區選前後,不少人都寫過文章,回顧 2003 年黃英琦在灣仔區議會的經驗 [2],並指出這種「社區創新」的路向,才是理想區議會的出路。

談到這點,麥潤培反應很大。「嘩!英琦姐呢啲,我無資格講!」然後說下去。「好簡單,你講地區創新,要市民受先得架!講完喇!」語畢,他豪邁大笑。大笑,因為他認為這些想法太離地,脫離現實。「灣仔嗰度,講好正,但政府唔騷你,做唔到。」

「現實啲就係,我無佢哋咁高層次,我只能夠做些低層次嘅嘢。」他自嘲。「但這些工作,我話低層次,但市民覺得受用。我唔怕我的想法好 cheap,唔怕這些想法好低層次……但係點解唔可以由低做起,由根基打起呢?」

歸根究柢,他認為都是區議會制度的問題。「區議員無用呀,我們的力量有限架,政府唔下放權畀我哋……」

「我哋就係做我哋的地區低檔嘢呀!」

這位沙田票王,串得來,也有幾分無奈。

麥潤培

麥潤培

註:

[1] 就麥潤培不獲推薦參與區選及退黨一事,本網記者曾向民主黨查詢。新界東支部主席周錦紹回覆指,麥當日以「要跟街坊開會」為由,未有出席會員大會,向會友介紹政綱,亦未有派人前來解釋。他指該會員大會日期早已定下,質疑麥是借故不出席。周錦紹又稱,當日會上表決時,支持推薦麥潤培代表民主黨出選的會員寥寥可數,連同授權投票的亦只有個位數,佔總票數不足兩成,他認為這反映麥潤培在黨內人緣欠佳,向來不受歡迎,因此就算沒出席會員大會,亦無人為他講說話。

[2] 關於 2004 - 2007 年灣仔區議會故事,請見《立場新聞》區選專題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