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洗腦教育的土壤 就在香港人本身

2018/8/20 — 12:54

通識教科書能否洗腦?我覺得問題重心根本唔係喺呢度(當然我反對呢啲教科書同埋我從來反對教通識用教科書),所以其實係悲觀嘅。

反洗腦最困難的,不是對抗這些教科書的偏頗之言,而是對抗家長的愚昩、無知或忽視。單以通識呢一科而論,通識科從來冇要求你要跟本書去答,老師講解時深入探討甚至辯論書中的論點,是可以和常見。

個問題係,影響小朋友價值觀最深的,從來不是這些悶到嘔的教科書,而是跟他們一起成長、不斷影響着他們想法的家長 — 這是我為人父母後才有的深刻醒悟。係,有啲學生會受到好老師改變,而想法超越了家庭的偏狹之見(本人其實是一例),但這些例子畢竟少數。

廣告

如果,成年人世界都接受書中所講,又或者根本不察覺那是洗腦,你如何反洗腦呢?香港至今還是有很高程度的言論自由(遲啲唔敢包),反洗腦的材料在網上比比皆是,也有很多人去做,問題係,誰去跟這些小朋友解說呢?解說了,係咪入到名校升到大學呢?如果唔得,who cares?

每個地方都會出現一些偏門甚至極端的意見。中國大陸成日話日本右翼篡改歷史,問題係,我唔覺得日本人被洗腦,因而憎恨中國人。至少,在強國人「侵略」全球旅遊地點前,你感覺不到如此,如果說近年日本人討厭強國人,則是一股全球風氣,與日本篡改歷史無關,香港人今天不討厭大陸人嗎?不討厭天星大媽嗎?相反,中國大陸同樣篡改歷史,規模比日本勁好多,而且成功好多,所以有好多中國人成日都對日本咬牙切齒(我甚至識有香港人因為日本侵華所以唔會去日本旅行),點解中國大陸咁成功呢?因為佢屏蔽資訊的規模都係天下第一嘛,好似《1984》咁,你根本接觸唔到真相。

廣告

所以我成日都覺得香港人好可悲。明明還擁有高度言論自由,卻自己放棄,你放棄了,洗腦教育就有絕佳的土壤。最慘係你同佢哋講呢啲,佢哋唔放在心,甚至覺得你係搞事,發放負能量。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