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議員總辭,推進抗爭「劇力」

2015/6/14 — 12:30

有人說,推倒政改又如何?!我說推倒「假嘢」係唔需要理由的,乃行所當行。

賭局只須看對手

若果上述答案唔收貨,趁著《大時代》熱潮,讓我用其中的一幕講解一下:

廣告

陳萬賢與陳滔滔的大學同學正在賭「沙蟹」,派至最後的一隻牌,陳滔滔到來,他的同學立即要求陳滔滔代他玩這一鋪,牌面是陳萬賢是一條蛇,陳滔滔的同學是一啤。陳滔滔拋下一句話:「我曬你冷!」陳萬賢說:「你唔睇底牌就曬我冷?!」陳滔滔說:「我唔使睇底牌,我就係唔信你有料到!」陳萬賢悻悻然唔跟。

我要説的是,不用詳談政改通過不通過的利害分析(看底牌),只須要看跟你對賭的人是誰(陳萬賢),你就知道通過政改對香港來說不會是好事。你的對家是中共、689政府、香港財閥、一眾建制奴才、愛字頭和周融這等「五毛生物」,他們竭力要塞畀你的,你認為會係好嘢?!

廣告

抗爭運動的「起承轉合」

我們真正要談的是通過/否決政改方案(政治之事波譎雲詭,沒有人能夠預計得到星期三立法會的投票結果)之後要如何?尤其是泛民政黨。

編劇講求起承轉合,劇情推進,香港的民主運動亦應該有這樣的思維方式,否決政改(成功/失敗)之後,必須有緊接的「劇情」將「劇力」進一步推上去,蔡錦源導演提倡泛民議員總辭,並宣布以「重啟政改」作為補選的單一議題,值得泛民黨派認真考慮!

二十三條惡法顧慮

當然,有人會立即反對,說泛民總辭會給與689政府通過各種惡法的黃金機會,包括為23條立法。我認為香港政府一直不將23條立法重推上立法會,不是因為夠不夠票的考慮,而是對民情反應的判斷,怕會觸發大型的反政府運動,畢竟反對23條立法比否決政改方案的民意更強大、更廣闊、更堅決。現在根據三間大學的聯合民調結果,反對通過政改方案的民意已經越過所謂的「黃金交叉點」,比支持的民意更多,在如此民情之下,689夠膽硬推23條立法嗎?若然他真的愚頑至此,我可以斷定,一場比雨傘運動更大型的公民抗命運動必然出現,這有利於重新集結爭取民主的力量。

泛民別再跟在後頭走

泛民黨派在抗爭的策略上必須跳出過去老舊的思維方式,正如當戴耀廷宣布香港進入「抗命年代」開始,香港為爭取民主的抗爭思維、策略以至行動已經再不一樣,泛民黨派必須勇於站回領導的位置,而不是像過去五年一樣,跟在民間的抗爭團體後頭走。

泛民總辭,以「重啟政改」單一議題進行補選,除了可以落實政黨新舊交替,讓年輕選民見到泛民的「大佬大姐們」是認真交棒的,由這一代人領軍,繼續在爭取民主的賽道上奮勇奔跑,亦可以產生「議題設定」(Agenda Setting)的效果,就像2010年的「五區公投」和2013年的「佔領中環」,把群眾的眼球集中起來,參與的可以參與,旁觀的亦可以在過程中透過民主論述供應民主養份。

進入立法會所為何事?

還有一年就是立法會選舉,泛民黨派必須告訴選民,在「抗命年代」,泛民留在這個已經證實被廢了監察行政功能的議會究竟所為何事?!若是今天泛民議員宣布總辭,訊息就會非常清晰,就是為了抗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