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消失的自由

2017/3/28 — 16:48

昨晚在神學院的放映會中有幸看到一飛難求的紀錄片《消失的檔案》,講述了六七暴動,一場由中共直接籌劃的暴亂。講解了地下黨的勢力,謀事手法,當年如何透過洗腦組織學生,如何組織炸彈隊,令用傳媒歪曲事實,甚至令人不惜犧牲。而這段歷史,在香港的政府檔案處只有一條21秒的影片。

歷史是充滿力量的,雖然我並不精通歷史,但在社會運動和神學的投入,就漸漸明白歷史的重量和影響力。所以梁振英上任四年多以來,政府檔案處合共銷毀約12億張文件,在佔領運動發生的2014年銷毀的文件多達4.2億張,原因就是要消滅歷史。

完場後,內心只有兩種感受,第一種是有關我們的對手-中共,世上最強的專制集團。《消失的檔案》 確實是令我更了解到香港的處境的困難。近乎絕對穩固的官商鄉黑警集團,中共的地下組織,還有大大小小的青年統戰計劃。 相較理論和資料上的理解,六七的鋪排更加能令人理解中共的實力。我們在實力上的不足,內心的壓力,前途的危機,不用上足夠的時間去預備和抗爭,香港的民主在最後也只會是空談。

廣告

第二種來得簡單,是對歷史的無力感。林鄭月娥當選後第一日,與雨傘有過關係的都立刻被清算。不論是抗命者還是警察都被拘捕,梁振英系統在新特首任期之前,定意一洗太平地,把和雨傘有關的一切都留在那五年內,未來五年又是一番光景。在二十年後,新一代的年輕人能否知道香港的街頭有過一場大型抗爭,還是只餘下一段不足50字的描述「2014年,部份香港市民因政制改革而佔領馬路,79日後佔領結束。」

六七過後,有人名利雙收,有人客死異鄉,有人一生活在內疚當中。最令人覺得出痛苦的,是在五十年過後,有人醒覺到當初付出了大量代價,被捕,入獄,過著不愉快的一生。一路看,我就一路想起剛入獄的抗爭者們,面對著理想和現實的磨練。我很害怕有天他們會因為自己的付出而後悔。而我呢?在新一波清算潮之下,我不敢心存僥倖。與極權對抗而失去自由並不可恥,但內心依然是會有不安感的,是的,我只能不停提醒自己不要後悔,也不要懼怕,世上再沒有比後悔更令人痛苦的事。

廣告

在自由消失之前,只能繼續吶喊,但願雨傘下的我們都能無悔當初的決定。今日承受的苦難,會化成歴史,為新一代開闢道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