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消失的檔案》:未完成的歷史

2017/5/2 — 12:08

《消失的檔案》fb專頁

《消失的檔案》fb專頁

讀過福柯(Michel Foucault)著作的人都會明白,所有歷史在某個意義上,其實都是現在歷史的道理。意思是說,歷史雖然是一些客觀的事實,但怎樣看待歷史、詮釋歷史,尤其是解讀歷史對現實的意義,卻是當代人的問題,正好說明「誰掌握了過去就掌握了現在,誰掌握了現在就掌握了未來」的道理。

新聞工作者羅恩惠製作的「消失的檔案」,目的是要還原六七年暴動的歷史真相,據說意念是源於她閲讀了屈穎姸訪問當年參與暴動被判入獄的青年罪犯的書本,引發了她對這段影響香港過去半個世紀發展的歷史之興趣。但搜索和蒐集資料過程中,她發覺政府儲藏的有關檔案出奇地少,不少文件夾都空空如也,重要的原始資料離奇地全部失蹤,而訪問當年參與暴動的左派群眾,儘管他們本身當年也是備受中共和土共煽惑的無知青年學生,深受其害,影響終生,一直要求平反,卻缺乏應有的自省和批判,因此只能說出歷史部分的真相,卻無法令人理解事實的全部。

作為新聞工作者,求知的欲望和求真的精神,驅使羅恩惠花了幾年時間追査真相,閲讀了當年大量書報資料和檔案文件,訪問了不少當年關鍵人物及其後人,結果拍成「消失的檔案」,為這段歷史留下珍貴的紀錄,也平衡和補白了過去幾年來左派所謂「年輕罪犯」(Young Prisoners)努力為自己翻案製作和出版的歷史評論。

廣告

羅恩惠及其工作團隊的努力和精神完全值得肯定,適值今年是六七暴動五十周年和回歸二十周年,歷史因緣際會,事件發展(「消失的檔案」的放映、在不同年代觀眾引起的反響和在社會上引發的討論)的運動邏輯令這部難得的紀錄片發揮了微妙的現實政治作用,教每個香港人不能不面對歷史的鏡子,重新觀照自己的過去,亦即重新檢閱香港的歷史,反省自己的存在,尤其是當前的政治現實,從而思考自己的未來去向。

「消失的檔案」是一部未完成的紀錄片,也是一部有待完成的製作,需要當年同代的香港人共同努力協作,集體回憶反省,為歷史補白,更需要現在的香港人反思批判,汲取教訓,繼往開來,因為當年的歷史不但沒有終結,反而辯証地在當前的政治現實發生作用,在在決定我們的未來。

廣告

如果香港有真正的本土派和本土主義的話,很難想像,他們對這段決定香港現在和未來的歷史那麼沉默,視而不見,也不作積極討論。正因如此,戰後身於斯、長於斯的香港人,更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為己為人,正視歷史,向歷史招魂,因為只有敢於面對歷史的教訓,才有可能撥開當前的迷霧,探索未來。

 

(歷史的回顧.之一)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