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你要站在道德高地,還是一敗塗地

2017/3/30 — 15:58

資料圖片:雨傘運動

資料圖片:雨傘運動

特首選舉終於落幕。

如果時空回到雨傘期間,誰會想到及後的選舉會變成今日的樣子?誰會想到曾俊華在金鐘高呼多謝警察,還會有群眾拍掌贊同?誰會想到一個曾俊華站在金鐘大台,高呼要重新賦予這個雨傘運動的起點新的意義,竟能真的撫平許多「後雨傘」香港人的傷痕。香港彷彿重新有了希望,這該令人高興,還是更令人絕望?

一場假選舉能夠演成恰似真選舉,居功至偉的一定是泛民。回歸 20 年,仍未成功爭取到民主普選,但終於手執 300 多票,有了話語權,能夠左右大局。大家興高采烈,高喊只要團結一致,便能把 CY 2.0 掃出門外。於是,泛民由原本的「凸顯小圈子選舉荒謬」目標,搖身一變,變成積極參與選舉活動,要大家支持 Lesser evil 的曾俊華,才能推倒 CY 2.0 。

廣告

Lesser evil 的本質是「比較」:比起 CY 2.0 ,即使曾俊華不能為香港帶來實質改善,至少也能夠減緩香港制度腐爛的程度。但曾俊華真的能夠減緩香港庸敗嗎?到底他能減緩多少?好像從沒有人質疑這點。反而大家從他身上看到的是一個接一個的希望:他夠真誠、他真的體察民情、他為香港帶來希望。

選舉後期,許多人似乎都沒意識到,支持曾俊華的話語說辭早就改變了。曾俊華怎會是 lesser evil ?他簡直變成了香港人的 angel ,大家恨不得他快點做特首,拯救日益庸敗的香港。 有人更說,他今次落選,是一眾支持者害了他,因為高民意令中央忌憚。這不禁令我想起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人們悲哀的是失去曾俊華這個好特首人選,卻不是荒唐的香港政制。如果真有香港變得陌生的時刻,我想不是因為制度的潰爛,而是這班變得陌生的泛民及其支持者。

廣告

我們漸漸成了投降派。我們不再期望香港會有民主,不再期望香港能夠改變。我們只希望在這日益敗壞的制度上,守住最後的堡壘。而這個守堡人,不再是我們自己,而是曾俊華。社運與立法會抗爭彷彿不再重要,各種反 23 條、反 831 、真普選的民主訴求更是早就消聲匿跡。

曾俊華輸了,最該慶幸的是泛民,而非鄭月娥。

馬嶽在《每一次「選舉」,都可帶來一次倒退》說得好,曾俊華落選,泛民 all-in 策略失敗,看似是這場賭盤的輸家,但實情是救了泛民一命。如果曾俊華當選,泛泥又再分化下去,誰能確保曾俊華的民望不會持續下跌?屆時人民只會把怨氣投射到泛民身上,畢竟泛民曾為他抬轎。

不知大家有否發現,近年泛民與其支持者越來越喜愛講策略與政治現實。這本該是幾年前興起的本土派與陳雲才會時時刻刻掛在嘴邊的東西,現在已成了許多泛民中人思考政治環境的唯一方向。

理想歸理想,現實歸現實。原則派與策略派水火不容,看似天生不合,但實情真的這樣?

近十年,泛民被本土派狂罵只會爭取「階段性勝利」,好像被罵怕了,開始要講求實質勝利,要在政治抗爭中獲得實質的政治成果。這正是泛民策略派的前世今生。

政治殘酷,要談現實本無不可。但策略派最根本的盲點是不知道自己的本錢。由始至終,泛民與非建制的主要力量是來自道德號召。當然,在許多左翼硬派眼中,道德號召是唯心的東西。但由 8964 一路走來,非建制的力量之所以日益壯大,達到能夠與中央角力的地步,正是因為香港普遍大眾對西方民主自由社會的想像與嚮往。

凝聚民心與中央政府角力,泛民一直靠的正是道德感召。論政治實力、政治經驗、政治人材,泛民三方面都遠遠不及中央政府。因此,泛民及其輿論領袖,妄想成為諸葛亮,企圖與中央進行現實政治博弈,注定只會淪為輸家。

這無疑是策略派的吊詭悖論:泛民最好的策略,就是回歸道德理想與感召,重新當個原則派。畢竟,如果講現實政治角力與策略,輸就輸,無得否認。 但談理想與道德,先站在道德高地上,至少永遠不會輸掉民心。

香港前景確實灰暗、政治確實殘酷,我們也許守不住制度,但不能守不住自己。大家仍記得金鐘清場前的「毋忘初衷」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