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跳進宮廷權鬥大醬缸

2017/2/16 — 13:37

主流泛民把林鄭與薯片之爭,描繪為邪惡與較不邪惡之爭,甚至把薯片當選吹噓為「香港轉勢轉運」(洪清田語)。呵呵,原來狗尾巴可以搖動狗身。不要自欺欺人吧,在眼前局勢,只有北京無冕皇帝才有力令「香港轉勢轉運」!

兩隻白手套競選

廣告

林鄭與薯片之爭,背後其實是兩大壟斷財閥之爭。台前兩位前高官,不過是兩隻白手套罷了。民主派如果只看到白手套而看不到裡面的兩隻髒手,不是自欺,就是欺人。

在薯片宣布參選後,西環便發動強大攻勢,暗罵薯片代表地產黨。連明報1月13日社論也來幫腔,提出新的ABC:Anyone But Consortium,即特首人人可做,除了財閥。社論還暗罵薯片代表「多年倒梁的既得利益集團」;「既得利益集團表現在房地產利益,而這同公眾利益對立」。誰是倒梁的利益集團呢?當然是田北俊的自由黨,而他們這次也支持薯片。但自由黨之後,尚有無財閥呢?南華早報1月27日文章,報導了大老闆楊敏德財政上支持薯片,而楊又是李嘉誠的紅顏周凱旋知交。

廣告

薯片一方面否認李嘉誠支持自己,另一方面諷刺林鄭不是得到更多地產商支持嗎。後一點當然是事實。至於前一點,則難辨真偽。難辨真偽,但仍可肯定,薯片代表另一派財閥,亦即自由黨為核心的那一派本土財閥。這派本土財閥,大多是回歸前已是港英統治下的「高等華人」,即後來所謂舊電池,他們雖然很快蟬過別枝,也更快巴結好北京當權派(首先是江派),但是,一朝天子一朝臣,2011年唐下梁上,震驚了這些本土大孖沙,原本承諾給他們的大餡餅居然自動跳進689口中,真是可怒也。一怒之下,從此自由黨就不那麼賣中聯辦的賬了,2014年反佔中的時候,便不那麼賣力,反而由田北俊出面批評689。但主子不是可以輕易得罪的,田北俊於是被剝奪政協資格。

兩派財閥互鬥 與民何干

把自由黨的餡餅搶走、又打擊田富二代的西環幫,也代表壟斷財閥,不過其構成更為複雜,既有本土財閥,更有大陸在港的官僚資本。這派財閥,由於同時享有國家強制力和財閥的金錢力量,所以適宜稱為當權的官僚財閥集團。

以西環為代表的當權財閥派,自從挑了689,四年之中得心應手,焉能在來屆特首,放手讓選委自由挑選?當然要把控制權延續下去了。而自由黨那一派,的確暗中與當權財閥抗衡,但那絕對不是為了七百萬港人幸福,只是為自己爭權奪利而已。

不過,「當權的官僚財閥集團」,這詞還要規範一下,要在前頭加上「香港」兩字。任何一次特首挑選,都不只牽扯香港,而是首先牽扯到中共最高層的權鬥。江派,團派,習派,三者之中,誰是香港代理人;香港兩個財閥集團,誰是誰的後台,這一切難辨真偽,更不必費腦筋。可以和需要判定的是,這些權鬥,統統都是宮廷權鬥,任何一派得勝,都只會鞏固專制,都不利人民。港人越遠離就越好。主流泛民背道而馳,縱身跳進人肉傾軋機,何其愚昧!說薯片當選比較好,更是寶藥黨立場。事情剛好相反。正正因為薯片所代表的部分本土財閥,已經失寵,他們要翻身,只有加倍叩頭,是以林鄭不需力推23條,反而薯片賣力推銷。休養生息?誰的休養生息呀?

王光亞說泛民也屬建制人士。從主流泛民在這次特首挑選中投靠自由黨/部分本地財閥,此言不虛。如果你們尚有一點民主良知,請懸崖勒馬。若堅持為虎作倀,就一定把自己釘在歷史恥辱柱上。

 

2017年2月16日

(特首挑選系列之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