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是時候終結對北京及建制派的綏靖政策

2017/7/20 — 13:44

2017年7月14日,高等法院就議員宣誓覆核案頒下判詞,裁定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宣誓無效,失去議員資格。

2017年7月14日,高等法院就議員宣誓覆核案頒下判詞,裁定劉小麗、羅冠聰、梁國雄及姚松炎宣誓無效,失去議員資格。

六名非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先後被DQ後,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乘人之危,表明會考慮動議修改議事規則。回看2016年初新界東補選,楊岳橋和整個泛民高叫『守住關鍵一席』,就是針對議事規則。現在,終於失守。民主黨黃碧雲甚至提出將臨時動議打鐘時間由5分鐘減至1分鐘,她作為教協秘書,或對教育界有多少的承諾。但我更相信教育界會對DQ6深感不忿,因為面對這樣瘋狂的事,老師站在學生前,如何講述法治?如何要求學生要理性的方式表達意見?

我不想動輒批評民主派行禮如儀,但除了取得議席外,民主派有否為香港的核心價值進攻過?現在的結果就是只守不攻,結果節節敗退。相反,建制派及北京卻在得吋進呎,DQ6之後,現在到朱凱迪和鄭松泰。即使朱、鄭甚至是DQ6有能力推翻決定,政府及建制派卻有幾近無限資源,對民主派進行攻擊。而民主派呢?再有4名議員被DQ後,有多少議助叫苦連天?

2012年立法會選舉前夕,有人就梁美芬無視Cab- Rank Principle,就外傭居港權問題,抹黑公民黨而提出要求解除梁美芬的大律師資格。假如當時泛民有人願意提供協助,梁可能不但失去大律師資格,還有大學教職及立法會的議席。當時取得最後一席的,很可能是民協譚國僑。這不是對民主派皆大歡喜,也提醒全香港所有人,賣港投共的代價,最好的一課嗎?

廣告

2016年,戴耀廷提出雷動計劃,執行確是有所爭議,但他至少不是只守不攻。我相信這種以進攻代死守的態度,是值得我們學習的。甚至簡單點去想,我們讓北京及建制派接二連三毀壞香港的核心價值,然後他們不用得到任何懲罰,公平嗎?

有一些事情,我們希望有心人去做:

廣告

1.盡快針對民建聯葛珮帆及柯創盛的學歷問題,入稟法院,以「失實陳述」為由,引用《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 第15條,要求宣布二人當選無效。

2.進一步和英,美,德,台等國家的執政黨及主要反對黨取得聯繫,要求他們就中國問題採取較強硬態度,並對香港提供協助。

3.假如梁美芬或任何建制派律師,無視應有的法律原則,我們應盡快向律師會或大律師公會作出投訴,要求吊銷有關人士牌照。

4.如有人採取上述行動,區議員及地區辦事處應印刷單張,向市民解釋事件來龍去脈。

5.無綫新聞長期偏幫建制派,我們針對無綫新聞收視節節下跌,鼓勵廣告商改於其他時段,或其他媒體投放廣告,務求令無綫有關時段收入減少。

這些進攻的行徑,合情合理合法,和理非非,而且能鞏固市民對民主理念的堅持。這樣的行徑,也保住自己的飯碗,甚至為光復新西、九東兩個「贏選票、輸議席」的選區打好基礎。

我相信,胡志偉和楊岳橋,都不希望成為香港的張伯倫,當年一個不停對納粹德國妥協,到死後成為聲望最低的英國前首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