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浸大學生會:悼念六四非港人責任 應聚焦香港歷史 蔡耀昌:六四是持續本土社會運動

2017/6/4 — 13:09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左)及浸會大學學生會外務副幹事長麥筠瑋(右) (相:城市論壇直播截圖)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左)及浸會大學學生會外務副幹事長麥筠瑋(右) (相:城市論壇直播截圖)

《城市論壇》今日討論紀念六四,浸會大學學生會外務副幹事長麥筠瑋認為,六四慘案是反人類慘劇,中共要為此事付代價,但學界想把重點搬回香港歷史身上,而聚焦「鄰國」歷史非港人的道德責任,應先聚焦香港歷史。前學聯秘書長陶君行則反駁,若是反人類罪行,為何發生在「鄰國」就不用發聲?他又質疑,浸大學生會過去做了什麼關於香港及本土的事情。

麥筠瑋認為,六四慘案是反人類慘劇,中共要為此事付代價,但港人強調六四慘案的同時,卻在遺忘香港人本身的歷史,「是否有點本末倒置?」他認同紀念六四與香港歷史並非互相排斥,但學界想將重點搬回香港歷史身上,而不是在六四議題上兜轉,他認為回應六四,在現時的政治氛圍下,不是最高的次序,亦非港人的道德責任或政治責任,應先聚焦香港歷史,而非「鄰國」的歷史。麥筠瑋認為,若反人類行為便要追討,為何不追討其他的反人類事件。

前學聯秘書長陶君行則反駁,若是反人類罪行,發生在鄰國就無關係,可以不用發聲?他又指,自己認真研究了浸大學生會面書,發現過去數月只搞了一些派避孕套及系際足球比賽等福利活動,「同香港及本土有何關係?」「你同民建聯同工聯會有何分別?」

廣告

麥筠瑋認為,大學學生會亦要做內務的事,如福利或活動,「如果你要我講本土或社會上嘅嘢,我哋之後會做,點解你咁快下定論我哋唔會做?」麥筠瑋又指,六四維園燭光集會不是唯一途徑去認識六四,也可透過書本等其他途徑。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則認為,若果連悼念都不做,有否更好的方法去追究?認為大學生的相關聲明說法前後矛盾。蔡耀昌認為,悼念六四是要喚起更多人,又指如甚麼都不做,新一代不會知道六四,「中共想你忘記」。

廣告

蔡耀昌又認為,六四是持續本土社會運動,當年有百萬人上街,每年亦有數萬人悼念及抗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