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洪秀全上身的梁天琦

2016/2/19 — 14:50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本土民主前線候選人梁天琦

中國大陸早已到了一種局面,就是魯迅所說的「即使搬動一張桌子,改裝一個火爐,幾乎也要血」。時代呼喚革命。[i]香港很難置身事外了。

但革命有很多很多種。有民主革命,也有只會造成皇朝循環的義和團革命。

廣告

民主革命還是義和團革命?

泛民一聞革命,便要割席。其實呢,他們數典忘祖,不知道洛克贊成人民有革命權;美國獨立宣言也強調這點。幾乎所有主要西方代議民主,都經革命而來。有些自由主義者,樂談英國1688年的不流血「光榮革命」,卻避談1640流血革命,並非誠實。沒有1640,何來1688?

廣告

民主革命本義,是以民主平等的制度,代替獨裁,不是越革越壞。梁天琦高舉革命,不過不是民主革命,乃洪秀全、義和團的革命。後一種革命,不會帶來民主,只會帶來專制循環和暴力循環。

「赤化好過瓜咗」

梁重新解釋「抗爭無底線」論,是指「什麼代價都肯付」。[ii]「寧為玉碎,不作瓦全」嘛嘿嘿!這的確勇武,但,這是民主革命的路線嗎?不是的。在冷戰高峰期,兩邊的統治階級,都採取「寧為玉碎,不作瓦全」戰略,即MAD – 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 – 就是各自準備打核戰,即使己方最後也全毀,在所不惜。但西方左翼和民間和平運動(包括哲學家羅素),反對核武,提出對抗口號:「赤化好過瓜咗」,better red than dead。核戰會使人類和文明全毀,這種代價,並不值得。只有瘋子,才會這樣想。[iii]

何況,更值得擔心的是,你現在大喊「寧為玉碎,不作瓦全」,到群眾響應之時,你卻第一個跑掉,那怎麼辦?那位黃台仰,不正是這樣嗎?梁不是黃,但你們本民前,講嘢一時一樣,一時幾樣,究竟邊句真呀大佬?[iv] 何況,Talk is cheap,講嘢唔駛本,你們知道得很清楚。

對等武力,以暴易暴

梁又解釋,他們的底線是「對警方採用對等的武力」。這一句可笑。警方不只有棍有槍,它後面還有解放軍的坦克機槍,請問你們是否準備偷運軍火,發動戰爭?如果是,請你們說清楚。如果不是,則此話不過吹牛。或者你們會說,這事做得說不得。但真是這樣嗎?革命派不是這樣的。軍事準備當然難以公開說明白,但政治上,革命派可以而且應該公開說明採用會軍事手段。孫中山是這樣,古巴革命的卡斯特羅和捷古華拉也是這樣,豈有初一二借小販過橋、如此下三濫者?

制止濫用暴力的革命家

梁的問題,是把革命等同於暴力,不知道,只有洪秀全、義和團的「革命」,才是這樣。西方民主革命家不畏懼採用武力驅趕獨裁者,甚至把英皇查理一世和法皇路易十六送上斷頭台。但民主革命的武力原則,絕不是無底線的,亦非講究武力對等;相反,必須堅持以下原則:

一,武力乃手段,不是目的。既為手段,就非最高原則,就必須由更高原則、即是否符合民主宗旨,來審查其運用適否;關鍵是能否達到目的,而不是要「武力對等」;

二,武力手段,乃非常手段,有巨大副作用,即使傷敵,也往往傷己,甚至傷己不傷敵,所以民主革命絕不歌頌或崇拜暴力,只視為有時且必要的手段,特別是在自衛時;

三,所謂有時,必須有充分根據,而這只能以理性明辨之,而不能靠大聲夾惡;四,民主革命雖不根本否定武力自衛原則,但否定其為萬應靈丹,隨時隨地合用。武力只能在非常特殊形勢下,方可考慮;五,群眾一時衝動,自衛時過分使用武力,這是常有,但常有不等於認同之。

以上各點,加總起來,結論便是:

一,革命不等於武力;

二,武力只能在特殊情況,有分有寸使用,而絕不會是「武力無底線」,或「對等武力」,除非你是洪秀全義和團;洪秀全義和團之流,之所以會在使用武力時不設底線,任性而為,無他,只有復仇發洩心理的人,必定如此。這種「革命」,以暴易暴而已。

梁天琦還有一句可圈可點。

他說,是否對警察施以對等武力,由群眾決定。真是再滑頭也沒有了。這叫我想起他的反面,俄國革命家托洛茨基。1917年7月,那時沙皇已經倒台,人民要求「和平、麵包、土地、立憲會議」,臨時政府卻繼續那場災難性對德戰爭,終於有一天,當臨時政府的農業部長切爾諾夫走到街上,立刻被群眾包圍毆打並要處死他。這時托洛茨基,聞聲而出。他是否「任由群眾決定」呢?按他的政敵蘇漢諾夫的臨場記載:

「目力所及,都是狂怒人群。…當托洛茨基開始演說時,群眾還是不能冷靜下來。如果這時候有一顆挑釁的子彈射出來,馬上就會發生異常可怕的血腥屠殺:他們會把我們,包括托洛茨基在內的所有人都撕成碎片。….他說,『你們一聽到有威脅革命的危險就來到這裡,來表示你們的決心。但是你們為什麼損害自己的事業?你們為什麼要任意對個人施加暴力,玷污你們的記錄?你們每個人都準備為革命拋頭顱。我知道這一點。同志們,答應我吧…』…最後,托洛茨基要求想施加暴力的人舉手。沒有一個人舉手。在寂然無聲中,托洛茨基挽住當時已經半昏厥的切爾諾夫,把他領進宮內。」[v]

這便是真革命家和假革命家的分別。

 

注:

[i] 大陸一群知識分子,從前是絕對非暴力的信徒,現在卻出版一書《回到革命-中國大轉型前夜的激辯》,主張革命,反映形勢與情緒,均開始變化。

[ii]《梁天琦:抗爭抱「對等武力」原則 楊岳橋:堅持非暴力 理解旺角抗爭者》,立場新聞。

[iii]當時右派唱對台戲,提出「瓜咗好過赤化」。嚴格來說,只在特定情況,人們才被迫兩害取其輕;在更多情況下,是能夠兩害俱捨,而取正道的。不可因前者而否定後者。但這場辯論,說明了「什麼代價都肯付」論的危險。

[iv] 關於初一二旺角警民衝突的評論,請參看筆者《禍根北京種,磚頭為誰飛?

[v] 《武裝的先知-先知三部曲》,伊薩克.多伊徹,中央編譯社,第一冊,1998,302-3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