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扮抗爭,最終得個桔

2019/5/10 — 17:5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早一陣子,跟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人傾談,發現他們竟然不知道,今次修例其實在修訂哪一條。在此情況下,現行法例在逃犯移交方面,究竟有何限制,政治犯又會否因為修例,而被人送返大陸受審,他們自然也不可能知道了。由此可見,現時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人,主要是恐共情意結作崇。

畢竟,在他們眼裡,大陸政府是邪惡的存在,所以他們聽到今次修例,將使到港人有機會被押回大陸受審,便會覺得跳出來反對。正因如此,泛民才要把《逃犯條例》改叫「送中條例」,藉此勾起大家的恐共情緒,而從宣傳策略上來看,這個口號亦確實蠻有殺傷力。

問題回來了,群眾的恐共情緒被勾出來了,又搞了兩場公益金百萬行一樣的遊行,之後呢?泛民在做些什麼呢?在《逃犯條例》修訂的法案委員會上,表演一場大龍鳳!先在第一、二次會議裡拉布,之後建制派開始發功,找內務委員會發出指引,再在秘書處幫拖之下,意圖找石禮謙出任會議主持。

廣告

誰不知,代表地產及建造界的石禮謙,竟然選擇「放水」,把會議改到明日舉行,泛民因而撿了個大便宜,在建制派不出席原定週一舉行的會議之下,繼續堅持開會,並選了涂謹申擔任法案委會的主席。之後呢?便是法案委員會鬧雙胞,當泛民知道建制派明日再次召開會議之後,便決定明日也召開會議,並把開會時間訂在建制派的會議之前…

再之後呢?他們會像台灣的議會一樣,為了爭奪主席台打起來嗎?如果不使用武力霸佔,而秘書處又如泛民所說,已經不再中立,而是偏幫建制派,建制派一定會叫立法會保安,把起哄的泛民議員抬出去吧?如此一來,泛民在上個禮拜一搞那場大龍鳳,究竟又有乜意義呢?是要等到法例通過後,提呈司法覆核嗎?你估屆時法院又會不會說,法院不干涉議會內部事務,所議拒絕審理呢?

廣告

如是者,泛民似乎只剩下武力霸佔主席台一途。作為普通市民,他們若是真的打起來,還真算是一場好戲。之不過,泛民主派不是一直標榜「和理非非」嗎?他們若是玩起「勇武抗爭」,豈不是打倒昨日的我嗎?況且,香港即使有《議員及特權條例》,但是議員打交的話,還是有機會被捕的啊?立法會議員薪酬那麼高,已經淪為政客的泛民議員,真的捨得那份人工嗎?

退一步而言,假定泛民最終搶到法案委員會的主席位置了,結果又如何呢?法案委員會可以否決《逃犯條例》的修訂嗎?不可以,它只可以「研究法案的整體優劣、原則及詳細條文」。如此說來,無論這場大龍鳳怎樣搞下去,頂多只能拖慢修例的速度,最多拖到台灣殺人案疑犯陳同佳出獄,然後逃離香港而已。

之不過,泛民不是曾說:台灣殺人案只是港府借機修例的幌子嗎?沒了幌子,港府乃至北京企硬修例,建制派在阿爺吹雞下歸隊,修例還不是照樣通過的啊?既然如此,泛民搞那麼多,除了看起來蠻好看之外,還不是扮抗爭?最終還是得個桔乎?似乎,特首林鄭月娥當年捐給民主黨的三萬元,還真是計落有賺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