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涂謹申接港商求助:香港合約民事糾紛 遭內地刑事起訴 已被囚逾 10 年

2019/3/14 — 11:41

【16 : 56 增寫報道】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表示,早前接獲一名港商求助,指因與招商銀行香港分行於 2000 年代初有商業糾紛,2009 年遭內地法院以「合同詐騙罪」刑事起訴,經上訴減刑後被判 18 年監禁。涂謹申認為,案件反映在港發生的民事案件,最終可變成被內地司法制度處理並判刑的刑事案件,憂慮若香港通過近日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港人將更容易被引渡至內地受審。

涂謹申形容,郭先生的案件是他在過去20年見過最極端、最嚴重違反一國兩制的事例。

廣告

本身為律師的涂謹申透露,一名郭姓港商曾為一間香港註冊有限公司董事,1996 年以公司名義與招商銀行香港分行於香港簽訂貸款及抵押協議,將公司持有的一間內地公司的 25% 股權抵押給招商銀行。根據協議,香港公司須於每個計息期內償還招商銀行貸款,其後香港公司未能履行還款協議,招商銀行提出訴訟。據涂謹申了解,香港商業罪案調查科曾接到舉報,但認為案件不涉刑事而結案。

內地控合同詐騙 一審判無期徒刑

廣告

至 2009年,內地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合同詐騙罪」刑事起訴郭先生,指他作為香港公司董事,隱瞞內地公司股份分紅,提取招商銀行稱屬其抵押品的分紅款項共 6,000 多萬元人民幣。

郭一審被判無期徒刑,其後提出上訴被駁回,2012 年獲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減刑至有期徒刑 18 年。涂謹申指,郭先生現於內地服刑已超過 10 年。

涂謹申認為,由於涉事協議是香港法律文件,並經香港律師在港簽訂,案件本應以港法律為依歸,此案反映一宗在港發生的民事案件,竟可被內地司法制度變成一宗刑事案件來處理並判刑。

涂謹申指,在現時中、港之間無法引渡逃犯的情況下,郭先生犯了民事案也能於內地被捕並控刑事,憂慮日後一旦落實修訂《逃犯條例》,港人就更加可以立即在香港被引渡。

涂謹申亦認為,有關判案可能涉及違反「一國兩制」的重大問題,例如當外商選擇使用香港法律到內地進行投資,他們可能擔心民事案件隨時會變成刑事,帶來嚴重後果。

涂謹申:違一國兩制最極端事例

涂謹申於記者會上形容,郭先生的案件是他在過去20年見過最極端、最嚴重違反一國兩制的事例,因為這宗本應在香港審理的民事案件,竟被內地刑事法庭審訊及判決。

涂謹申指,人民法院的判決書提到,香港商業罪案調查科曾向內地法院提供資料,但郭在香港卻從未接受警方調查,警方亦從未就郭的案件搜證。涂謹申表示,由此可推論,招商銀行曾經向香港警方舉報,但香港警方並不認為事件涉及刑事性質。

內地民事法庭判事主勝訴 涂謹申:內地法院乏一致性

涂謹申又透露,翻查內地法院資料,招商銀行曾入禀內地法院,申請向郭先生作民事追討,惟吉林高級人民法院於 2011 年裁定招商銀行並不享有抵押權,判處招商銀行敗訴。涂謹申指,本案反映就算是內地法院之間亦缺乏一致性,卻令郭先生坐了10年監,形容案件「審死官」,嚴重影響港人對一國兩制信心。

涂謹申又指,內地現時提出一帶一路、大灣區等規劃,並預期香港扮演國際訟裁中心的角色,但如果在港進行的商業行為、寫明受香港司法管轄的合同,最後會受內地刑事法庭審訊,這將會損害國際社會對香港法制的信心。

事主友人:常於內地營商感憂慮 籲政府正視

自稱是郭先生朋友的黃先生於記者會上,不明白為何郭的正常商業行為,最終竟令其身陷囹圄,甚至一度被判處終身監禁。黃先生又指,自己經常要往返內地營商,每日都會簽署不少合同及借貸文件,他對此亦感到憂慮。呼籲特區政府、中聯辦及中央正視問題。

涂謹申指,他已取得郭同意,將向特首林鄭月娥、中聯辦,及內地的依法治國委員會發信,要求跟進案件,並呼籲內地當局盡快主動翻案。

至於為何案件在十年後才曝光,涂謹申則表示,他不清楚詳情,但相信是因為郭先生的家屬過去一直循內地制度提出上訴,家屬過去亦曾向非民主派的議員求助。涂謹申又透露,當年郭先生於吉林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被判處終身監禁,其時的法院庭長,近年亦因貪污瀆職被判處終身監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