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活在威權體制下的香港 — 從「自由之家」與「人權觀察組織」的報告說起

2016/1/30 — 12:23

【文:方志恒(香港革新論主編)】

今天,有兩份國際報告提到香港:一是「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公布年度全球自由狀況評估報告,香港被評為「部分自由」,與格魯吉亞、哥倫比亞等國家並列;二是「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在年度報告指出,香港在外交及國防事務外,理應享有自治權,但北京正侵入香港人的政治參與權利、表達及集會自由。

兩份國際報告,都指向同一個事實:在北京的天朝主義籠罩下,香港已被逐步推向「威權體制」(Authoritarian regime)。以往人們常有一句口頭禪:香港冇民主、但有自由。今天這話大概要修改為:香港冇民主、自由也危危乎。

廣告

香港人必須清醒,我們以往曾經享有過的自由,其實是歷史的因緣際會:1970年代,英國殖民宗主要將香港建成現代都會,以凝聚港人對殖民管治的認同,作為與中國談判的籌碼,各種民主自由的進步,包括議會選舉(區議會、巿政局、立法局)、行政革新(設立廉政公署、申訴專員公署、平機會等監察部門)及人權改善(例如制定人權法),都是在這個歷史脈絡下出現;而北京以往重視香港角色(經濟地位及一國兩制示範作用),維持寬鬆的對港政策,才令香港的自由空間,在主權移交初年得以保持。但今天,當殖民宗主早已一走了之、天朝宗主正全面進場之時,香港人才驚覺我們的自由是何等脆弱,民主之路是如何遙遙無期。

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有一句名言:「改變不會自動到來,唯有經過不斷抗爭。」(Change does not roll in on the wheels of inevitability, but comes through continuous struggle)。昔日的歷史機遇已經一去不返,香港人不再生活在以往美好的寬鬆環境,而是日益處身在威權體制之下:我們在網上論政可以被刪帳戶、上街可以被毆打、集會可以被檢控、參加社運可以被辭職。要民主自由,到底是仰視天朝宗主寄望寬容,還是敢於抗爭捍衛我城自主?這是敲問每一個香港人心靈的問題。

廣告

香港人很喜歡到台灣觀察選舉,但台灣人最值得香港人學習的經驗,大抵是在國民黨威權體制 (1940至1980年代)下的抗爭經驗;香港人很喜歡到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旅遊,但新馬兩地最值得香港人認識的事情,應該是新馬反對黨在威權體制下的生存之道。

如果我們不甘於此,那麼我們可以依靠的,就只有藏在心底裡的「香港主體意識」。


〈延伸閱讀〉

 【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 香港前途宣言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