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洗腦遊戲:沒有真相,只有詮釋?

2016/5/7 — 6:44

《洗腦遊戲》一幕

《洗腦遊戲》一幕

「真相永遠只有一個!」是日本動漫角色「名偵探柯南」的經典名句,相反,德國哲學家尼采(Friedrich Nietzsche)曾經說過:「沒有真相,只有詮釋。」(There are no facts, only interpretations.)究竟甚麼是「真實」呢?我們每日接收到的資訊,有多少是真實的?自己親身所見和感覺的事物,就一定可信嗎?

最近在香港上映的電影《洗腦遊戲》(The Propaganda Game)是一部不平凡的北韓紀錄片,除了紀錄了當地的情況之外,還探討北韓與西方世界之間的政治宣傳戰。觀眾會驚嘆原來我們一直都扮演著「洗腦遊戲」入面的一隻棋子而懵然不知,在恥笑北韓人被洗腦的同時,我們每天也被西方主流媒體洗腦。而最令人感到心寒的是,我們似乎無法離開這個資訊爆破卻真偽難辨的社會,只能夠嘗試批判眼前所獲得的第二手資訊是否屬實。

被建構出來的北韓壞印象?

廣告

提起北韓,我們都會即時聯想起金氏政權的獨裁和這個鐵幕國家的窮困落後。北韓經常發生飢荒、北韓政府對於人民的髮型有所限制、金正恩曾犬決姑父張成澤、在紀錄片中出現的所有北韓人都是演員……相信不少人都曾經從新聞、雜誌、電視節目、互聯網等途徑接收過類似的資訊,而我們通常都會信以為真,甚少質疑這些資訊的真確性。

有見及此,西班牙紀錄片導演Alvaro Longoria決定撇開西方主流媒體的角度,在北韓特別代表Alejandro Cao de Benós的帶領下,拍下北韓不為人知的面貌。在片中,觀眾可以看到板門店「非軍事區」、祖國解放戰爭紀念館、萬壽台紀念碑、團結健身中心、綉文水上樂園、合作農莊幼稚園、基督教堂等等的「景點」,導演還訪問了不少北韓人,呈現他們對自己國家和世界的看法。

廣告

導演在北韓所看到的一切都看似美好,因此,導演邀請了大量來自不同背景的專家、學者、非政府組織人士和脫北者,就導演在北韓的所見所聞補充解說。這是紀錄片中最精彩的部份,持不同立場的人士的說法,再加上親北韓人士Alejandro的回應,拼湊出一場大辯論,探討我們對北韓的壞印象究竟有多準確。

真偽難辨的現實謊言

原來北韓人可以自由選擇髮型?北韓都有宗教自由?金正恩以犬決方式對付姑父張成澤的消息,源頭是來自一名普通的中國網民?每個北韓人都衣食無休,過得很幸福?觀眾不斷聽到正反雙方的聲音,可能看得有點頭昏腦脹。某程度上,這是一部「恐怖片」,嘗試打破一直以來我們對北韓的固有看法,原來深信不疑的「事實」也有可能是假的。原來有很多對北韓的指控都是未經證實?是西方霸權對北韓的政治抹黑?

究竟我們應該信哪一方呢?其實沒有清晰的答案。雖然導演已經盡量扮演中立的角色,但在不知不覺間,其實導演和觀眾(包括筆者在內)也參與了這一場「洗腦遊戲」。這趟旅程的導遊Alejandro是唯一為北韓政府打工的外國人,亦是金氏政權的「宣傳兵」,所以在紀錄片中出現的一切事物無疑都是經過精心設計。平壤是不是一個「影城」?有多少所見所聞是真實的?相信連導演也難以辨別,因為他在北韓的所有活動都受到政府嚴密的監控,更何況是從未到訪過北韓的觀眾呢?

最後,紀錄片以「北韓政權的錢從何來?」這個問題作結,有種反高潮的感覺,給予觀眾不少幻想空間。原來一切都是國際政治和權力作崇,中國、美國、日本、南韓等大國,為了自己的利益,一方面不斷洗我們腦,但其實未必想看到金氏政權倒台。相對來說,最渴望金氏政權倒台的,竟然是被「洗腦」的北韓人民。

 

(原文刊登於《經濟日報》“越讀”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