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虛無、本土現實、雷動不成變「攬炒」

2016/3/15 — 11:22

上周五,主持立法會財委會會議的代主席陳鑑林,粗暴「剪布」,將議案付諸表決,以不記名舉手方式,通過高鐵196億。

上周五,主持立法會財委會會議的代主席陳鑑林,粗暴「剪布」,將議案付諸表決,以不記名舉手方式,通過高鐵196億。

【文:胡人傑@前線科技人員】

九十年代曾拜讀過一篇關於搖滾樂的文章,該位作者慨嘆當時的搖滾樂已失去了七十至八十年代的反叛精神,縱使樂手在台上跳上跳落滿天粗口兼打爛結他,但聽眾只是尋求麻醉,音樂會一完,不滿情緒治療好了,大家明天又繼續荒謬生活,乖乖上班去。社會有不公義?管它,下星期再來多一場音樂會,煩憂可消。畢竟,爭取社會改革太辛苦了,聽一場音樂會,扮兩小時反叛,心裡踏實,覺得已盡了公民責任,誰也沒欠了誰。

七十至八十年代的搖滾樂跟社運有千絲萬縷的關係,Bob Dylan 爭取民權、John Lennon 反戰、Pink Floyd 反建制,這些色彩,踏入九十年代消失了,搖滾樂從此沒有了改良社會的實效,步入虛無,被建制化成為社會標準娛樂,變成維穩工具。

廣告

如今的泛民,又何嘗不是一樣?2003年一場大遊行,23條被打倒了,當年,雖然泛民跟現時差不多,在立會沒有否決權,但一套和理非非遊遊行、立會頂頂嘴,當年是有實效,政府思前想後還會讓你三分,毋須真的在立會對決。一眨眼已經十多年,今時今日,中共的人皮面具撕破,狼相盡露,和理非這一套還管用?但管用不管用,大家還是照樣行禮如儀,頂多加了點肢體語言,多了拉布作點心,但除非如「網絡23」,那些不是紅色資本錢箱的提案,現今政府要歪理剪布,何其容易,你奈牠何?79天佔領中共寸步不讓,女子以胸襲警可以入獄,剪布?有什麼大不了!

面對如斯環境,泛民倒是繼續陶醉於和理非,跟九十年代的搖滾樂歷史一樣,今天的和理非主義已昇華成為虛無主義,沒有實效,但可以令一眾追隨者心裡踏實,覺得已盡了公民責任,誰也沒欠了誰,泛民政黨被建制化成為議會標準裝飾,變成維穩工具。

廣告

當然,有如買得起音樂會門券的樂迷一樣,對於幸福中產,這種虛無是非常容易接受,北區水貨浸不到你家門、基層屋邨街市消失影響不了你、小販熟食也不是你的選擇,不過,如果你是買不起門券,身受其害的一眾,相信你不會如斯豁達,你會要求現實解決方案,而本土,就提供了現實。是巧合也好,是真成效也好,一場亂七八糟的反水貨行動後,自由行就改了,一場旺角騷亂,朱經緯就粉墨登場,梁天琦得6萬票後,中共就改口淡化旺角騷亂

這不是石破天驚的成果,甚至你可以說是本土五十步笑泛民一百步,朱經緯可以是戲一場,最終放生,而所謂淡化,亦可以翌日變臉,但起碼自由行修改就是實實在在,雖然你可以說是巧合。 總括來說,只可說是 0.001% 的進步, 但本土的 0.001 都是大過泛民的 0 呀!不要忘記,「網絡23」雖然泛民落力,但真正推手是本土友好隊伍鍵盤戰線。

