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流浪民族:香港人

2015/4/15 — 11:30

【文:秋明】

過去求學的時候,曾讀到一篇文章關於國家的組成。

一個國家之能夠組成,關鍵在於有五種要素,分別是土地、人民、主權、政府及合法暴力權。但世上仍有一些個別的例子,某個民族缺乏一些關鍵要素而不能立國,以某種姿態存在於世上。

廣告

在今夜裡,我思考著香港的將來,同時,也令我聯想起一個沒有屬於自己土地的民族。突然有感,香港人的命運其實與吉卜賽人非常相似,我們都是一個流浪的民族。

吉卜賽人散居於全世界,被稱為「流浪民族」,他們沒有政府、沒有國度的範圍及資源、也沒有主權和國際社會的認受,原因在於他們的民族文化是刻意興主流社會隔閡,因此既不立國也不認同他國的身份。

廣告

吉卜賽人在歷史流浪,也在世界各處漂泊,到目前為止也沒有一個屬於吉卜賽人的國度。吉卜賽人有著一獨屬於自己的獨待文化,他們也認同自己的吉卜賽人身份,但因應過去的歷史原因而沒法成國。現時,大部份的吉卜賽人居於歐洲,少部份人居於美國、加拿大等地,但都被視為「二等公民」。

從吉卜賽人的身上,我看到港人的背影。這一個世紀以來,香港人也是同吉卜賽人非常相似,也是一群移民流浪的港人,甚至有香港人戲稱自己為現代版的孟母三遷,從國共內戰起的舊一代從內地逃難、成長一代面對香港回歸的前途問題、八九六四的信心危機,以及近代的後雨傘時代。香港人的腳步似乎未有停過,仍在努力在世上尋求一個安穩的家。據統計,單是八九十代已經有50萬人移民!

特別在雨傘運動之後,有報導指香港人移民出國的指數再創六四後的新高。這個數據,我認為是反映著一個可悲的現實,就是香港政府似乎未有想過挽留大家,沒有想過回應港人的訴求。香港人來來回回數十年,似乎亦不可安定,也是在世上流浪漂泊。然而在香港要移民,前提也是必須要夠錢,移民也要講階段,講身家,現代震走也非舊時容。

香港人與吉卜賽人最大的分別是,港人其實是被迫地離開,因為很多香港人都有感香港不能再呆下去。事實上,港人去到另一個國度也只能成為該國的「新移民」、「二等公民」。去與留的問題,在未來數年我相信會是不少港人的考慮。假若吉卜賽人是「流浪民族」,我相信香港人必定是一個「移民民族」。

其實,我只是恐怕香港人有朝一日成為另一個吉卜賽民族,漸漸分散於世上,也漸漸被歷史遺忘。我期望香港人仍熱愛這片屬於自己的地方,不需要再遷移和流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