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既然想造王 何不理直氣壯

2016/11/29 — 9:32

11月26日,彭定康在港出席公民實踐培育基金的論壇,與陳方安生等基金創辦人合照。

11月26日,彭定康在港出席公民實踐培育基金的論壇,與陳方安生等基金創辦人合照。

【文:羅思定】

肥彭受邀來港,表面是出席活動,實際上是為泛民上一代以及溫和路線的政客,甚至其支持者打氣。因為肥彭敢講他們不敢講及不敢做的事,就是高調地反對梁頌恒及游蕙楨的操作,反對港獨,同意提出爭取民主及善治遠比爭取獨立更重要,勸勉青年一代不要模糊焦點。

這些都是泛民主流聲音敢想但不敢講的心底話。這些說話,由肥彭講,特別對支持本土、自決、港獨以至歸英的人士,是一記當頭棒喝。當一個可能是好多香港人還在懷念九七前風景的末代港督來向青年訓話,大抵青年激進朋友亦應該清醒,理解當下的政治現實。

廣告

問題是,泛民政客為何不敢講反港獨、反梁游,而要由肥彭講出口呢?這亦是一個泛民政客的老毛病:道德陳義太高,自我綑綁到最後無法轉彎的陳年舊患。過往三十多年,泛民在一些重要的政治事件上,往往政治潔癖上身,站在道德高地,指斥對家及同路人,但當政治形勢需要轉身時,往往就發現,原來自己被一個自己設定下來的崇高道德標準綑綁,無法轉身,搞到無法收科,各方攬炒的後果。

廣告

例如去年一月,政改方案去到關鍵時刻,二次諮詢後,泛民議員就要表態,是否支持袋住先。當時已經有傳媒說,政府有信心,部分泛民議員可能會回心轉意,問題是需要一個解套的方法。二月時,就有泛民學者及高教界選委以「先拿下特首一人一票利多於弊」為理由,公開支持袋住先,嘗試幫泛民議員開路(他今年也有參選選委,又支持政改又可以代表泛民)。可惜,泛民議員之前又大喊「毋忘初衷」,又喊「推翻831決定」、「議會不合作運動」等,令到自己立場太過強硬,無法轉身。即使有學者、商界等公開支持「袋住先」,希望有泛民議員回心轉意,也因為要轉軚,「講唔出口」,最後泛民還是齊齊否決之。

又例如在四年前二月,當梁振英的勢頭開轉弱,唐營支持度回升之時,已經有商界選委公開向泛民選委喊話,可否考慮支持唐營,因為當時何俊仁既無勝算,不應浪費選票。可惜,當時泛民選委有部分不肯轉身,寧投白票,不願支持商界,又或者堅持投仁哥一票,以免背負選民之託云云。特首選舉後,梁振英當選,已有評論之後批評泛民,立場如鐵板一塊,沒有搞現實政治之意志,因為北京最後關頭出手,梁振英才取得689票。假如泛民早一點轉向支持唐營,說不定唐營就可以此向北京相迫,令北京不敢在最後一刻棄唐保梁。

今屆特首選舉,無論是泛唐營的工商界人士,以及泛民主流300+,都高舉ABC(Anyone but CY),但是,正如筆者早前所言,假如北京允許689連任,四年前的經驗,總會把600票弄回來。假如北京不屬意689連任,即使梁振英取得150人提名,都沒有辦法連任,那麼泛民如果大部分投白票,就會令選舉流選。為何泛民居然會捨棄流選而一定堅持要ABC或者因為ABC而要投梁振英對家呢?假如梁振英的唯一對手是葉劉淑儀呢?

又有假設:如果梁振英無法取得150個提名,ABC提早完成,那麼泛民選委該怎麼辦?各自各精采?四散而逃?

其實,心水清的泛民人士及支持者都知道,從政者的立場,不應鐵板一塊,總需要留有一定彈性,既然選委會此類小圈子遊戲,最終都是錢權交易,利益交換,倒不如說,泛民主流是否應該到了某些時刻,在立場上給自己多點彈性,少點道德性呢?如果有部分泛民選委參選人想「造王」的話,也毋須把自己打造成「道德花崗石」,政治潔癖上身,不妨清心直說,坦坦白白,就向選民說,泛民部分選委會向未來熱門特首人選談判及討價還價,會為自己界別爭取最大利益,而毋須扭曲自己,自命清高,反而綁死立場,回到攬炒之局。特別是,現時選委的參選名單中,真正打正旗號投白票的,雖然不多,但就相當勤力,選情不錯,萬一這些人士給選上了,泛民主流又可能會被白票運動綑綁,結果無法向熱門特首人選,爭取自身界別的任何好處,身水身汗結果一無所獲,是否有點愧對想「造王」的選民嗎?

「造王」不是甚麼洪水猛獸,道出泛民在現實政治的局限,討價還價爭取更多空間,總好過提出一些無法實現的政綱,例如否決831決定或重啟政改。做得到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