可悲的是,本土的 0.001 不足以帶來政制改革,雖然泛民的 0 就更加不用說,而本土亦著實有點血淋淋,前景令人不放心,但泛民要是繼續虛無,沒有零的突破,那選民有什麼選擇?選民取向,兩次選舉已經有所表示,上次區選,樂翠選區,本土佔非建制派總票數約 18%,可能得幾百票,泛民一句鎅票便拋諸腦後,然後剛過的立會補選,本土佔非建制派總票數已擢升至約 29%,不過有幾多是屬於激進泛民,不得而知,所以泛民繼續拋諸腦後。真實民主政黨對選票數據會非常重視,所以連美領事館人員亦不得不約談本土了解情況,但泛民的是虛無民主,所以不理本土了。

如斯困局,本來雷動計劃是一可化危為機的提案,泛民本土合作一次,爭取立會真實否決權,像剛過的高鐵撥款,毋須拉布毋須哭,更加毋須事後司法覆核,一分鐘內否決便是,更上一層樓,以後政府每條提案都可以是政治交易,下次「網絡23」何止要UGC,甚至要加上警暴調查委員會,不然拉到便算,總不信每年沒有十次八次這樣的機會,總有幾次是擊中紅色資本錢箱,而政府不得不妥協。議會稍為能夠制衡政府,民怨減少,本土鼓吹勇武的本錢亦相應減少,現實使然路線亦會調低勇武成份,大家分歧減少,前途無限。

不過,雷動要能起動的前提是,大家都是實踐真實民主,相對泛民的虛無民主,雷動太辛苦了,所以泛民大黨選擇潑冷水,連港島區這個保守大本營,根本毋須考慮與本土合作的選區也不嘗試獨立雷動,三扒兩撥便把雷動打入冷宮,總以為2003年的感召永世有效,再不然來個醒目聯合政綱,雖然明眼人一看便知政府「睬你都傻」,實踐機會是 0,但自我感覺良好便成,幸福中產為數不少呢。至於本土,眼見選票佔比大躍進,何須乞求大黨讓路?各自信心爆棚,一於大家鬥多候選人,那管票源夠不夠。這一切,盡入中共眼簾,只需適時向本土製造「成果」,務求9月泛民本土五五分票,總之最後兩敗俱傷,而另一邊廂,加大鐵票種票引導,務求重複上次區選海怡記錄,投票率達60%但泛民亦可落敗,最後,全力進攻功能議席這個少少票的弱門(IT 功能組別為例,隨便一千新人便可反盤),三管齊下,9月立會選,非建制派總席位不保三分一關鍵少數,大功告成。

雖然,失三分一關鍵少數是最壞打算,結局未必如是,畢竟,比例代表制是蠱惑的槍,屢屢出人意表,但只要一日沒有真實否決權,一日勇武便有市場,勇武最終會否變質成法西斯,難以預測,只不過,如果泛民繼續和理非非發白日夢,而本土亦高估自身 0.001 的優勢,互相敵視對方更甚於敵視中共的話,事情就一定會向大家最不想見的方向發展。選民亦要清楚選擇權在自己身上,明天如何,不是領袖人物可以決定,而是選民集體意志的體現,要是領袖們自私自利不顧大局,不肯面對現實或只顧自己的現實,每一個選民都有責任向其咆哮!

 

--

本文受以下文章啟發,節錄如下:

(1)孔誥烽:勇武本土派崛起 然後呢?

「已經崛起的本土力量,將會把香港帶到更好的時代,抑或是更壞的時代?我不知道,只知道航向未知,總比步入確定的死亡吸引。」

(2)「左翼的討論,只針對梁天琦的身份,卻有意無意逃避這種壓迫,根本就是返回脫離現實的境況。而當討論竟去到談那些可以各寫十萬字、最後連討論者也說無法定義的自由觀、平等觀、法治觀、民主觀,而忽略了有目共睹的民間疾苦,那也是把整件事簡單化甚至局限化了,所謂的簡化與醜陋才從此而起,虛無才應運而生。縱然我們其實都應該厚道一點,實不應輕言或視對方為醜陋便是。返回現實,與廣大市民共同呼吸,重拾那種切膚之痛,我們才有可能找到問題的解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